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二十六章 逃出生天(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八百二十六章 逃出生天(八)

    看起来挺简单一句说辞,可真不是什么人在那种情况下都能道出。

    胡晓东随意递过的一抹温醇,落在唐倩心理却是给女孩儿带来了一抹悸荡。

    这种感觉唐倩已经淡忘许久了。

    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对男人有什么好感。

    但在适才,胡晓东那很随意一抹笑容却是叫他心底泛起了波澜。

    唐倩不傻,他知道男人此去凶多吉少。

    可即便如此,他也不愿让自己过去冒险。

    他是用自己实际行动在履行自己诺言。

    对方完全不必这么做,自己也没有任何值得对方去为司机这样做资本。

    尽管他们都说她是唐小权妹妹,可她同样是搞出体育馆祸端罪魁祸首。

    如果不是她,他们也不会落得现在这般境地。

    所以真论起来,让她去死才符合客观实际。

    可男人没有这么做,饶是到了生死关键时候,他依然愿意牺牲自己去保全她。

    这对曾经遭遇过不公待遇的唐倩,实在是一种难以言表的心灵冲击。

    受过伤的人,尤其是女人,本身就很难重建信任。

    但无疑,胡晓东适才的言语举动给了唐倩几乎忘却的信任感。

    当然,唐倩此刻这般复杂心理活动,胡晓东自是不可能了解。

    再说了,就现在紧张局面,他也没功夫多想其它。

    递过笑容后,胡晓东便是立马操起手里家伙冲了上去。

    一对二,战力悬殊。

    胡晓东唯一能够取胜方法只能是先发制人,速度取胜。

    以最快速度搞定解决一只,然后再与另外畜生纠缠。

    怎奈,所有事情都是规划的好,但落实起来就没那么每秒了。

    落在实际,胡晓东的确是先发制人冲击向前。

    借着跑动助力,他速度很快跃身而起。

    可是胡晓东没料到的是,畜生也不示弱,几乎前后脚随他一起起身冲越。

    畜生这一冲越,无可避免,一人一尸形成了对向冲击势头。

    接下来情况可以预见,胡晓东,与畜生在亲密接触后,凌空来了次硬碰硬,结果……畜生略胜一筹,他以更为强大冲势给胡晓东掀翻在地。

    这没啥好奇怪的。

    攀爬者本身肢体就比人类有力道。

    加上他又是四足发力,自然胡晓东双腿落得下成。

    同等冲刺距离,胡晓东没有任何胜算。

    适才的盘算不过是胡晓东理想状态处置手法。

    可现实,敌人不是白痴,不是木桩,不会傻乎乎站在那儿等你去先发制人。

    眼下好了,胡晓东的既定计划以失败告终。

    反倒是畜生占据了先手,给他撩翻在地。

    被压到瞬间,胡晓东心底便是一沉,一抹不详预感悠然而生。

    这不单是为他自己,更是为唐倩。

    胡晓东清楚,他这边落难,最为直接收到牵连的就是唐倩。

    自个儿答应过女孩儿要顾他周全,胡晓东自然不会就此放弃。

    他全力和身上攀爬者纠缠对峙。

    意图想法解决畜生,完了扭转局面。

    可是谁能想到,就在胡晓东和畜生正面对峙之际,另外一只攀爬者却是趁着他被压制之际,从旁溜过,直奔唐倩而去。

    眼角余光清楚瞅见从身边越过畜生。

    胡晓东想要伸手去拉扯,可被身上攀爬者舒服,他根本无法动弹。

    这种无力感没法用言语描述。

    胡晓东只能眼睁睁看着畜生从自个儿身前越过。

    而毫无疑问一点,畜生此行目标所向是冲着唐倩去的。

    鉴于此点,胡晓东急不可耐,时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高喝叫道:“跑!离开那儿小唐!!”

    胡晓东的喝叫非常清晰。

    他的喝声也是给唐倩喝醒了。

    是的!唐倩适才的确是有点蒙圈。

    这嘴巴上说,和落在实际做完全是两个概念。

    不论唐倩之前给事情说的如何容易,想要给胡晓东做帮手。

    但落在实际,诚如胡晓东给她回复那样,这事儿不是你能应付的了的。

    温天明一众老爷们尚且是经过拼死搏杀才有目前成长。

    要知道他们昨日刚出来行动,那也是一脸懵逼,怕到不能动弹。

    所以你说唐倩一介女流,此刻就想怎样怎样,那是不切实际想法。

    她真的是不具备应对畜生能力。

    不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不具备。

    这不,当胡晓东被攀爬者压在地上,他的保护伞没有后,局面那是瞬间变故。

    而更叫她没想到的是另外一只畜生竟然是朝她扑了过来。

    尽管说唐倩过往日子过的并不舒坦,甚至于很凄惨。

    但就客观实际,和真正废城日子想比,应该说她算是幸福的。

    在体育馆里,至少你吃穿不愁,还有专门人守护安全,不用为丧尸袭扰忧心烦恼。

    至于说被混账侵犯这茬事儿,在废城同样没法避免,而且你还得面临吃喝用度等一系列问题。

    真在那种情况下,可就不是你唐倩想不想继续活下去问题,还是你是否有能力和资本活下去。

    说句不好听的,时下社会,不少人在遇到挫折时总是会各种抱怨,甚至威胁亲密人说不想活了。

    只能说他他过幸福了,若是再末世,哪里还会说给你说道死活问题。

    活着这件事在末世那就是和能力挂钩的。

    没有能力,你甚至于连说道资本都没有,更不消说扯旁的东西。

    唐倩一介女流,加上在体育馆内隔离不问世事。

    攀爬者这个物种都是第一次讲,更不说对战应付了。

    莫说是攀爬者,时下就是叫他去对付一只普通步行者,说难听点,唐倩恐怕都未必有那个能力。

    所以,再见得攀爬者朝他发起攻击之际,她整个人不出意外害怕僵定。

    这个节骨眼,就连胡晓东适才给他叮嘱遇到危机,就朝温天明那边跑的关键警言都给忘了。

    也难怪,搁着任何第一次面对攀爬者,面对这种生死时刻都会出现脑子短路状况。

    这是惊险过度导致的。

    如果换做昨天那个状态唐倩,遇到这般状况,她或许还不至这样畏惧。

    毕竟,昨天的唐倩那是一心求死的。

    但是今天,在经过徐仁杰的等人细心开导后,唐倩心态那是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