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抢女人(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五十一章 抢女人(七)

    ps: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骄阳悬顶,赵辉龙蹲在地上一口接着一口抽着闷烟。

    此时的他心下相当的烦躁,一想到适才被魏大壮当众甩的那拳,他就恼火的想要骂人。

    事实上,类似的事情他过往也经历过不少,算的上是家常便饭。

    按常理,他早该习惯了这种“底层孙子”的角色,但过去这几天“耀武扬威”的日子,竟是叫他在不知不觉中淡忘了自己原来的角色。

    这大抵就是所谓的“小人得志”吧,在品尝过了“凌驾他人”之上的感觉后,赵辉龙天真的认为,自己已是那个他曾幻想过无数次的“上等人”。

    所以,现在只能他欺负别人,别人绝对不可以辱没于他。

    而魏大壮适才那拳无疑是叫他脸面尽失,而且还是在那么多人的注目之下,这让他本就敏感的自尊心更加是无法忍受。

    “md,魏大壮!你小子别tm得意!这笔帐老子迟早跟你算!”

    默默的发下狠话,这是“弱者”惯用的计量。

    他不敢直面魏大壮的拳头,只能猥在角落,靠着“嘴炮”聊以自慰。

    也恰是他的这份“软弱无能”,注定了他这辈子都只能活在强者的光环之下。

    帐子很快发出了不和谐的声音。虽然不甚清晰,但赵辉龙还是听到了那隐隐传来的女声娇嗔以及男人粗重的鼻息。

    “md,真tm看不出来。这货平时装的朴朴实实,没想到连自己队里的人都搞!”

    露出鄙夷之色,不过赵辉龙的裤裆还是不可抑止的鼓胀了起来。

    也难怪他会有此般“激烈”的反应,说到底他也是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由于身份卑微,加之不求上进,所以少有与女人打交道的机会。

    唯一能够让他体验到爱与关怀的就只有他的那只摩满老茧的“右手”。以及老掉牙的台式神舟电脑。

    此时此刻,闻听着不停从帐内传出的“悉悉索索”动情之声,赵辉龙仿佛又回到了过往的那些夜晚。那些他携万千子孙保卫我国领空的光辉岁月。

    强忍住想要“打飞机”的冲动,赵辉龙兀自摸了把额头的汗水。

    这种只能听,不能看的感觉叫他相当的不好受,好几次他都有撩开帐子一窥究竟的念头。

    但脸部灼烧的痛感还是适时的打消了赵辉龙窥视的想法。他可不想在被里面那头“蛮壮如牛”的“怪物”给来上那么一下了。

    9月的骄阳似火般热烈。赵辉龙被晒的皮肤发烫,他想找个阴凉的地方躲躲,可碍于魏大壮的命令,他又不敢胡乱跑动。

    最后只能是无奈的紧贴帐壁,以期阻挡一些**的阳光。

    “喂!你小子就是赵辉龙吧!”

    声音来的有些突然,赵辉龙微眯着眼睛,下意识扫了对方一眼。

    来人是个“洗剪吹”的年轻人,个子不高。一脸麻子,长相就跟如花差不多。这让抑郁良久的赵辉龙找到了些许自信,同时也让他对对方适才唤叫他的口气产生了相当的不满。

    依然保持着“蹲坑”的姿势,赵辉龙没有起身的意思,一双小眼斜撇着“洗剪吹”年轻人,继而以着“示威”般的语调质问道:“你谁啊?我是不是赵辉龙管你毛事?”

    年轻人微微一愣,显然是被赵辉龙“夸张”的气势给弄懵了,不过从他那“飘逸到渣”的造型不难看出,此人同样不是“等闲之辈”。

    果不其然,在先期的数秒呆滞后,“洗剪吹”的双眸陡然竖了起来:“我操!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试试!”

    赵辉龙也是没想到对方竟也如此的蛮横,惊诧之余,本能的便是站起了身子。

    在烈日以及烦闷心情的影响下,他的火气不是一般的“旺盛”。

    现在在见着这个长相丑陋,体形和自己相当甚至还若上几分的家伙后,他有了种想要与之“一较高下”,找找场子的念头。

    流里流气的挖了挖耳朵,赵辉龙自认为这样更显气势。

    而在掏耳的同时,他缓步走上前去,一边走,一边沉着嗓子冷冷道:“再tm说一遍怎么着?我实话告诉你老子就是赵辉龙!趁老子没发飙之前,你赶紧消失,不然……”

    “mlgbd,你他娘的就是赵辉龙啊!害老子里里外外找了你一圈。”不待赵辉龙把话说完,“洗剪吹”先行一步的“埋怨”道。

    “还tm看什么看啊!戴老大找你!哼哼!你不牛b嘛,我实话告诉你,你今天摊上大事儿了!”

    此言一出,无异于是一盆冷水浇在了赵辉龙的脑顶。

    不消多问,戴煞既然在这个时间点召唤自己过去,那肯定是和适才的斗殴有关。

    再联想到适才冲突的焦点,以及女人的归属问题,原本还“趾高气扬,嚣张到不可一世”的赵辉龙登时跟蔫了腿的软脚虾般,站都站不稳了。

    “呵呵,这位兄弟,刚才多有误会,还请多多包含!那啥~你知道戴老大这次叫我去是为了啥事不?”

    “洗剪吹”鄙夷的瞟了赵辉龙一眼,戏虐之色那是溢于言表:“害怕了?现在知道装怂了,刚才你tm不吊的很吗?想知道找你干啥……哼哼”

    阴笑着话音一顿,“洗剪吹”略带玩味的贴到赵辉龙的耳侧,继而轻轻道了句:“你tm自个儿问去!”

    哈哈哈,言罢,洗剪吹便是狂笑了两声走了开去,只留得“面色惨白,不知所措”的赵辉龙傻愣在原地。

    怎么办!怎么办!心下不停的冒出这三个字眼,赵辉龙杂乱无章的脑袋就根短了路的电器运转不起来。

    最后他将所有的矛头指向了魏大壮,他执着的认为是后者将他拖进了这“无妄之灾”中。

    所以,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冤有头,债有主,赵辉龙已是默默在心下决定:

    好你个姓魏的!叫你别tm多管闲事,你不听!

    行!既然你不仁了,那就别怪老子不义!

    今天老子要是有事,一定拉你做垫背的!

    思定于此,赵辉龙的眼眸变得狠厉了起来,一双牙齿也是咬的紧紧……(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