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抢女人(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四十八章 抢女人(四)

    “我,我们来这是找他们……”

    本想说“找他们麻烦”的矮个男话音突然一顿,他恍悟的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曾今可是和姓林的一伙的,所以匆忙之间,赶紧是改口辩解道:“我,我们是来找林,呃,老林聊天的!”

    睁着眼睛说瞎话,饶是三岁的毛孩也能看出他在撒谎,更不消说对他为人了若指掌的魏大壮了。

    大壮指尖稍稍用力,使得矮个男本就紧绷的衣领更加攒在了一起,以至于他连呼吸都显得急促了起来:

    “聊天!?你当俺是傻子吗?你见过聊天带钢管的吗?说!到底是来干嘛的!”

    声音略加提调,魏大壮不容置疑的嗓音落在矮个男的耳里,就如五雷轰顶般叫他心惊胆寒,当下没有二话,他几乎是本能的脱口叫道:“我,我……我来就是为了那个娘们!”

    “娘们!”

    闻及这两个字眼,魏大壮立时是想起了前不久黄昏的夜晚,那个软弱无力,被面前几人欺凌侮辱的良家妹子。

    一时之间,他刚刚消下的气火登时便是重燃了起来,握紧的拳头也是无法控制的挥拂而出。

    “啪!”

    “啊!”矮个男惨叫一声,旋即栽倒在地。

    望着蜷缩地表,痛苦不堪的矮个男,魏大壮如视“死物”般缓步行了过去。

    每走一步,都叫周遭的众人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力。

    终于,一个匪众在重压之下失去了理智,他擎着钢管蹑手蹑脚的悄悄迎上了魏大壮的步伐,想趁后者目视前方之际,给他致命一击。

    骄阳高悬于顶,刺目的阳光宛若一个巨大的光球在杂草丛生的球场上落下道道光斑。

    忽然,一抹银色的亮影在寂静的空中浮现而起,下一秒二狗子便是呼喝着嗓子怪叫道:“nmd魏大壮,少tm瞧不起人来,看老子今天不废了你!”

    钢管以着无匹的劲势怒劈而下,看的出二狗子这是使出了全力,意图以一击之力彻底解除魏大壮的威胁。

    望着那愈欺愈近的钢管,二狗子的唇角不自禁的浮起了抹笑容,他为自己有机会亲手处决曾今的仇人而感到兴奋与激动。

    魏大壮同样是感受到了身后呼啸而至的风声,他想要做出闪避,大脑也的确是在第一时间向着躯干发出了扭转的命令。

    但时至此刻,以“无意”搏“有意”,无论你的身手多么敏捷,也不论你的步伐如何矫健,想要全身而退,显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至少以目前魏大壮的实力,还无法做到这一点!

    中招似乎在所难免,不过饶是如此,魏大壮还是本能的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希望以此来抵消钢管对体内脏腑器官的冲击。

    随着钢管的不断前行,时间仿佛都在一霎那变得缓慢了起来。

    每个人似乎都能感受到自己的呼吸与心跳,大家都在等待着“管中人身”的最后结果。

    然而10秒过去了,预想中的“击打头盖骨的闷响”并未出现,相反“二狗子”惨烈的撕嚎倒是响彻了整个体育馆的上空。

    魏大壮诧异莫名的回过脑袋,但见一个魁梧的汉子正笔挺背立在他的身后。

    “胡晓东!”魏大壮愕然的低喃出口。

    后者没有回音,而是漠然的拾起了地上的钢管,继而着管扫过余下的匪众,淡淡警告道:“1对1没问题,1对2也可以,就算你们5个一起上都能够接受!但是你们之中要是谁再敢玩偷袭阴人的把戏!那就莫怪我手里的钢管不认人了!”

    铮铮冷语,铿锵有力,此刻还保持站立姿态的三名匪众在闻听了胡晓东的警告之词后,立刻是识趣的退到了一边,手中的凶器也被齐齐的收到了背脊之后,生怕触脑了面前的煞神。

    见得胡晓东没有答话的意思,魏大壮也不理会,兀自甩开大步,朝向只剩半条命的矮个男继续行了过去。

    经过短暂的恢复,矮个男混沌的大脑总算是渐渐清醒了一些。

    不过在瞧见逐渐压向自己的黑影后,他的脸色瞬间便的煞白:

    "反了!造反了!魏大壮!你,你,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居然伙同姓林的对付老子!哼,你……"

    “啊呀!”身体再次被直直的提起,矮个男刚愈开口继续,却被魏大壮低沉的话语给生生打断:

    “第二个问题,你找尉泱做什么?”

    “我tm要干……”明显感到领口的"铁钳"在骤然加力,矮个男心惊之余,赶忙改口:“我tm要干什么?我tm还能干什么?这都是彪哥的意思,我是替彪哥办事,这女的是彪哥吩咐弄给戴老大享受用的!现在知道咋回事了吧!我劝你最好别管这事,不然回头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寻思着搬出戴煞,喪彪两座大山,你魏大壮饶是有天大的胆子,也绝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只不过他的这抹幻想甚至于没来得及回味,便是被一记刚猛的拳头击的粉碎!

    “你……你疯了嘛!你,你这是想造反啊!”

    闻听着矮个男滋哇乱叫的喝吼,赵辉龙心急如热锅上的蚂蚁,他原本以为矮个男这次只是单纯找林俊夫寻仇,可没想到后者竟是应喪彪的命令为戴煞搞女人,这不禁是让他头皮一阵发麻啊。

    开玩笑!此事若是传到戴煞和喪彪的耳里,那真就说不清啦。

    你魏大壮作死倒也罢了,可把老子也拖进去这算什么?

    思来想去,赵辉龙饶是再怎么不想碰这烫手的山芋,此刻也得硬着头皮上前劝说。

    “啊哟~魏大哥!你能不能先冷静一下啊!咱这都是自己人啊!你想帮林俊夫出头,但现在是戴老大的命令,你可要考虑清楚呀!”

    见着有人帮自己说话,本以死心的矮个男登时似抓了救命稻草般添油加醋道:“是是是,是啊!这兄弟说的不错!魏大壮,你想仔细咯,你现在跟的是谁?是戴老大,不是这些屁民!如果你现在撒手,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

    “是啊,魏大哥,你快撒手吧,为了林俊夫那帮人,不值得啊!”

    赵辉龙像个苍蝇般喋喋不休的进行规劝,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一只大手突然伸到了他的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