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调戏(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九十章 调戏(五)

    侧过身子,矮个男一把撩起尉泱,待其起身之后,又是反手勒在了后者的脖颈之上。

    速度之快,根本不给王强等人反应时间,等到幸存者们回过神之际,矮个男阴毒的话语已然是自口中逐字迸出:“都别动,谁tm敢动,我就弄死她!!”

    闻及此言,刚刚解决完各自对手的幸存者们全都伫在了原地,这种情况他们也是头一回遇到,所以一时之间,也想不出解决之道,只能是按照矮个男的指示站立不动。

    见得自己的威吓有了作用,矮个男悬起的心终于落了下来,狰狞的脸庞也是露出了些许得意之色。

    “混蛋!你还是不是男人!有种的就冲我来!放了她!我来做你的人质!”唐小权近乎咆哮的怒吼着,心乱如麻的他顾不得背脊的伤痛,跃起身子就愈往前冲,可还未待他行出一步,便闻一声低沉的娇嗔落入耳中。

    尉泱竭力的咬着贝齿,紧咬的红唇渗出丝丝血迹,脖颈处传来的巨痛令得她整个脸颊都扭曲变了形。

    “你md!当老子说话是放屁吗?你要是再tm敢往前一步,老子现在就弄死她!”

    说话的同时,矮个男锁喉的双指又是不自觉的加了几把力道,而在他这毫无怜悯的“折磨”之下,尉泱的痛苦之色那是愈发的明显,原本俏丽的面庞也被一片慎人的血红所替代。

    唐小权感觉自己快要疯了,整个脑袋都是嗡嗡之声,心惊之余的他哪里还敢有其他动作,立马是依照矮个男的指示停下了前倾的身形,同时快退几步道:“住手!住手!我听你的!我听你的!你快松手!”

    瞧着唐小权火急火燎,快要发疯的模样,矮个男唇角的弧度那是更加挺翘了几分。

    没想这娘们还这么好使!既然如此……

    “二狗子别tm搁地上装死了!赶紧给老子起来,去,去找熊哥要人!”

    被唤作“二狗子”的小青年显然是被王强揍的不清,端着个猪头样的脸蛋迷糊了半晌,方才晃晃悠悠勉力从地上站起。

    见得对方要外出叫人,王强怎能如了他的愿望,当即抬臂闪到门前,一双眼眸也是如吃人的猛虎爆射出两道精光。

    后退!不自主的后退!由于适才的“教育”太过深刻,以至于此刻的“二狗子”已是对王强产生了严重的心理畏惧,所以当其双瞳撞上后者那灼灼目光之时,他整个人便是如霜打的白菜般萎蔫了下去。

    “md!还tm要老子说几次!老子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你们可别tm逼老子下狠手!”见求援之人被堵,矮个男立刻是再次发出狠话,意在提醒王强认清局势。

    “强子!让他们走!”近乎是哀求的吼喝出口,唐小权当下已经顾不得其他了。

    王强何曾不晓自家兄弟的意思,痛心之余,也只能是咬牙闪开了道路,眼睁睁的望着“畜生”走出了帐篷。

    望着二狗子消失的背影,矮个男脸上的喜色那是愈来愈浓烈,原先的畏惧与顾虑也旋即消散不见。

    因为他很清楚,只要再等上5,6分钟,等二狗子把求援的消息带到,那么眼前这群人……哼哼!

    “好了!你要求的事情,我们都做了!现在是不是可以履行你的诺言,放了她!”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好似听了什么笑话似得,矮个男突然狂放的大笑了起来,待得笑声完毕,他的面色陡然一沉道:“我说你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诺言?我tm什么时候跟你做过承诺?我有吗?哈哈哈哈!”

    “你……你……”面色怔的通红,唐小权被揶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若搁在过往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凭他的智慧和思维绝不会被对面的矮个男“戏耍到这个地步”。

    但正所谓“关心则乱”,正因为他对尉泱懵懂的感情,失去了理应保有的冷静和判断。

    而他的这般做法,无疑也是将团队拖入了一个相当危险的境地。

    “小,小唐!你别,别听这,这混蛋的话!他,他说的不可信啊!不可信!”憋涨通红的俏脸,尉泱强忍着痛苦,吞吐的道出了这席提醒之话。

    不止是她,余下的幸存者也同样为矮个男的无耻行进而愤恼不以。

    王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当即便是紧随尉泱的话高声附和道“没错,权子!别听那畜生的,他tm嘴巴就是用来放屁的!!”

    “哼哼!”嘴角微微上扬,矮个男出奇的没有发火,他冷冷扫过面前的一众人,继而将目光落在了唐小权的身上:“看来你的兄弟对我都很不满啊!我现在还倒是真有些害怕了呀!呵呵,要不这样吧!我可以给你个机会!如果你按我说的做,我就放了这小娘们,怎么样?你的意思呢?”

    “你说!你说!你要怎样?”似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唐小权想也不想,便是连声应道。

    闻得对方答应,矮个男笑意更浓了几分,眼眸之中也闪过几抹戏谑之色:“很简单,跪下!”

    指了指地面,矮个男口中这两个词说的阴阳怪气,其中的讥讽之意溢于言表。

    所有人都震惊了,要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一跪意味的可是尊严!

    “哼哼,是不是很简单,现在不能说我没给你机会了吧!只要你跪并给老子磕头认错,我立马就放了她!怎么样!这买卖很划算吧。当然咯,决定权还是在你,只是我这人的耐性有限,你最好快一点,不然……哼哼哼!”

    双眼紧盯地面,唐小权一言不发。

    他这辈子,跪过天,跪过地,也跪过父母,但从未向今天这般窝囊的被人胁迫,要向一个卑鄙无耻,欺行霸市的小人下跪。

    这绝对不是一个简简单单可以轻易做出决断的事情,这事关一个男人的尊严,同样也关乎一个女人的生死。

    所以唐小权犹豫了:

    尊严和感情,他到底该如何选择?

    跪还是不跪?这俨然成了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