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三十二章 逃出生天(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八百三十二章 逃出生天(十四)

    六神无主,这大抵是时下小头目心下最为真实状态。

    “好了!都他妈别吵吵了!让老子好好想想!!”小头目喝道。

    可惜,他现在再怎么喝叫都没法叫下面队员安静。

    到了这个时候那是事关所有人性命安危大事。没谁会觉着对方命精贵。

    之前太平时期,你小头目发威啥的还好说。

    眼下,别整那些脾气,没谁会在意。

    现在小头目会过来跟你讨论沟通这些事儿,那是还没到真正最为糟糕时候,他们希望靠着场馆上层能拖上给这种问题解决。

    毕竟,人嘛,总是习惯把问题推脱到别人身上。

    加上一直以来就是受所谓上面人管辖,稽查管理队这般守卫早就习惯了听从他们安排行事。

    这种甩手掌柜是最不需要费脑子的,他们也很乐得这种让人支配生活。

    哪怕到了事关生死时候,他们首先想到的不是怎么去解决问题,而是过来找小头目。

    当然咯,遇到问题找上级本身也没有啥太大问题。

    可前提这个领导得靠谱啊。

    然,小头目显然不是啥靠谱人。

    如果守卫真的有脑子,早在徐仁杰他们过来时就该当机立断给门开开。

    但他并没这么做,他们选择向上汇报。

    这第一次你还真不能说守卫们做错了,毕竟,这样突发时间给上级汇报也的确是他们指责份内事儿。

    怎奈,他们所谓上级小头目,中年人两个皆是为了一己私利选择紧闭场馆大门,对徐仁杰等人在外呼叫无视。

    就这么他们错过了最佳平息事态时机。

    到了现在,他们依然可以直接开门。

    可他们还选择汇报。

    这次,就只能说这帮家伙猪脑子,没担当。

    他们自个儿心理不是不清楚徐仁杰做法会导致后果。

    可就是这样一种紧张到要命状况,他们还是不愿凭着本心行事,非得要去得到小头目决断。

    生死时刻,小头目之前决定已经足够表明他的态度。

    压下去问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更何况,守卫们此刻过去询问并非是他们尊崇小头目这个队长。

    究其根本,还是他们不愿担责任,怕出事儿。

    说到底都是私心。

    “队长,我看咱是不是抓紧给这个情况向上面汇报下吧!?”见得小头目六神无主,半天打不出个闷屁,当下有守卫给小头目提议。

    他们可没工夫等小头目慢慢琢磨。

    都已经火烧屁股了,哪还容你在这儿想。

    那个铁链能撑多久在场守卫都不清楚,但可以肯定单凭门上那把铁链绝对坚持不了多久。

    所以他们需要小头目这边立刻给出决断!

    “行了,我叫你们都他妈给老子闭嘴听到没有!?该怎么做,老子心理清楚,不用你们教!!”

    到了这个时候,小头目同样没忘了他的权威。

    他没法接受面前一众守卫叫他做事!

    和中年人通话,老子当然知道要跟他通话。

    妈的,这么大的锅,老子可背不起。

    万一出了问题,老子这条命……

    小头目就不想想,你不赶快开门,你的命同样没有!!

    可惜,这些浅显易懂事情,落在他们愚钝脑袋,就是想不明白。

    他们非要去和上级汇报,以摆脱可能牵连后果。

    摸出手台,小头目当机立断:“新情况,徐仁杰那小子在撬门!咱要是在不开门,恐怕……我恐怕会遭不住啊!”

    小头目语气紧张。

    废话!这个时候还能保持冷静那他心态也太好了。

    只是他的话落在中年人耳里……后者登时懵逼了。

    与小头目一样,中年人也是没想到徐仁杰这边会真的撬门。

    这无疑是他在下“不开门”决定后最为担心一件事儿。

    他之所以敢下“不开门”决定,就是他在对赌徐仁杰性格,他认定徐仁杰这家伙不会拿场馆百来号人性命开玩笑。

    同时,他也相信徐仁杰应该明白,球场入口关乎整个体育馆所有人生存大计。

    被大门破坏,他也捞不到好处。

    然,现实情况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徐仁杰偏偏是反其道行之,他就是给你难看。

    而老徐这波操作除了打乱了中年人计划部署,更是深深令后者感到性命受到了威胁。

    这个节骨眼,权利,地位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和性命比起来,这些东西算个屁啊!

    “咱现在该咋办?老大,你给个决定啊!咱再不开门……”

    “闭嘴!!”直接合成句,中年人打断了小头目话语。

    他烦躁搁下手台,完了拿过与徐仁杰单线联系手台,按下通话按钮呼叫道:“喂,徐仁杰!!你不要乱来!!你疯了吗!?给场馆大门破坏,对你有什么好处!?外面丧尸进来,大家都得玩完!?你有考虑场馆内几百口子人性命吗!?”

    未有考虑,中年人呼喝着嗓子咆哮道。

    这个节骨眼,他也顾不得自己这样吼喝是否会引起外面丧尸注意。

    而徐仁杰呢,这边也没闲着,他一边鼓捣铁门,一边不忘给场馆内负责坚守稽查管理队队员施压:“不开门大家就一起死!我们进不来,你们也别想活!!”

    这绝对不是徐仁杰实际所想。

    别看徐仁杰这边破坏撬动铁门弄的跟真的一样,可实际那不过是他有意给场馆施压手段。

    说到底,徐仁杰还是不会去拿场馆百多人性命开玩笑。

    这是中年人这种垃圾才会做的事儿。

    对方可以为了确保自己权利地位拿场馆人做堵,但徐仁杰不会。

    真要是进不了门,他可能方向杀回楼栋,也不会做出过激事儿来。

    他的行为的确是会叫人吐槽太傻,可这就是徐仁杰。

    任何改变都和他身份不符。

    不过很显然,徐仁杰的吓唬行动取得了成效。

    场馆里的稽查管理队队员由于视野受限,没可能知道徐仁杰真实动作。

    在他们而言,听到徐仁杰捣鼓门传过动静,以及徐仁杰不断施压喊的话,已经足够叫他们认定老徐现在正在做的事儿。

    听到手台传出中年人声音,徐仁杰心头火气蹭的上涌。

    不过从另一方面也是可以确定,他的做法没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