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民兵队(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九十五章 民兵队(二)

    随后的日子,诚如颜华所担心的那样,刀疤脸果然采取了报复行动。

    不过碍于部队的存在以及幸存者团队抱团思想的实施,使得他始终未能找到很好的机会下手。

    但明的不行,却并不妨碍他在暗地里使绊子,譬如夜间他会命人在幸存者团队帐篷外上演“午夜惊魂”的戏码,意在干扰幸存者的睡眠。

    白天他则会潜手下严密监视幸存者团队每个人的动向,只要他们出来活动,那其手下必然会上前找“麻烦”。为的是激怒幸存者,令其发飙。

    而除却以上两点,最叫幸存者难以接受且气恼上火的是,刀疤男竟然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明目张胆”的克扣他们配额补给。

    要知道,这些补给每日每人本就是少的可怜,眼下在经刀疤男这么“恶意一扣”,已是严重影响了幸存者的正常生活。

    短短三天的时间,虽然幸存者并未在肢体上与刀疤脸一众产生过多的冲突,但“得益于”后者的关心照顾,幸存者的精神已然是被折磨到不成样子。

    食不果腹!夜不能寐!外加时时被人监视,幸存者们不得不全天候保持警惕,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刀疤脸的手下何时会“找上门”,何时会在背上阴你一下。

    而毫不客气的讲,此时幸存者团队的精神紧张程度丝毫不亚于过往他们在外躲避丧尸的日子,确切来说此地除了没人会吃他们外,其它的危机状况较之馆外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唐小权蹙眉坐在屋内,身旁的同伴大都精神萎靡,不消说昨夜他们定是没少遭刀疤男手下的袭扰。

    好家伙,什么猫叫,鬼叫,摇帐,扔石,你所能想到的一切“恶心人的把戏”,刀疤脸手下几乎全都使用了,他们甚至还在午夜趁着幸存者熟睡之际泼了屎尿。

    你要知道眼下的体育馆那可是断水断电,想洗澡冲去那些沾染的屎尿可不是随意就能办到的。

    王强那是越想越窝囊,当即站起身子,提步就愈朝外走:“md!老子受不了了!这帮兔崽子简直欺人太甚!我tm找他们理论去!”

    “站住!”老林抬手挡住了王强的去路,语气严厉的斥道:“你给我冷静点!强子!现在人家就等着咱找麻烦,这样他们就可以……”

    一听老林说他的举动是“找麻烦”,王强登时就不干了:“我操!老林啊!你这话啥意思?和着他们天天弄我,我就得忍着;我找他们,就他娘的是找麻烦!?你这是tm什么狗屁理论啊!”

    “是啊!林管!强子话糙了点,但没说错啊!这帮混蛋明摆着已经骑到咱头上了,难不成咱还继续坐着不理,任由他们欺负嘛!”

    “就是!你也不看看这tm都是啥!屎尿啊!今天他敢泼咱屎尿,明个保不齐就拿火烧帐子了!”

    你一言!我一语!这回不止王强,饶是平常还算冷静的温泉鑫,吴超也是义愤填膺的叫了起来。

    望着火气冲天的三个年轻人,林俊夫的心下不由一阵慨叹,他何尝不想冲出去和那帮混蛋拳到拳,脚到脚的干上一架,可问题是……

    唐小权看出了老林的难处,不过他并没有着急出言援救,而是兀自把玩着额前的头发,因为此时的他,也正处在“主动出击”还是“被动防守”的抉择时刻。

    很显然,刀疤脸一众至今的所有挑衅,无疑就是想让己方发飙。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找到藉口与己方正面起冲突。

    而冲突一旦发起,不论最后结果如何,他都可籍由民兵队队长的身份将己方一众逮捕。

    然后随便加个罪名汇报上去,相信到了那时,饶是徐仁杰有所怀疑,也肯定找不出利于己方一众的理由。

    不得不说,刀疤脸这招“欲擒故纵”果然高明。

    看看眼下己方同伴的精神状态,即便是在馆外被丧尸围困的日子,他们也没狼狈到这种地步。

    必须得想个法子解决这事儿,否则长此以往,就算不出叉子,己方怕是也得被对方这没日没夜的袭扰给弄傻憋疯。

    可问题是究竟该用和法应对这一流氓行径呢?

    首先,打肯定是不能打的,不然就中了对方的圈套。

    其次,上报基地管理层也铁定没什么意义,因为对方本身就是管理层的,加之人家在这基地已经有2个月的时间,所以若论说话的份量,那己方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思及于此,唐小权有些泄气了,似乎真的没有可以惩戒对方的办法!!

    而此时的老林还在竭力的劝说着暴跳中的吴,王,温三人,场上的局势也愈发变得紧张了起来。

    怎么办?究竟该怎么办呢?

    手指一遍遍的卷曲着额前刘海,唐小权一双剑眉愈蹙愈紧。

    破而后立!既然正向思维无法解决,那么就试试逆向思维!

    多有涉猎心理书籍的唐小权,当即调整思路,他开始利用“反推法”重新审视整个事件。

    刀疤脸怕什么?他为什么不直接派手下与己方发生冲突,而非要退而求其次的使用下三赖的手段激怒己方?

    因为他畏惧部队!他知道凭他的实力还不足以与正规化的军事力量相抗衡!所以他才会采取这种规避大规模冲突的方法,就是预防引起部队的注意。

    换而言之,如果己方能够籍由他所畏惧的事情,给他造成足够的压力,那么……

    有了!唐小权眼眸陡然一亮,适才紧蹙成团的眉毛也因问题的解决而逐渐舒展了开来。

    见得自己兄弟莫名其妙的和声,王强诧异之余也是不耐烦的朝地啐了口吐沫,继而厉声喝道:“什么跟什么啊!你tm又搞毛飞机!什么狗屁的“有了”“没了”的,对了,我问你,这事儿你什么态度?”

    唐小权没有理会王强的“不善言辞”,他在兀自轻咳了两下嗓子后,一字一顿道:“我的意思是8个字”……以彼之道还诸彼生!!”

    ps:新的一周到了,可怜的作者君穷的只能啃白菜了,土豪们该出手了,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