第二千七百四十九章 意外发现(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四十九章 意外发现(七)

    “我这只是个人推测,并不完全正确。老徐有啥漏洞你直说。”

    胡晓东这般谦逊倒不是做作,他整这些是走心的。

    这的确是他个人推测,只是他的谦逊根本目的是在可能时间,或者细节有出入,但对整个推断结果,对方是监视唐倩这茬事儿……他是抱很大信心的。

    然,老徐这边却是和胡晓东想法有截然不同观点。

    径自从板凳上跳下,头顶的状况他已经看过,没必要继续待着。

    下来后,老徐言简意赅道了句:“你说监控安装目的是为了监视唐倩……”

    “没错啊,他们想要接触唐倩,就必须想办法掌握这边驻军活动状况,完了才能找出可能接触机会。”

    胡晓东肯定回答,并且再次是给出了自己解释。

    不难看出,他对自己推断是很有自信的。

    不过老徐那边态度平静,在得到胡晓东解释答复后,老徐跟进应道:“嗯,你这个推断从理论上是很在理的。但是……小胡啊,你是否有考虑实际可行性?”

    抛出个问题,徐仁杰望向胡晓东。

    对此,胡晓东眉头微微蹙起。

    “实际可行性?这实际可行性没毛病啊?观察唐倩屋外相关人员活动情况,完了找到可以接触唐倩机会。这……有毛病吗?”

    胡晓东不太明白徐仁杰说这番话意思。

    在他看来,这件事儿落在实际操作没有任何问题。

    眼眸落在徐仁杰身上,胡晓东在等待老徐给他合理解释。

    “第一点,你有考虑过他们是如何给这烟雾报警器安装上微信摄头的吗?”

    “这个……”胡晓东哑口了。

    “安装微型摄头需要时间,而且也需要进入到唐倩所在楼层。那么既然他们有时间和能力进入到唐倩所在楼层安装这个微型摄头,你觉着他们会不清楚这边楼层驻军活动规律!?”

    徐仁杰一句话更加是给胡晓东弄的无言以对。

    到了这个时候他还能说什么呢?

    情况的确如徐仁杰质问的那样。

    他胡晓东仅是考虑了理论上行事方案,却没有就现实实际琢磨下事情可行性。

    诚如徐仁杰讲的那样,人家都能跑到楼层内去装微型摄头,那已经说明对方很从容,说明他们对楼层驻军情况了解。

    既是如此,他胡晓东所谓对方安装摄头观察唐倩,及楼层驻军活动,拟定接触策略想法就显得格外可笑。

    “那第二呢!?”胡晓东并未因为徐仁杰的反驳而着脑上火。

    他出来目的就是为了帮忙解决问题的。

    正所谓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集思广益才能得到真想。

    对他们来说,就是需要这样互相讨论,争辩,才能给相关闹明白。

    “第二就是你的主观想法。”

    “主观想法!?什么意思!?”胡晓东照旧还是一头雾水。

    老徐也不卖关子,当下解释道:“从你刚才说的,主观意识认定了目标人物是馆内幸存者,但是从目前迹象……我们并不能排除一系列事情非是馆内原先驻军所为。”

    照旧是给胡晓东弄的无话可说。

    的确,单就目前现实实际,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表明体育馆危机是馆内幸存者所为。

    同样的,眼下也是没有迹象排除馆内驻军没有参与此事。

    不止如此,单就新军自己掌握线索,以及今晚从唐倩那里获得情报,此次事件,驻军参与可能性非常高。

    尽管徐仁杰不愿去朝这方面想,但事实面前,饶是他也不得不承认,驻军谋划这件事儿概率很大。

    就是不清楚究竟是整个驻军都参与了,还仅是部分人背地所为。

    但不论是整个驻军都参与,还是说部分人暗地行动,对徐仁杰来说,这种结果都是他不能接受的。

    身为军人,保家卫国,维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这是他们准则,是他们存在意义和价值。

    现在居然有人做出有损军旗的事儿,老徐非常愤慨,同时也未对方行为感到不耻。

    只是眼下不是讨论这些时候,徐仁杰仅是单纯给自己想法脱出。

    在老徐两点毫无辩驳说辞反驳下,胡晓东哑口了。

    必须承认,老徐说的有道理。

    他胡晓东说辞尽管挺独到,挺新鲜,也挺有讲解。

    但落在实际,还是过于主观,停留表面,经不起推敲。

    所以面对老徐说辞,胡晓东很自然无言以对。

    场上氛围应时陷入死寂中。

    原本以为胡晓东的话提供了一个突破口。

    但老徐一番反驳,给这个突破口彻底封堵。

    雷瞳郁闷在旁骚挠两下脑袋,完了,着目瞅着手里被分解的微型摄头,转而望向徐仁杰,开口道:“那连长,是说他们整这玩意是为了什么!?”

    “不知道!”摇摇头,老徐的回答干脆明了。

    他确实不知道,这种事儿也不可能知道。

    一则,对方不是为了监视唐倩。

    二则,也不是为了预防犯罪。

    排除这两点,老徐也是在想不出还有什么靠谱缘由。

    反倒是胡晓东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等一下,雷子,你刚说,发现这玩意时候,它在工作!?”

    这个问题实际胡晓东已经问过遍。

    雷瞳也给出过相应回答。

    此刻听得,也是不由好奇,当下无奈再次给出解释:“是!发现他的时候它是在工作,灯亮着在嘛,说明在供电。”

    “那……我们这边行动,不也是在被监控范围内?”

    正所谓说者无意,听着有心,胡晓东这席话道出,立马是叫雷瞳,徐仁杰顾自相望眼。

    紧接,三个人几乎是同时望向了雷瞳掌中被拆解摄头。

    雷瞳随即从一堆零件挑出一个。

    胡晓东对此自然是不解。

    他不出意外对雷瞳手里拿的东西没有概念。

    他可没雷瞳,老徐那样专业知识。

    不过只觉告诉他,雷瞳这个举动肯定是有问题。

    所以……凭着本能探知,胡晓东下意识脱口问道:“雷子,这个东西有情况!?”

    自然是有情况,若是没有特别之处雷瞳也不至于在听了胡晓东那番新推断后单独给这东西从一堆繁杂物件里挑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