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三十八章 逃出生天(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八百三十八章 逃出生天(十九)

    是啊,这个节骨眼温天明还能说什么!?

    事实胜于雄辩,不管他是否接受,实际情况横在他面前由不得他去多想其它。

    站起身,温天明重新投入到战斗中。

    适才的错误已经叫他差点丢了性命。

    同样错误他不能再犯第二次。

    而另一边唐倩,他也不需要温天明给他说道什么。

    她出手相救没有其它,不是她对中年人有啥好感,更不是他觉着愧疚要透过此事改变什么。

    她就是很单纯救人。

    她不希望温天明有事儿,因为男人一旦有事儿,整个队伍都将跟着遭殃。

    险情一个接着一个,无疑,温天明的情况绝对不是结实。

    他的危机恰恰从一个侧面很好显示了目前整个局势的糟糕。

    而徐仁杰那边依然没能拿出一个靠谱决断。

    这倒真不能说是徐仁杰迟疑,犹豫,不敢担当。

    实在是目前糟糕局面令他无所适从。

    就算换地方,那也都有个选择。

    时下他们一行人那是真真切切被畜生堵在了看台上。

    纵使有心下去,以队伍目前能力,徐仁杰清楚强突等于自杀。

    今天的队伍不同昨日,昨天他们体能充沛,尽管队员经验不足拖了后腿,但整体而言还是靠谱的。

    可今天,队伍经过昨日锻炼,队员无疑是成长了,各方面应对丧尸经验也积累不少,怎奈体耐限制,以及后勤补给不足,导致他们战力从某种程度不能得以完全发挥,甚至于还不如昨日。

    这是非常要命的事儿。

    不过就在徐仁杰这厢一筹莫展之际,叫人意想不到事情发生了。

    啥事儿啊,很简单,就是场馆入口大门有了动静。

    本来徐仁杰还不是很确定,但在入口铁门后被封堵东西撤出,露出内里稽查管理队队员身形时,徐仁杰完全处于呆愣状态。

    徐仁杰这边呆愣,场馆内里众稽查管理队守卫则是尴尬。

    这个时候双方见面,的确是有点滑稽。

    众守卫都清楚之前自个儿做的事儿缺德,所以此刻再见了徐仁杰后,内心不出意外惶恐不安。

    只是眼下徐仁杰可没功夫跟他们计较这些。

    他在度过最初几秒呆愣后,立时回过神,双眸一瞪,冲到铁门跟前,透过门栏冲里面守卫怒吼:“你们还在那边愣着做什么!赶紧开么!!赶紧给老子把门打开!!”

    徐仁杰的模样异常狰狞,饶是搁着铁栏,众守卫都能清楚感受到对方言辞里的气火。

    “老徐,你别急啊,我,我们这,这就给你把门打开!”

    唯唯诺诺,众守卫此刻那是丁点脸色都不敢使给徐仁杰看。

    他们都怕给面前男人惹恼了,这家伙直接破门冲进给他们都宰了。

    就是这么废物!就是这么窝囊!

    饶是他们有四人,面对徐仁杰时也依然是六神无主,怕的要死,更笨没有正式对峙勇气。

    徐仁杰懒得听众守卫废话,眼下好容易对方有开门迹象,徐仁杰不管面前守卫怎么保证,他要的是结果,是门彻底切实被打开。

    所以……“开门!开门!赶紧开门!立刻,马上!!”

    全然都是催促强调用词。

    由此也是不难看出徐仁杰的焦促!!

    是啊,到了这个紧要关头,他能不焦促嘛。

    分秒功夫可能就意味着一个队员永远离开。

    杀到这步,拼到这步,徐仁杰不行放弃任何一个人。

    他也相信,走到现在,身边队员不论是谁都不想倒在这里。

    可场馆里守卫动作徐仁杰实在看不下去。

    一个简单开门,他们竟是半天都没搞定!

    其实这倒还真不能怨怪这般守卫。

    毕竟,他们就是群废物。

    在体育馆待了那么久,一直是由场馆内里驻军保护,

    他们根本不了解外面的可怕,更没经历过真正威胁。

    他们是幸福的,因为能够在这样体育馆生存,受专业人士庇护。

    但同时他们又是可悲的,正因为一直受人庇护,他们丧失了基本应对威胁心理和能力。

    说的好听点,他们是被庇护的幸存者。

    说的不好听,他们就是群指望他人生存的寄生虫。

    现在好了,但威胁真的来临,需要他们自己去面对时,他们抓瞎了,害怕了,恐惧了。

    徐仁杰觉着稽查管理队队员行动缓慢,这非是这些守卫自个儿内心想法。

    他们也想快点结束这该死事态。

    他们也想给徐仁杰等人放进,完了关上门,或者有老徐带队处理剩下危机。

    但他们现在真的做不到。

    这在屋里听外面动静,和开门后亲眼见到血腥场面……那是完全不同视觉冲击以及心理压迫。

    正因为没见过这般恐怖场面,尤其是那么多的攀爬者聚集在一起,这种心理层面的冲击,那是这帮子稽查管理队从未有过的感触。

    现在突然遭遇这样打击,他们很自然招架不住。

    手因为颤抖,总是没法将钥匙怼在锁孔。

    徐仁杰见对方连个简单对锁孔动作半天没法完成,他气恼的当下爆喝:“把钥匙给我!!”

    先是一愣,不过在和徐仁杰两眼对视后,着拿钥匙守卫当下立马赶紧给手里钥匙交了出去。

    没办法,只能说时下徐仁杰两只眼睛威慑力太过恐怖了。

    那感觉对守卫来说就跟是被人那刀架在脖颈样。

    他生怕不遵照徐仁杰意思慢了一步可能就……

    接过钥匙老徐麻溜给钥匙捅进连锁锁扣里,完罢一扭,给锁具打开。

    多容易一茬事儿啊,搞定的徐仁杰没有废话,立马给后方队员招呼:“雷子,扯了!!门开了!!”

    此言一出,雷瞳心弦为之一振。

    如果说现在有什么话能一下子提振众人士气,无疑就是适才自徐仁杰口中道出的那最简单不过三个字了……“门开了!”

    再没什么能比“门开”更能让众队员来劲的了。

    置之死地而后生,大抵就是如此。

    从地狱到天堂或许只消一句话的距离。

    “小胡!你带唐倩先走,我们在这边顶着!!”

    饶是到了这个时候,雷瞳首先想到的仍然不是自个儿性命,他考虑更多还是唐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