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意想之外的夺权(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一十八章 意想之外的夺权(一)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战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里透着诧异。

    “喂!戴煞你胡说什么呢!什么叫你接管了基地?”

    “赶紧把门给打开!”

    “罗毅!罗毅!你再干什么!”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战士有些混乱,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对着墙顶大喊。

    而战士们激烈的举动也是引起了车队其他人的注意,一时间几乎所有参战人员全都聚集到了体育馆正门门口。

    赵云海蹙着眉毛望着眼前的一切,忽然肩头被人着力拍了一下,待得回眸一看,原来是己方的唐小权,温泉鑫,吴超三人。

    简单与后续跟进的三人讲述了下适才发生的事情,几人不出意外的露出了惊诧的表情。

    “我操!不是吧!接管基地了?”吴超显然是有些难以置信。

    而温泉鑫紧随其后的话语更是激起了众人的忧虑:“那,那老林他们还在里面,这……这样的话,他,他们岂不是……”

    “岂不是什么”温泉鑫没有把说完,但傻子也知道与刀疤脸有过冲突的己方,肯定会遭对方的报复。

    唐小权一言不发的保持着沉默,他的心下已经乱成了一锅乱麻,他竭力的深吸着空气,意图使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不能慌!不能慌!我得冷静!我必须得冷静!我还得亲手将玉坠还给尉泱呢!

    思及此处,唐小权的眼眸开始变得锐利,不断起伏的胸膛也逐渐平和了下来。

    而场上的另一人也同唐小权一样,从突变开始到现在始终未出一言。

    那么此人是谁呢?没错,正是本次任务的指挥者,原玉环体育馆实际掌控人徐仁杰。

    毫无疑问,此时的徐仁杰绝对是馆外所有人中最为焦虑的一个,他相信,既然戴煞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出适才那席话,肯定是有所依仗。

    如果他的判断没错的话,在他们离开基地出去任务的这段时间,基地肯定发生了叛乱。

    可是有一点叫他无法想清的是,自己离开时明明留下了3名全副武装的战士,而对于这些战士的忠诚和品性,他徐仁杰那是绝对放心的,他不相信这些和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会背叛军队,背叛人民,做出有辱华夏军人的事儿来。

    所以十之**他们是着了戴煞的道,虽然尚不清楚后者使了什么花花肠子令兄弟们缴了械,投了降,但不出意外,3名战士现如今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馆外的战士依然在义愤填膺的大喝大叫,原先因收粮任务带来的喜悦已是被刀疤脸搞出的这场“闹剧”弄的烟消云散。

    只可惜面对战士们的质问与呼喝,身处楼顶的刀疤脸一众却是恍若未闻的静默无声,就好似馆下发生的事情与他们无关似得。

    徐仁杰深吸了口气,继而提步上前,拍了拍正在喝吼的战士肩膀,低声吩咐道:“都别喊了,去旁边休息会儿吧!”

    “不是……连长,这个……”

    “我来和他们说!”抬手打断战士还想继续的话语,徐仁杰兀自轻了轻嗓子,仰头淡然道:“戴煞!出来吧!我知道你在上面,说说,你……想怎么样?”

    片刻的沉寂,一直在等待徐仁杰开口的刀疤脸,唇角不自主的露出了一丝邪笑。

    他随手弹飞了手中的香烟,然后快步走上墙头,在一阵叫人听的极不舒服的大笑后,有些阴阳怪气的回复道:“啊哟哟,我说谁说话这么有气场呢,原来是徐连长你啊!呵呵呵,今天搬粮真是幸苦你了,路上一定很……”

    “哼哼!”一声冷哼,徐仁杰显然是没心思听刀疤脸在那扯淡:“行了!戴队长!你我之间就没必要整那些客套的东西了,说吧,你到底想怎样?”

    “唉~”佯作苦恼的长叹了口气,戴煞摇了摇脑袋:“这事儿怎么说呢……老徐,你也知道的,我这人没啥文华,书读的也不多,哪里能有啥想法!只不过底下兄弟觉着我比你更适合管理这个基地,觉着我能给基地带来未来,所以……唉,我也是没办法,赶鸭子上架,要是不应了这帮兄弟,真保不齐他们做出什么出格儿的事儿来。”

    "md"听了这席话,王强恨的那是牙根直痒,要知道他本人脸皮就已是算够厚的了,可谁曾想馆顶那畜生王八蛋更为甚之,简直就要突破天际了。

    而反应到战士的身上,那直接便是拉动枪栓,对准了馆顶。

    好在枪里的弹药在适才的突围中消耗殆尽,否则就那95一通齐射,馆顶的刀疤脸非给打成筛子不可。

    戴煞哪里想到自己的一席“胡话”,竟会引得底下战士这么大的反应,他在看到战士举枪的瞬间,便是本能的躲到了看台之下。

    “都干什么呢!全部给我把枪放下!”着手按下一名战士的枪口,徐仁杰声色俱厉的斥道。

    “连长!那家伙他太……”

    “我说叫你们把枪放下!怎么!!难道连我这连长的画,你们也不听了吗?”两眼怒瞪战士,徐仁杰灼灼的目光透着不容置疑。

    “唉~”军令大如山,纵使战士有万般不愿,但军人的操守还是叫他们领命收起了枪。

    数秒的等待,见得预想中弹药横飞的场面并未发生,戴煞这才大着胆子露出了个头来。

    或许也是觉着适才的“胆怯”有些丢份,他不禁有些气急败坏的冲着手下道:“md,一群窝囊废!有点风吹草动就躲起来!都tm怕毛啊!当自个儿手里拿的是烧火棍吗?”

    手下被骂的大气不敢出,不过心下却是早已骂开了花:“你娘的,嘴巴就跟屁股样,就知道骂别人,自个儿刚才躲的不比龟孙子还快!!”

    左右挺起了81式,这让戴煞七上八下的心有了几分底气,不过说起话来较之刚才明显要逊色了几分:“我说……那啥,徐……徐仁杰,你,你管好你的部下……否,否则……出了问题……哼哼,给我把他带上来!”

    随着话音落下,戴煞斜侧着身子着手摆了两下,旋即一个身影映入了馆底众人的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