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二十一章 逃出生天(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八百二十一章 逃出生天(三)

    “妈的!!老子耳朵是聋还是怎么着?外面那徐仁杰鬼嚎那么大声老子听不见?需要你们几个给老子提醒!?你说你们这几货怎么这么睿智聪明呢?还跑来给老子说道!!我他妈……”

    “唉~哥,你消消气,兄弟们这也是没办法不是。毕竟开门这是大事儿。不管你听没听见,咱过来就是跟你征询下意见,看看这门到底是开还是不开。开吧,外面丧尸可能进来,咱承担不起那责任。不开,徐仁杰那帮家伙搁外面要真出了啥事儿,回头上面追求起来,咱还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

    “所以你们就跑来跟老子说道,叫老子来给你们做这个决定?”

    本来就在火头,时下听了众队员话语,小头目那是更加气恼。

    废话能不气恼吗?手下这是直接把话摊开了和他说,要叫他拿决定背锅。

    到了这个时候,守卫也不再遮掩。

    毕竟,这档子事儿事关生存大计,如果不处理解决好,到时候真追求责任,还是他们这些小的倒霉。

    所以与其这个时候跟小头目客套时候遭罪,还不如干脆点,把话摊开了说。

    反正这已经是彼此都心知肚明事情。

    守卫们指望逼迫小头目给出命令摆脱麻烦。

    而小头目也是想让守卫自己做出决定,完了,后期推责。

    两方面各有心思。

    守卫很干脆点头回应:“是,队长,咱现在就是需要你给个靠谱建议,你看咱这门应该是开还是不开!?”

    “我……”一时哑口。

    小头目被自个儿队员怼到没有脾气。

    最后气火难消下,直接上手给一巴掌扇打在下面守卫脸上。

    报告守卫被扇打的一脸懵逼。

    搁谁这个时候肯定都想出手报复。

    不过守卫没有,当然他也不敢怎么做。

    当然,更重要,现在不是折腾这些时候。

    他来此目的可不是为了和小头目起争执的。

    他要的是小头目给最终决定意见,以好为后面各种状况推卸责任用。

    只要这个甩锅责任达成,那不管小头目怎么对付他,他都无所谓。

    挨一巴掌没啥,忍忍也就过去了。

    可若是场馆出了插翅,最后丢命的可是他啊。

    有些事儿只要做些简单对比就能轻易得出结论。

    徐仁杰这边喝叫未有得到回应。

    无疑他最担心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一幕楼栋那边叶昊等人也是看的清楚。

    这同样是叶昊最为担心事情。

    之前他倒是没有考虑到场馆开门相关事宜。

    这不奇怪,在此之前,他是根本没有想过徐仁杰所带领新军队伍能有命穿过球场抵达对面场馆。

    现在对方真的做到了,叶昊才慕的意识真正危机还是通道入口大门。

    这扇门是决定老徐等人生死的决定性通道,门不开,扯啥都没用!

    门不开,他们之前所有努力全是白搭。

    另外,这件事儿最关键不是徐仁杰能够控制事情。

    最终决定权那是在场馆内里。

    只有场馆里面人主动开,徐仁杰他们才能得以进入。

    而就之前种种情况……说实话,叶昊对于此般情况并不看好。

    要知道,从老徐等人鲁莽出现在体育场外球场本身就是件不合理事情。

    按照常理,这么大的事儿,这么重要决定,以老徐谨慎行动态度无疑应该事前和他们楼栋方面沟通下。

    不说给他们说明事态状况,但至少也应该向他们了解下外面畜生分布情况。

    毕竟,出来球场那是极度危险的活儿。

    老徐没道理再不了解外面动态情况下冒险行动,他这般做法实在太过凶险。

    所以,在叶昊看来,多半不是徐仁杰不想和他沟通了解状况,而是事出突然,体育馆上层责令他去做这件事儿。

    以至于老徐那边根本没功夫和他沟通。

    那眼下,对方为了保全场馆安全,极有可能单方面不开门。

    这才是真实人性。

    作为在末世摸爬滚打一年多的叶昊,要比老徐他们更清楚认识末世的残酷。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胜利者联盟团队人员那样好心,团结,互帮互助。

    在末世,更多体现的还是人性恶劣面。

    为了保全自己,牺牲徐仁杰这些棋子太正常不过了。

    既然老徐他们已经顺利完成了破坏音源行动,那他们的利用价值也宣告完毕。

    棋子之所以能够被称之为棋子,究其根本……就是随时可以被丢弃。

    不得不说叶昊的分析从明面上看还真像那么回事。

    但落在实际……完全不是那样。

    徐仁杰他们出来根本是自己提议自愿行为。

    至于说不予叶昊这边联系,则是徐仁杰不想给叶昊凭添麻烦。

    毕竟,这件事儿事关生死。

    任谁听了都知道这是不可能完成事情。

    叶昊那边知晓此事肯定会予以阻拦。

    但这茬事儿,老徐队伍内部已经板上钉钉,不可能更改。

    既是如此,和叶昊那边沟通便是没有必要。

    说多了反而让他们为己方做不要争论,忧虑。

    不过有一点叶昊那边倒是说的没错,那就是场馆方面不在乎徐仁杰等人死活。

    徐仁杰等人存在也的确是中年人手里一枚棋子。

    场馆里家伙的无视装聋让徐仁杰心理窝火。

    他早就料想过会有这般糟糕状况,但没想到中年人那边居然真的这么狠心。

    徐仁杰等人窝火,小头目同样窝火。

    只是目前小头目比徐仁杰更加头疼。

    由于守卫给他好意做的“提醒”,弄的小头目不得不对开门这件事儿做出决断。

    可显然,眼下不管他做出怎样决断,最后结果都将是……头疼,真是相当头疼。

    小头目真想给面前守卫暴揍顿,要不是他的多嘴,怎会让他陷入这般两难境地?

    原本很容易解决事情,弄的现在……该死,该死该死!!

    不过小头目也清楚此刻就算他给守卫打死也改变不了现实。

    首要问题,接下来究竟该怎么做呢?

    小头目蹙眉想着。

    最后他脑门灵光一闪,相出个法子。

    下面人能靠好意提醒给向他刷锅,他为啥不将计就计?如法炮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