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第二小队的故事(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二十七章 第二小队的故事(一)

    见得众人不再反驳,唐小权的心下暗自长吐了口气。

    毕竟,他的这番推断也仅是他的主观意识,潜意识里仍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人是有可能会变的。

    人类的历史长河中类似的事情也时有发生,但不管怎么说,此时的唐小权最终还是选择相信魏大壮的为人,他相信后者之所以舍身进入体育馆,完全是为了搭救林俊夫等人。

    听了唐小权的分析,在洞察第三小队余下成员的反应,徐仁杰对魏大壮的为人有了个初步的了解。

    再加之今日收粮行动,他亲眼所见后者在车队最为危难之际,挺身救人,舍命堵“枪眼”等一系列无畏的举动,从军多年的直觉告诉他,此人绝对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他也不应该是那种会为了所谓的舒适生活,与狼为奸,与虎为患的人。

    思定于次,徐仁杰权衡了下所有,继而肃然说道:“刚才大家也都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我的意思呢,不管这个魏大壮是忠是奸,我们都得有自己的计划,也既是说,如果魏大壮是内应那再好不过,倘若不是,我们也要伺机而动。”

    “可是连长,现在的情况,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这计划哪那么容易定啊!”由于苦想无果,战士李小信的头发都快被其整成了鸡窝。

    “现在就先按戴煞说的做,以稳住体育馆方面的情绪为主!!”徐仁杰果决的给出了命令。

    “不是,连长,这样的话……唉……”

    “行了!别一个个给我垂头丧气的,机会是留给有准备人的,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记住邪终究不能胜正,我们一定可以活着把罗毅还有基地的百姓解救出来!!”

    言毕,徐仁杰目光凌烈的扫过在场的每一位战士,而就在他准备宣布散会的时候,章志才急匆匆的从卧室跑了出来:“醒了,连长,醒过来了!”

    “醒过来了?情况怎么样?”

    “醒了一个,另一个意识还不太清楚,总体情况还算稳定,就是身子太虚,刚给喝了点水,吃了点东西,好了不少。”章志才如实答道。

    “那现在能和他进行交流吗?”徐仁杰不做停留的追问道,因为就他而言,目前急切想要知道发生在第二小队身上的事情。

    “这个~”章有才不动声色的扫了眼连长的眼神,登时心下便是有了判断,不过本着医道,他还是如实的做出了回答:“交流倒是可以,只不过他刚刚恢复,这语言组织能和气息方面可能会存在一些问题。”

    “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徐仁杰提步说道:“只要能沟通就行,走,我们进去看看。”

    进入卧室,两名第二小队的幸存者正平躺在软塌之上,其中一人见得屋内进了人,赶忙是费力的坐起身子。

    见得此情此情,徐仁杰三两步跑了过去,并着手扶住了将将起身的幸存者:“这位同志,你刚刚恢复,身子骨还很弱,还是躺着吧。”

    只是未待徐仁杰进一步动作,起身的幸存者便是一把执住了他的手掌:“徐,徐连长,我,我就知道你,你你会来救咱们的。老郭死了!老马死了!老刘也死了。现在第二小队就只剩我越贵山和毕大虎两个人啦。这,这些都,都是那王八蛋喪彪干的!徐,徐连长你,你可千万要给我们做主呀!”

    越说越来气,越说越激动,越贵山通红的双眼好似要喷出火一般。

    见着他起伏如骇浪的胸膛,徐仁杰急忙安抚道:“知道,知道,越贵山同志你别激动,你们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我这次来就是想了解下具体的细节,你可以和我说说吗?”

    “唉~”一声长叹,越贵山一瞬间似乎苍老了许多:“你们……有烟吗?”

    老赵二话不说从兜中掏出了根玉溪点燃递了上去,越贵山也不废话颤抖着双手将之接住,并缓缓送入自己的唇边。

    “呼~”深吸了一口,浓烈的尼古丁登时让他颓然的面色精神了不少,在连抽了数口后,他终于开口淡淡道:“那天离开基地后,我就一直觉着有些不太对劲,当时喪彪他们车队一直把我们包在中间,我们基本是被他们领着走。”

    “我擦!老哥,你们不是吧,他包你们,你们不会超车摆脱他们吗?”王强翻了个白眼,显然是太能理解第二小队人的做法。

    越贵山无力的摇了摇头:“这位小兄弟,你话说的没错,但当时的情况……我们试图抄了几次,但喪彪他们是有意包夹,根本不给我们摆脱的机会。况且你们也应该知道当时的路面状况,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只能跟在头车的后面。”

    “完了,左拐离巷子3公里的样子,包夹我们的尾车突然加速,并从旁挤压我们的车子,情急之下,我们不慎撞上了路边的隔离栏。”

    “老郭当时就受了重伤,余下的我,老马,老刘,还有大虎三个倒算幸运没什么问题。”

    “不过,还没等我们从惊恐中回过神,喪彪一伙便是气势汹汹将我们拖出了车外!”

    “老马他脾气火爆,见喪彪这般人这么不讲道理,便着口与之理论了几句,但是没想到,那畜生喪彪竟然……”

    喉头似是被哽住了什么东西,越贵山着力猛吸了几口浓烟,一只手微微颤抖道:“没有任何预兆,他就当着我们的面,一刀把老马给砍了!”

    “活生生的一个人那,就那么被一刀给……”

    “畜生!不!他tm连畜生都不如!”王强素来嫉恶如仇,眼下听闻喪彪此般卑劣行径,也是怒由心生。

    “那么之后呢?”唐小权并不关心这些无关人士的生死,毕竟他与他们没什么感情,他现在只想知道,为什么其他人都死了,而你越贵山和毕大虎却能在这场劫难中幸存。

    “之后?呵呵!”苦涩的一笑,越贵山好似自嘲般的仰天长吐了口气,继而面色一凝,迎上了唐小权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