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第一次运资接触(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三十五章 第一次运资接触(二)

    “大家不妨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你,在刚刚武力夺取体育馆后,会不会贸然对原掌控者发难?”

    目光扫过众人,待得数十秒的停顿后,唐小权果断继续道:“假若是我,我一定不会!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很清楚自己过往做的事情,尽管我手里有枪,但保不齐基地里200民众就会因对未来的恐慌而产生反抗的心理。此时若门外掌控者再振臂一呼,很有可能出现内忧外患的局面。”

    “可是,刀疤手上有枪,即便人数上处于劣势,他也没道理畏惧这些呀!”王强见机插了一句驳斥之言,显然唐小权的分析仍未说服于他。

    “嗯!”轻应了一声,唐小权面色不变的肯定道:“正常情况下,强子你说的是没错的,但是……”

    话锋一转:“你别忘了,这些事情发生都有一个前提,就是体育馆刚刚被占领。”

    “这里咱就不得不分析一下刀疤占领体育馆的心理了,他究竟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占领体育馆呢?”

    “操,这还用说,还不就是为了满足他的一己私欲呗,你tm没瞅见那小子以往在基地人五人六的模样吗!靠,真把自个儿当领导了!”王强很是不屑。

    再次点了点头,唐小权非常满意王强的“配合”,他当即开口赞赏道:“没错,强子!刀疤他就是为了体验那种如人上人的感觉。所以这样的人除非万不得已绝不会屠杀基地的民众。尤其是夺取基地的当日,他或许可以凭手上的火力灭掉反抗者,但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拼个鱼撕网破。”

    “如果结果真要这样,那刀疤脸过往所有的一切努力,布局都将白费,他非但感受不到“万人敬仰”的感觉,还会被屠杀所引来的丧尸追的满处跑。”

    “所以刀疤脸并没有和我们翻脸,而是极其聪明的采取了“怀柔政策”,因为他很清楚,当时基地民众的情绪那是非常容易被煽动的,不过只要他能把那个煽动的领头人给安抚好,那不论是民众还是基地他都能保住。不可谓不是一石二鸟的好办法!”

    很是难得的点了点头,王强这回出奇的没有再行反驳,只是既然刀疤脸为了自己的“宏伟理想”“忍气吞声”,那为何你这回要格外强调明天的行人要尽可能人少呢。

    对于这个问题,唐小权照例不徐不缓的给出了解释:“三天,这是刀疤脸给咱们的准备时间。但在我看来,以刀疤脸的为人,他没道理这么为咱们着想。所以,我分析,他这是想利用这三天时间巩固自己的势力,并趁机看看基地民众的反应。说白了,他就是在给自己缓冲,如果说这段时间民众没有表现出太过激励的动作,那么他就难保不会琢磨如何对付我们了。”

    “有道理啊!”王忠瑜很诚恳的淡淡道了一声,旋即面色变得承重:“看来此行真是凶险至极,我太了解基地的民众了,他们虽然骨子里都怨恨刀疤脸的恶行,但逆来顺受惯了,已经被聊赖的生活磨去了锐志,加之眼下刀疤有掌握大权,哼哼,我相信他们揭竿起义的概率几乎为零!”

    王忠瑜此言一出,无疑是如一盆冷水浇淋在了众人的心头。

    饶是他们不愿承认这一事实,但……

    “那你有什么具体的行动方案吗?”徐仁杰依照保持着漠然的表情,他抬眉不着痕迹的瞄了眼对角而坐的唐小权,眼眸之中较之过往,隐隐透着些许的期待和欣赏。

    当然,这一切唐小权自是无从知晓的,在着口喝了口清水后,他仰了仰脑袋继续道:“我是这么想的,明天,徐连长你是肯定要去的,看不到你,刀疤脸肯定会多想甚至是怀疑我们有所行动。”

    “其次,王忠瑜如果你愿意,我希望车子能由你来开,因为关键时刻可能你的车技能救参战人员一命。”

    “这个没问题,我王忠瑜虽然嘴有点贫,但最喜欢刺激了!”几乎没做任何的考虑,王忠瑜很是干脆的应下了唐小权的请求。

    “那真是太好了!最后,再带两名战士随车,算是壮壮声势。”

    “这样我个人感觉应该是差不多了,不过……“

    有些犹豫的挠了挠脑袋,在权衡了数秒之后,唐小权还是开口说了出来:“不过,我还有个不情之请,如果徐连长你不嫌我没什么用,拖后腿,我也想随队参加这次送货的任务。”

    “不行!权子你搁那凑啥热闹!论脑力,我承认你不错!但这回你自己也说了刀疤脸随时可能动手,反正,我不同意你去!就算去也该是我王强去!”

    “嗯,我也认为小唐你去不合适,徐连长他们是受过训练的,可你,不行不行!”

    接二连三,吴超,温泉鑫,赵云海纷纷发表了否决的意见,他们皆是不愿唐小权去冒那个风险。

    不过……

    徐仁杰似乎有别样的打算,他照例面无表情的坐在凳上,一双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片晌,他淡淡道:“小唐,我呢,不认为你是拖累,我也不觉你没什么用处,不过老赵他们的话你也听到了,不知道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没有!”

    话道此处,唐小权看出了徐仁杰这是有意在考验他,当即不敢怠慢,寻思了数秒后,快速给出答案道:“我承认此次行动存在着巨大的风险,但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愈是因为风险咱愈是要有胆往里冲。我相信刀疤脸即便真的想对我们动手,但看我们只来这么点人,他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所以不出意外,明天更多的是一种博弈,就看谁能把住谁的心思。而我的出现,可以很好的起到润滑的作用,至少可以在情势紧张的时刻,缓和气氛。除此之外,我也想亲临现场,看看三天后的刀疤脸有什么变化,以为日后的进一步行动做资料储备。”

    “以上就是我要求参加此次行动的初衷,希望徐连长您能准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