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第一次运资接触(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三十四章 第一次运资接触(一)

    “呵呵,两位大哥,你们别见怪,我这朋友他性子就是这样,不过说实话,那几个当兵的还真得看好,外面那帮人肯定会有动作!”

    守卫上下扫了眼赵辉龙,目光之中透着浓浓的不屑。

    “废话!这事还要你说?戴老大早tm就安排好了!别说外面那帮人有没有胆子来,饶是真来了,哼哼!”

    狠厉的笑容已经很好的说明了一切。

    “实话告诉你吧,你俩趁早打消“看兵”的想法,我们tm都没机会进到里面,就你俩个新来的……别做梦了!”

    另一位看守,一句话给魏大壮的“梦想”判了死刑。

    不过赵辉龙并不气馁,因为所谓的“看兵”,那只是魏大壮个人的想法。

    于他而言,今日进去能见到戴老大,并当面“抱他个大腿”,那便不虚此行了。

    所以……

    再次将兜里的烟包掏了出来,赵辉龙“谄媚”的将之塞到其中一名守卫的手里:“嘿嘿,两位大哥,门不能看,总还有其他事能做,还望两位能行个方便,进去和戴老大通报一声,让我们进去见个面。”

    “这个~”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瞧着手里的白水牌香烟,两名守卫犹豫了。

    要知道,香烟这货搁这基地那可是绝对的高档货,他们平日里虽然也有机会搞到几只,但那大都得看上头人的心情,心情好了赏你几根;心情不好,不甩你巴掌就不错了,你还指望有烟抽?

    “成了,兄弟啊,看你人tm还挺上道,我实话告诉你,老大昨晚弄了个妞,折腾了一夜,现在正在睡觉。所以,这个点,最好不要打扰他,不然你tm吃不了兜着走。”

    闻及此言,赵辉龙的心登时沉了下来,面容之下露出了丝难以掩饰的失望。

    “不过嘛,你放心,你的事儿,哥们记下了,待会如果有机会,等戴老大醒了,我们会给你呈报一下的。”

    “哎哟哟!”地狱到天堂,赵辉龙就跟川剧中的变脸师,上一秒还“愁眉苦脸”,“不知所措”;下一秒便似打了鸡血般“兴奋不以”。

    “大哥,那感情好!小弟没啥好说的,总之,日后等小弟上了道,一定不会望了两位哥哥的帮忙。那啥,既然这样,咱就不再这叨扰二位哥哥执勤了,咱等你们好消息!88,呵呵!”

    真是“恶心”不上税,望着赵辉龙那副“巴结奉承”的嘴脸,魏大壮真想吐他一脸。

    不过,转念想来,他现在确实需要后者这样“圆滑”的处事方式去替他“左右逢源”,所以思及于此,魏大壮便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什么也没瞧见。

    体育馆这边平静如水,幸存者所在的别苑小区却是忙绿非常。

    根据昨日拟定的计划,老徐开始带人布置小区内的防御阵地。

    阵地主要设在对侧楼房的2楼之下,目的就是尽可能不叫来犯之地发现他们挪移的住所。

    毕竟,战斗能避免还是尽量避免,虽然他靠着藏匿于腿上的枪套留下了一把9mm**半自动手枪,但15发的弹容量显然是无法与刀疤脸一众所持有的枪械想比拟的。

    除此之外,考虑到双方实力以及人员上的巨大差距,徐仁杰还特意将层与层,房与房之间利用床单绳索,木板椅凳搭建了一个空中通道。

    目的就为了尽可能避免正面冲突,然后利用这些通道灵活转移,声东击西,以“地道战”的方式绕晕敌人,继而给予有效打击。

    对于这些,徐仁杰确实是各中里手,在经过长达3个小时的不简单“折腾”之后,那个原本看似普通的民居住宅,此刻俨然是成了暗藏杀机的战阵。

    做完这一切,战士们回到了202室之中,老赵也早已是将中午的晚饭准备妥当。

    麻辣鸡丁,豆豉鳊鱼,醋溜土豆,三个菜都是透过昨天搜集来的袋状食品制作而成。

    毫无疑问,这样的一桌菜肴,搁在末世那绝对是堪称“饕餮大餐”。

    席间众人吃的自然是“满口流油”,同时对于老赵的手艺也是赞不绝口。

    而在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唐小权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碗筷,他显然是有话要说,而此刻无疑是最佳时机。

    “呵呵,大家听我说个事儿,明天就是给刀疤送货的日子了,所以有些事情,咱们最好先行商议一下。”

    闻及此言,原本还喧闹的客厅登时安静了下来,每个人的面色也旋即恢复了冷峻。

    毕竟,明日之事非同小可,所以……

    “小唐,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说来给大家听听!”作为和唐小权一路走来的赵云海,很是了解年轻人的个性,他既然会如此郑重的提出此问,必然是盘算好了一切。

    唐小权淡然一笑:“也谈不上什么想法,只是我觉着明天的行动,人数不要太多!”

    “说说原因吧,”徐仁杰细嚼着嘴里的骨头,眼眸也不看对方,就好似得道的高人在考验自己的徒儿般,淡定自若,你甚至无法从他的面容瞧出他在想些什么。

    唐小权自然也没去考虑太多,他如实的回答道:“是这样,我主要是担心刀疤脸会对运资对不利,毕竟他们那头不仅有人还有枪,完全是把我们吃的死死的。”

    对此,王强略显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我说,兄弟,这刀疤要是真想动手,还需要等到现在?他上回在体育馆就可把咱报销了嘛!”

    不得不说,王强的戏谑还是有着几分道理,至少不似过往那样只是单纯的撒泼顶嘴。

    只是,唐小权却是并不以为意:“强子,你说对,上次刀疤的确有能力把我们团灭。但是他为什么没这么做?我想绝不会如他所告诉我们的那样简单,他真的只是为了让我们帮他搜集物资?我看不尽然吧!”

    话到此处,唐小权无疑是将在座各位的胃口给掉了起来。

    而近日来早已和幸存者打成一片的王忠瑜当即不由圆睁着双眼,焦蹙的催道:“为什么?这话怎么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