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四十一章 逃出生天(二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八百四十一章 逃出生天(二十二)

    “你们这帮小崽子刚才在干什么!?为什么叫了你们半天才开门!?你们是不是想让我们死在外面才开心啊!?老子他妈的死了对你们有什么好处!?你们倒是给老子说话啊!草尼玛的!一般狗日的玩意!”

    雷瞳同样没有休息。

    不过呢,他也未有多想其它,他冲进玻璃门后,逮着里面守卫便是一通谩骂,质问。

    可毫无疑问一点,就适才新军在外遭受境遇,单靠一两句咒骂根本不足以平息雷瞳心下怒火。

    骂不够那就上手打。

    雷瞳现在累不?当然累。

    可再累也不妨碍他向面前该死守卫讨说法。

    就因为这帮小子耽搁,己方差点团灭在外面。

    这口气你叫雷瞳怎么能应的下?

    “雷,雷哥,这,这不,不能怨我们啊,这,这不开门,不,不是我们不想开。”

    “对,对,没错!雷哥,这是上面给的命令,我们下面人没办法,必须按照命令来。不,不然后果……你,你是知道的。我们担不起责啊。”

    “是,冤有头债有主,雷队,你不该吧火气撒我们身上。我们都是按章办事!”

    众守卫只觉委屈。

    你一言,我一语,尽皆辩解。

    显然,剧情情况发展和他们预想节奏完全不同。

    在他们想来,徐仁杰等人这厢进来,肯定要对他们大肆感激。

    毕竟,是他们冒险给开的命,救了他们的命。

    他们应该抱着感恩心来谢谢他们。

    几个守卫甚至是已经做好了答谢准备。

    可现实……雷瞳的答谢方式明显是有点过于刺激了。

    听罢众守卫给的解释,雷瞳气火那是更甚了几分:“嘛玩意,你们他娘的说什么?哼~冤有头债有主?老子不该向你们发火!?老子问你们,上面人叫你不开门你就不开门?你他妈一个个没脑子既然一个个都没脑子,那我看也就别要了,反正留着也是浪费,老子今天就给你们彻底解决!!”

    “啪~啪~啪~”拳头再次招呼,几拳下去,几个守卫血染风采。

    到了这个节骨眼,他们知道,要是再不了点强有力说明,恐怕暴怒状态雷瞳真可能一怒之下给他们报销了。

    雷瞳的火爆脾气他们都见识过,这货是典型一言不合就动手。

    所以……“雷队,别打了,别打了!门我们不是给你们开了嘛?”

    “是啊!这是我们几个擅自违抗命令做的事儿,你这样打咱真是没道理啊!”

    “哦,现在又是你们给开的门了。刚不是还说你们要遵照命令行事吗?咋转脸就成违抗命令给咱开门了?这样说的话,我应该谢谢你们咯?”

    昂着头,众守卫傲娇的像个老爷。

    一个个扬着脑袋,似乎在用这种看似宁死不屈方式表达自己抗压,与不满。

    同时也未自己所付出的牺牲向雷瞳讨要公道。

    只可惜他们这般做法落在雷瞳眼里:“我去你妈的蛋!!”

    不管三七二十一,雷瞳先行上手给人没人赏了记巴掌。

    完罢,气火难消道:“一帮不要脸的东西!先不说不开门的事儿,现在为了活命,居然又开始甩锅了,你们他妈的存在意义是什么!?搁着老子真就该给你们丢出去喂丧尸!!”

    此言一出,众守卫登时露出惊恐之色。

    给丢出去喂丧尸?这可不是开玩笑事情,这是比之给雷瞳暴揍更叫众守卫心惊畏惧事情。

    如果可以他们现在那是宁可给雷瞳拳脚招呼也不想去外面被遭罪。

    “不,不,不要啊,雷哥,我们真的是无辜的。”

    “都是上面下的令!我们开门完全是几个商量后决定。”

    “是吗?这是你们商量后决定?”突然,人声传来。

    雷瞳侧目,见是徐仁杰。

    徐仁杰的到来,众守卫自然也是看在眼里。

    对他们来说,宁愿和徐仁杰接触,也绝对不想面对雷瞳。

    徐仁杰虽然也是个难对付角色,但至少从过往接触情况看,肯定要比雷瞳脾气好一些。

    所以,很自然,众守卫再次齐齐开口:“是我们,真的是我们,这种事儿我们怎么敢和老徐你开玩笑。”

    “真是我们自个儿私底下商量决定给你们开门的。”

    好似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为了避免被雷瞳丢出去喂丧尸,稽查管理队队员先后脱口肯定,并竭力解释。

    老徐听后面无表情:“不让开门是谁的决定?”

    “还能是谁?上面那位呀,老徐你应该清楚的。”到了这个时候,几个守卫态度明确。

    他们知道自个儿行为已经是违反了中年人命令。

    既是如此,抱大腿是他们唯一活路。

    而现在他们能报的大腿无疑就是徐仁杰。

    所以没啥好遮掩的,守卫照直了说。

    况且在开门这个问题上,他们似乎也没可能遮掩。

    这里原本就是中年人的一言堂。

    点点头,对于这个结果徐仁杰早有预料。

    他随即跟进继续发问:“既然你们也都清楚命令是上面那位下的,你们还敢违抗?你们不怕那位找你们麻烦?”

    “怕!肯定怕!”守卫很坦诚回道:“可这事儿怕有个屁用。咱不是傻子,现在这情况,我们商量过,如果不让你们进来,对咱没有好处。”

    “就是啊,你们冒死出去把音源警报给破坏了,你们为咱做了那么大贡献,倒头来给你们关门外,不管你们死活……这种事儿我是不知道上面怎么想的。但咱兄弟几个做不到那么绝情!”

    一个个解释的都听动听。

    可稽查管理队队员不是傻子,徐仁杰无疑更不是傻子。

    他怎会傻到去相信稽查管理队几个家伙说的屁话?

    这般混球什么性子徐仁杰再清楚不过了,你说他们会在意己方几人死活?

    你可拉倒把。

    如果不是他徐仁杰最后驶出同归于尽方法,说要破拆房门,给场馆内几个守门小子巨大压力,叫他们感受到了死亡威胁,他们会逆反命令给开门?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哼,那上面追责你们怎么办?”

    “还能咋办?凉拌呗。到了这个时候,咱也不敢多考虑其它。我们说好了,真要追究责任,大家一起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