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抢女人(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四十六章 抢女人(二)

    “你!该!死!”

    没有多余的废话,胡晓东在道完这三个掷地有声的字眼后,五指陡然用力,直接是叫矮个男疼的滋哇乱叫。

    要知道他那双手臂经过多年练箭生涯的淬炼,无论是指力还是臂力那较之常人都是高出一大截。

    而落到此刻的矮个男的身上,他只觉自己的手腕好似是被一对钢钳死死卡住,挪挪不动,脱脱不得,以至于最后哀嚎变成了杀猪般的怪叫。

    “松!”随着胡晓东又一个字眼的迸出,萎倒在地的矮个男应时松开了手掌,掌间的钢管顺势跌落。

    阿城眼疾手快,见得钢管落地,赶紧是一个跃步冲了上去,待拾起钢管后,再次撤步退回到己方一边。

    钢管在手,人质在握,矮个男余下的4名帮众登时是被场上突兀的变化给弄懵了圈。

    加之胡晓东如吃人般的气势压迫,一时间竟是令得他们不知该如何是好。

    进吧!担心被对方一拳撂倒!

    不进!这日后若是传出去,那他们还怎么在这基地混!

    所以愁思良久,最后还是“二狗子”出声打破了僵局:

    “喂!你们tmd赶快放人!不然哥几个叫人荡平了这里!”

    恐吓!素来是人渣败类的惯用伎俩!

    他们以此向对手示威,同时也是在潜意识的为自己打气壮胆。

    只不过今日的矮个男4人组,显然是搞错了示威的对象,试问一个在死亡线上来回溜了几溜的“亡命之徒”会去在意你的几句威胁之词吗?

    答案无疑是否定的!!

    但饶是如此,林俊夫还是叫停了胡晓东的动作。

    “小胡,放开他!”

    移目望了林俊夫一眼,气头上的胡晓东立刻是读懂了前者的意思。

    毫无疑问,凭己方一众的实力想要解决面前的5人根本不成问题,但问题是之后怎么办?落跑的矮个男肯定会需求刀疤脸的帮助,而到了那时,己方只有坐等被“宰”的命运。

    更何况,刀剑无眼,拳脚无情,万一在械斗的过程中,伤及尉泱和颜华一家,那这“罪过”可就大了去了。

    所以在短暂的权衡之后,胡晓东没有犹豫,五指相继松开,然后曲掌一推,将面前的矮个男推还给了他的弟兄。

    “老大,怎么样?”

    “老大,你伤着没?”

    被匪党扶住的矮个男登觉脸面有些挂不住,毕竟,他此次前来,除了为了掳掠尉泱,满足**;另外就是为了报上次的掌掴之仇。

    可是现实的发展完全和他的预估相背,他非但没有找回上次的厂子,还差点被折断了手臂,这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屈辱。

    顾不得手臂酸胀的疼痛,矮个男狂躁的推开了扶他的手下,下意识朝前迈了一步,但当其瞧见胡晓东那对圆瞪的双眼后,他旋即又是识趣的退了回去。

    眼见着安全距离合适,矮个男终于是再次恢复到了来时的状态。

    叉腰抬指,鼻孔上扬,微开的领口两块干瘪的胸肌好似炫耀般的忽隐忽现:“mlgbd,你们行啊!知道这里谁tm是老大吗?居然还敢跟老子动手!你们tm……”

    手掌微微一扬,林俊夫的此般动作,极为的缓慢,但饶是如此还是把矮个男吓了一跳。

    他几乎本能的闭上了嘴巴,然后警惕的闪到了手下的身后。

    对此,林俊夫的眸中闪过了一抹不屑:“我记得上次和你说过,我们不惹事,但也绝不怕事!如果今天你非要搁这闹事,那我不妨也坦白的告诉你,哥几个都是死过几次的人,所以对死这种事情我们早就看淡了!如果你们真认为自己有能力干爬我们,那你就尽管放马试试!不过我林某人有言在先,如果我真的会死,那也绝对会拉你这个混球做垫背的!”

    话落的同时,林俊夫虚抬的右手陡然一动,目标直至对面缩在手下身后的矮个男。

    斗大的汗珠应时顺着矮个男的脸颊滚落而下,他整个人都在不自主间怔了一下。

    毫无疑问,林俊夫适才说的那席话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词语,甚至于有些过于平淡,但就是这样平淡无奇的言辞,却是给了矮个男难以磨灭的印记。

    见得对手呆愣,林俊夫的心下也是长吐了口气。

    说实话,他现在非常清楚,无论从那个方面,己方都出于相当不利的位置。

    虽然他的确有能力放倒面前的5人,但其身后庞大的力量绝非是他能够抗衡的。

    所以,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林俊夫话锋一转道:“我知道,你这次来多半是因为上次的冲突,不过请你看清楚,这里的人似乎并没有和你真正动过手!如果你非要找人寻仇,那个魏大壮才该是你的目标!当然咯,你若是觉着自己不是那货的对手,直接明说,究竟要怎样你才肯放下这段恩怨?”

    激将法,林俊夫这席话照例说的没什么营养,但他却在不着痕迹间把矛盾引向了魏大壮。

    而傻头傻脑的矮个男5人组果然有人中了计谋,提着钢管便是不服的叫道:“你tm说什么?我们会怕姓魏那小子?老子一管就能给他撩爬下了!”

    不过这回矮个男倒是显得极为的理智,他并没有跳进林俊夫所设的圈套,而是唇角一样的反问道:“你刚才问我要怎样才肯放下这段恩怨是吗?”

    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但隐隐之间,林俊夫嗅到了些许不安。

    “哈哈哈!”没由来的大笑了三声,矮个男甩手推开了挡在近前的两名手下,继而露出身形淡淡道:“其实我这人也不喜欢打打杀杀,那样太粗鲁!太暴力!再说了咱们都是文化人,用和平的手段多好。那啥,既然你说道这个和解的事情,我个人觉着其实也不是啥难事!我呢,就一个条件,只要你们应了,我立马走人,过往的恩怨一笔勾销!从此绝不再找你们的麻烦!怎么样?这个买卖可是相当划算的哟?”

    眼眸微微一挑,矮个男的目光落到了怀抱芳芳的尉泱身上,贪婪的**清晰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