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二十章 逃出生天(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八百二十章 逃出生天(二)

    而在场馆门口被丧尸围剿,状况不会比过程中差多少。

    相反,从某种程度,后果可能更为严重。

    毕竟,丧尸一旦杀过,就是不死不休。

    他们不会主动离开,老徐他们要想进入场馆,就面临和畜生颤抖将之引进场馆威胁。

    甚至于,丧尸大军可能直接无视掠过徐仁杰等人,直接冲击场馆本部。

    这档子事儿若是发生,后果可想而知,妥妥是比战斗中途遭袭更为严重。

    战斗中遭袭受牵连的仅是徐仁杰他们自个儿小队

    但在场馆门口……一旦开打,整个幸存者大本营都会受到牵连。

    所以别看老徐所带领新军顺利抵达了场馆门口,最后结果目前还真不好说。

    究竟是安全进馆皆大欢喜,还是丧尸冲击场馆沦陷,所有这些就看接下来几分钟……哦,不,丧尸恐怕不会给老徐与场馆方面这么多折腾功夫。

    场馆的局势同样牵绊王强,德里克的心。

    只是这次,不管是德里克还是王强都没有就体育馆那边事态发表任何言论和看法。

    德里克此时也是一改之前躁动显得格外安静。

    只不过德里克现在所表现安静更多是一种表象上态度,实际年轻人内心早已是翻江倒海,波澜起伏。

    德里克同样明白老徐他们所面临局势严峻。

    幸存者场馆是体育馆内所有人立足根本。

    之前他只需要担心徐仁杰等人突围情况,生命状态就好,但眼下,他要考虑顾忌事情可就凭空又多了件。

    这件事儿就是,老徐他们和畜生纠结战斗时,畜生很可能趁着此般机会对幸存者场馆发动冲击。

    幸存者场馆若是失手,那一切就全都完了。

    叶昊这些楼栋里人都清楚状况危机,更不消说老徐他们了。

    当然温天明,郭老四,洪涛倒是没有考虑这么多。

    能够走到这步,说实在的对他们而言已经是奇迹般存在了。

    相较于徐仁杰这些大局观者的紧张,温天明三个此刻反倒是轻松不少。

    在他们看来,此刻距离胜利很近了。

    咫尺之遥就能触碰。

    可惜殊不知胜利眼前同时,一场巨大危机也是紧随而至。

    徐仁杰当先冲到球场通道入口。

    到位后,他第一时间拍门招呼:“开门!开门!我是徐仁杰,赶紧开门!!”

    徐仁杰的喝声大且快。

    这很清楚昭显了他的焦促与紧张。

    眼下才是真正到了千钧一发,需要拼命时候。

    如果说之前是争分夺秒和畜生拼速度,现在无疑更是。

    没办法,只能说老徐他们之前与丧尸角逐拼速并不成功。

    队员的拖累,让他们并没能和畜生拉开太多距离。

    时下,如果不尽快叫开球场通道大门,那结果……自然是很糟糕的。

    畜生与他们并没多少距离。

    老徐这边没法在外拖延太久。

    另外一边,他之所以这么着急喝叫,究其根本还有一个更为重要因素就是……他担心场馆里面不开门!

    是的,相较于丧尸围攻,场馆方面态度才是徐仁杰时下最为在意担心事情!!

    是的,老徐怕场馆不开门。

    或者说,开门不够迅速。

    无疑,这两点,无论最终结果哪点对于新军来说都是致命,没法接受的。

    这也是整个行动计划徐仁杰唯一没法控制改变事情。

    徐仁杰就算有天大本事,也是没法控制屋内人是否开门这茬事儿。

    说句难听的,老徐现在真的只能是听天由命。

    他啥都控制不了,改变不了。

    再也没有啥事儿能比在这样紧张状态等待他人开门更为糟糕事情了。

    徐仁杰这边喝叫声音很大,负责看守在门这边稽查管理队队员自然是可以清楚听到。

    不过没人动作。

    值守队员第一时间将此事儿报告给了看守小头目。

    这种事儿他们可不敢胡乱决定。

    或者说就本心来说他们根本不敢也不愿意开这个门。

    守卫们都不傻,他们都很清楚现在开门意味着什么。

    现在开门无异于找死。

    下面守卫明白这茬事儿,小头目更是清楚。

    徐仁杰在外呼喝,他同样听的明白。

    本来想要装着听不见,现在可好,守卫跑来正儿八经向其询问,直接给他装不知道,无视计划打破。

    你说小头目那个火啊。

    而守卫这看似重视,按条例办事规则,实际……完全是推卸责任手段。

    守卫这边也很复杂。

    单就内心,他们肯定妥妥不愿意开门。

    关着门听外面动静都已经够可怕慎人了,现在叫他们开门,这跟要他们命有啥区别?

    不过那毕竟是徐仁杰,毕竟是中年人派出去破坏音源新军队伍了。

    你说他们没过来也就算了。

    现在人就在门口,并且大声喝叫要求进入,你这边还装无视,到时候真追究起来,守卫哪能负担的起?

    所以最好办法就是找个背锅的。

    而眼下能够给他背锅最佳人选无异于就是小头目了。

    守卫清楚,小头目这边肯定也是和他们底下人一样,不愿意开门。

    把锅甩给对方,让对方决定,一来附和实际规定,二来……真要是回头出了啥事儿,那也是你小头目的错,队员到时也有给推卸对象。

    但从这个事件便是不难看出,稽查管理队这边当真是很糟糕!

    就一个简单开门,上下级,队员间便是各怀心思,互相甩锅,害怕承担责任。

    你说就这样一只队伍,真要是面对威胁时能有怎样战斗力?指望他们维护场馆安全怎么靠的住?

    小个儿听罢手下汇报后,当下便是气火攻心。

    见过猪脑子,没见过这么猪脑子!

    啥叫猪队友?自个儿手下这般白痴就是了。

    本身听到徐仁杰呼喝就够让他费心劳神的,现在手下还特意过来给他汇报,娘的,是闲他这边太安静,太清闲了吗?

    抬脸怒目怼向过来给自己汇报队员,小头目怒从心头起。

    他不傻,他怎会瞧不出这些家伙是跑来跟他说道这些事儿是为了什么?

    毫无疑问,手下这般家伙目的就为了甩锅呢?

    所以……小头目一点客气没给,他当下暴怒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