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小屋里的对峙-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十五章 小屋里的对峙

    “这位大哥,请你不要误会,我们都是这栋楼的住户,我们没有恶意。”缓缓放下手中的武器,唐小权竭力让自己看上去和善一些,虽然他恨不能立马上去踹这差点要了他小命的汉子一脚,但是眼下的情势显然容不得他这么去做。

    汉子没有说话,手中的斧头依然是紧紧的握着,毋庸置疑,如果对面有什么异动,他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伤脑筋啊!唐小权脑袋发疼,他可不是什么谈判专家,他甚至连这种情况都是第一次遇到,所以他压根不知道如何去做才能消除对方的警戒之意。

    末世法则第十二条,末世降临,深处危机之中的人类,不信任感会与日俱增,所以当你与陌生人接触时,请务必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否则稍有不慎,就可能会叫你付出生命的代价。

    唐小权没辙,王强就更不必说了,他甚至于为何会与对面形成这剑拔弩张之势的缘由都没搞清楚,所以他就那么傻愣愣的站着,样子略显滑稽。

    屋内的气氛压抑且浓重,屋外的丧尸已经开始敲击木门了,但屋内对立的双方却是依然没有人敢妄动分毫,大家都在忌惮,忌惮自己的举动或许将会成为这场冲突的导火索。直到……

    “大哥,你还记得我吗?”黄雅茹略显沙哑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引得唐王二人纷纷侧目。

    “我是住在你楼下的妹子啊,你有帮我修理过下水道,你还有印象吗?”一改适才的慌乱,此刻的黄雅茹显得平静了不少。

    微微一愣,汉子若有所思的打量了黄雅茹一番,继而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见着他这幅反应,唐小权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一半。

    当下他忙不迭借着这难得的机会插口道:“大哥,你看我没骗你吧,我们真是这里的住户,我们……”

    “你们有没有被外面那些家伙抓过,挠过或者伤过?”大汉抬手打断了唐小权继续的话语,转而厉声问道。

    兀自相望,唐小权摇了摇脑袋,不过仅是片刻,他便明白了大汉的顾虑所在。

    “没有,大哥!”大胆地踏前一步,唐小权指了指身上厚实的羽绒,严肃的回道:“你看,大哥,我们也怕被那帮畜生挠伤,所以才冒着中暑的危险,穿这么多衣服。”

    汉子不置可否地扫过三人的衣服,见其上并没有明显的抓痕,这才稍稍放心的轻应了一声,然后低缓语气道:“嗯,说吧,你们是从哪儿弄到我家钥匙的?还有你们来我这儿有什么企图?”

    企图!!一听这两个字眼,王强立马跟针扎了般挺直了腰板。

    他这辈子虽然穷,虽然**丝,但穷的正派,穷的有尊严,哪怕是再困难也没想过要干什么偷鸡摸狗的勾当,所以当下剑眉一扬,说话间就要上前与汉子理论。可是……

    “砰!”一声巨响,紧闭的木门发出剧烈的震颤,细密的石灰粉因为这记巨响而散落纷纷。

    屋内所有人都是为之一震,率先回过神的唐小权顾不得其他,举起双手做投降状,道:“这位大哥,如果可以,我建议咱们先把眼前的问题搁置一下,那边要是再不处理,麻烦可就大了!”

    “是啊!大哥,那帮畜生要是进来,它们可没工夫跟你讲道理!”王强肚里有气,所以语锋间都透着股戏谑的味道。

    “哐,哐,哐!”似是为了验证王唐二人的说法,大门处传来的砸门声那是更甚了几分。

    值此性命攸关之际,三双眼睛齐刷刷地望向了大汉,大家眼中皆是擎着抹虔诚与祈祷。

    黑眸扫过众人,待得片刻的沉吟,大汉紧绷的塑脸终于是舒展了开来:“阳台上有水泥和黄沙袋,你们去搬,我到里屋弄桌子!”

    闻及此言,唐小权吐了口长气,他是真害怕眼前的汉子固执己见。

    毕竟,对陌生人抱有戒心,这是国人千百年来就形成下来的习惯,想要改岂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尤其还是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末日浩劫下。

    “那大哥,我帮你一起搬吧!”得以获取汉子的首肯,唐小权自然是想更进一步与之搞好关系。

    可惜……

    “不用了!”大汉退后一步,手中的铁斧也是随之举了起来,一双眼眸满含警惕之意。

    唐小权尴尬的后退了两步,同时举着双手讪笑道:“ok,你自己搬,自己搬哈,我们去阳台,阳台那边。”

    言罢,唐小权便是回脸冲着王强努了努嘴巴,然后出言吩咐道:“强子,我去阳台搬袋子,你搁这盯着大门,要是有情况就喊。”

    “ok!”伸手做了个“没问题”的手势,王强白了眼已然离去汉子的背影,嘴里暗暗的嘟囔了句“国骂”,便是提着“缺头的蛇矛”走向了大门处。

    “那个,小唐,我帮你一起吧!”见着几人都各自分工完毕,呆立而战的黄雅茹拉住唐小权的袖口道。

    微微一愣,唐小权显得有些意外,他不仅意外于黄雅茹的主动请缨,更加意外于这个女人的恢复速度。

    要知道,就在数分钟前,她还是一副歇斯底里,鬼哭狼嚎的模样,可是现在……

    女人善变啊!唐小权心下慨叹。

    不过他的这番感慨也仅是转瞬即逝,因为情势的紧迫容不得他去多想。

    他当即点了点头,肯定的回道:“好!我们一起!”

    片刻后,分散而忙的众人再次相聚于大门处,唐小权,黄雅茹各提一个满装的泥袋,而大汉也是将一张厚重的木桌给抬了出来,同时与他一同出来的还有一个看上去约莫只有17,8岁的稚嫩少年。

    众人与少年展眉交错,心下不免浮起一些疑问。

    不过鉴于眼下的情势,大家都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兀自做着自己分内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