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无耻的逼婚(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三十二章 无耻的逼婚(一)

    夜晚的体育馆静悄悄的,饶有几个晃动的人影也大都是从厕所回来的民众。

    要知道此时不过将将月色垂暮,但是整个操场却是如死一般沉寂,根本见不到任何的生气。

    魏大壮独自一人,以着马桶蹲坑式的造型蹲在地上,两眼直勾勾的望向天际,一双右手不停的朝嘴里送着烟头,看得出他的心思很重,一吞一吐间便是将其整个面庞缭绕其间。

    突然就在距离他不远处的一片帐篷区内,粗吼的叫骂和女人的啼哭传入了他的耳际。

    他下意识的站起身子,随手撵灭手里的香烟,继而快步向前走了几步,然后点起脚尖朝远处眺望。

    眼眸之中,5个男人正围着一对老小怒骂不止,老人已经摊在地上,而其身旁年纪颇小的少女也同样匐在地上。

    “mlgbd,李老头,老子再tm问你一遍,今天这档子事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一个面色狠厉的汉子插着腰,相当霸气的出声喝道。

    老人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只能苦着笑脸,低声央求:“各位老爷,我孙女今年才18啊,她还小啊,我求求你们,行心好,放了她,你们有什么需要,我老子来做,成不成啊!”

    “我去nmd,老子要干她,也让你来替嘛!”汉子抬脚便朝老人的腰椎踹了一脚,登时是叫老人吃疼的痛叫了一声。

    见得老人受伤,匐地的女孩赶紧爬了过去,并用自己弱小的身躯档在其前,凄厉的哀求道:“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别打我爷爷!!别打我爷爷!”

    “呵呵,”熟悉的笑声响了起来,虽然视野不清,但魏大壮还是从对方矮小的身形以及猥琐的样貌辨识出了淫笑者的身份。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与之起过冲突的矮个子**。

    矮个男缓缓走到近前,一双小眼肆虐的在少女身上扫了一遍,直望的少女浑身不自主的颤抖。

    待用眼神将少女全身“**”了一遍后,矮个男这才阴阳怪气的邪笑道:“嘿嘿嘿,想叫我们不伤害你爷爷,非常简单,只要你应了我们的事,和咱戴哥成亲,老子不仅不会伤你爷爷,还保会证你爷爷有饭吃,有福想,怎么样,小姑娘,这个……”

    “不!不不不!”未及矮个男把话说完,老人粗喘的气息好似鼓风机般不停的发出“呼呼”之声:“呼呼~小梅啊,你,你别管,爷,爷爷一把老骨头了,活不了几天了,可你还小,呼呼~你千万别……”

    “我qnmd!”随着一声怒骂,矮个男毫无征兆的踩了老人一脚,同时跟恶狗扑食般叫嚣的“犬吠”道:“nmd死老头,给老子闭嘴吧!别tm敬酒不吃吃罚酒,操!我们老大看上你家孙女,那tm是你祖上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你倒好,还tm跟老子蹬鼻子上脸了!那啥~丫头,我tm再问你最后一遍,你愿不愿意嫁给我们老大?”

    “我……我……”

    “哼哼,好啊!既然如此,”脸色骤然一冷,矮个男一把扯开伏在老头身上的女孩,然后冲着左右的匪众沉声喝道:“兄弟们,还tm等什么啊,给老子动手!!”

    4个壮汉,不由分说,一拥而上,毫无廉耻的冲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动起了手脚。

    如此不要脸的行径,也是引得周遭帐内的民众“好奇”的探出了脑袋。

    他们当中的大多数皆是不忍的回过了脑袋,有些更是心底发寒。

    毕竟,但凡有点良心的人类在看到这样卑劣兽行的时候,都会勇起那么一股子气火。

    可饶是如此,却依然没有一个人敢冲上前去,为那老人和少女说上哪怕一句劝解之词。

    魏大壮觉着自己浑身都在冒火,他仿佛想起了那个午夜自己惨死的妻子和女儿,他提步便往前走,可就在他将要“大显神威”之际,一个身形有些委顿的男人挡在了他的面前。

    “赵辉龙,你这是干什么!?”两眼怒瞪面前的男人,赵辉龙被大壮充血的眼睛盯得有些发颤,不过他还是强压下心头的恐惧,斗胆说道:“魏大哥,你该不会是想去救那对人吧。”

    “是!怎么了?”

    “你疯了!我知道你心好!可别忘了,咱现在是跟戴老大混!旁的女人你救倒也罢了,可你刚才没听对方说嘛,这女人是戴老大点名要的。你现在冲上去救,那不是摆明跟老大枪女人吗?你这样做,难道不要命了嘛?”

    无疑,赵辉龙此时道出这番话那是需要冒着很大风险的,因为魏大壮的脾气他不是没见过,尤其后者暴怒的时候,那是随时可能动拳头的。

    而似他这样不禁风的身板,根本扛不住对方一拳。

    但此刻他却毫不犹豫的说了,缘何?这倒非是他真的关心魏大壮的生死,而是眼前的汉子是关乎着他的前途命运,是他攀上高枝的砝码,所以他不能也绝不允许后者因为一个不相干的女人坏了自己的好事。

    魏大壮在听闻赵辉龙的劝告之后,果然有挥拳的迹象,不过在数个深吸吞吐之后,他起伏的胸膛再次缓和了下来,饶是那对红眸也是渐而恢复如初。

    “赵辉龙说的没错,俺现在不能得罪戴老大!”纵使心下有百般不愿,但魏大壮最终还是“明智”的停下了“惩英雄”的举动,继续当起冷漠的“看客”。

    老头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了,偶发而出的几声**昭显着他还有那么仅存的一口气。

    见得此情此景,少女发了疯般的哀嚎呼救,可偌大的玉环体育馆有谁能来救她,又有谁愿意为她挺身而出呢?

    “怎么样?y头,你现在想好了吗?答应还是不答应?”

    望着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的爷爷躯体,少女木然的闭上了眼睛,此时的她已然是心如死灰,她知道凭他一介女子的力量根本无力也没可能对身旁的5名汉子。

    所以……横竖都逃不掉,为了爷爷……

    “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