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第一次运输接触(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四十三章 第一次运输接触(十)

    返程的途中,唐小权并未同来时一样,坐在副驾。

    而是与徐仁杰一起窝在车尾的角落,嘀嘀咕咕小声耳语着什么。

    另一名战士瞧的奇怪,但还是按捺下了询问的冲动。

    毕竟,警戒工作还得他来负责,所以本着一心不可二用的原则,他的两眼更多的是盯着车外,而不是“诡异”交谈的徐唐二人。

    魏大壮今天工作完成的不错,至少在随后戴煞与楼底人的调查过程中,其最后所提的那“三点真言”着实和戴煞的胃口,他也因此为自己赢得相对不错的映像分。

    只不过大壮本人却是并不在意刀疤脸如何看他,在他看来,与其被后者看重,倒不如赏他几斤白面来的实在。

    正午的阳光愈发的热烈,陡然转变的高温,令得刚刚适应了秋高气爽气候的幸存者们大感不适。

    魏大壮跷着双腿,仰躺在帐内,由于空气流通不畅,还算宽敞的帐内此刻就好似一个密闭的熔炉,蒸的他是外焦里嫩,汗流不止。

    不得已之下,他只能是将帐帘拉开一角,以便能使屋内的温度稍稍驱散一些。

    而与魏大壮的燥热不同,赵辉龙今天显得格外的兴奋,他自打回来之后嘴上就一直在哼哼唧唧的吹着调调。

    不过也难怪他会有如此兴奋的表现,毕竟,他在底层已经当了太久的“孙子”,今天难得有机会可以趾高气扬的指着别人的鼻子怒骂呵斥一番,那种“爷爷”般的畅快感觉,不禁是叫他有些飘飘然了。

    突然,透亮的帐子变的阴暗了下来,处于假寐状态的大壮只觉眼前一黑。

    他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一个黑色的身影刚好挡在了他的近前。

    “林……俊夫!”赵辉龙有些意外来人的模样,不禁脱口而出。

    没错,此时站在魏大壮帐外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曾今的至交好友林俊夫。

    “你来干什么?有什么事吗?”不消魏大壮说话,赵辉龙已是似官方代言人般警惕的询问出口。

    林俊夫邪眉瞟了赵辉龙一眼,和旁人一样,他对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也没甚好感,所以当即冷哼一声,便是不再理会,而是移眸望向了依旧仰躺于地,悠哉晃荡着右脚的魏大壮,质问道:

    “喂!魏大壮!我问你!今天徐仁杰是不是来基地了?”

    “嗯!”轻轻哼了一声,但饶是这记轻哼,魏大壮依然表现的相当不耐烦。

    “那小唐他们来没来?”

    “你问这个做什么?他们来没来和你们有关系吗?”

    平静不含一丝波澜的反问,叫得林俊夫一时之间竟是无话可对。

    “怎么说不出来了?好!既然你说不出,那就由俺来说!”陡然站起身子,魏大壮一个大步迈到林俊夫的近前,以着几乎贴鼻的距离冷冷的说道:

    “还记得三天前你怎么跟俺说的吗?你说跟俺再无瓜葛,你叫俺滚!”

    “好嘛!俺滚了!你tm现在跑俺这来又是毛的意思?”

    “哼哼,想用俺了就招之即来,嫌弃俺了,就挥之即走!你tm这如意算盘未免也打的太好了点吧!”

    “你当俺魏大壮是啥?是你林俊夫的跟屁狗吗?”

    “俺告诉你,姓林的,该哪儿玩哪玩儿去,趁老子没发火之前,趁早给老子滚蛋!”

    最后的“滚蛋”二字,魏大壮近乎是咆哮而出,林俊夫甚至是被他那因激动而肆意飞溅的吐沫给射了满脸。

    他真是没想到曾今那个憨厚朴实的汉子竟是会堕落道此般“不近人情”的地步,他整个人都是在不自主的颤抖。

    狠不能立刻就挥拳给上面前的家伙一下,但考虑到对方目前的身份,以及己方一众成员的安危,林俊夫还是强忍下了内心的冲动,他目光灼灼地盯着魏大壮的眼睛,继而在道了句“好自为之”后便是头也不回的拂袖离去。

    回到住所,赵云海等人早就等的焦急万分,他们并不知道喪彪的有意刁难,使得卸货时间比预想要晚上了很多。

    不过不管怎么样,队伍还是安安全全的顺利返回了。

    而在简单叙述了下今日送货的经过后,老赵赶紧是把备好的饭菜给众人端上了桌子。

    围聚待定,幸存者们有说有笑的“蚕食”着一桌的菜肴。

    由于行动任务的成功,大家的心情都格外的放松。

    虽说此次行动并未能解救馆内的兄弟,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暂时是安全的。

    不过众人也同样明白,这里所说的安全也仅是相对的。

    换而言之,如果幸存者不能尽快解决基地的问题,那保不齐哪天刀疤脸就会动了杀念。

    毕竟,人一旦在高位呆久了,就很容易滋生目空一切的情绪。

    就拿现在的刀疤脸来说吧,虽然他眼下会顾忌徐仁杰的手段,但随着日子的流逝,他会愈来愈被骄奢淫逸的生活腐蚀,原本警惕的头脑也会开始变得盲目自大。

    虽然这样的结果可能导致基地防守的松懈,但与此同时他也极有可能对3名战士甚至是林俊夫等人下手。

    所以,综合以上,放松是可以的,但必须记住那仅仅是为了调剂心情。

    而为了最终的胜负,依然得筹措切实可行的计划。

    对此,幸存者们再次展开了新一轮的讨论。

    “那照这么说,咱还是回到了最初的原点啊!”王强有些气馁的搓了搓脑袋,不断被否决的提议叫他看不到希望。

    “是的,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咱不知基地的情况,尤其是基地内守卫的分布情况。所以……”摇了摇脑袋,唐小权对此也是毫无办法。

    而道理已是相当的明显,如果幸存者不能及时洞察基地的变化,那每次的运输物资只能是徒劳无意义的“跑腿”,更别提营日后的救人计划了。

    颓丧的情绪开始不可抑止的在幸存者的心头蔓延开来,所有人似乎都对未来失去了希望。

    然而恰在此时,数着米粒的王忠瑜突然一拍脑袋惊叫道:“有了!我们可以这么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