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力战“劈脸怪”(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五十七章 力战“劈脸怪”(一)

    ps:感谢书友“大叔给你温暖”给叫的外卖,已吃,味道不错,非常感谢。

    ps: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黑影个头中等,身材精硕,浑圆的脑袋自顶到鼻一道清晰可见的裂缝斜掠而下,光是看着就已是叫人毛骨耸然。

    王忠瑜待瞧清那人的衣着打扮后,不禁是哑然失口的喃喃道:“这人……不就是刚刚在门外被我们给……”

    想到了某种可能,王忠瑜也是被自己的推论给吓到了,他不愿接受这个事实,但对方红蓝相间的制服,以及脑顶骇然的刀劈伤口,无一不是在向世人昭显着它的身份:2区装潢维护的维修工人!!

    当然,此时此刻感到讶异惊诧的绝不仅仅只有王忠瑜一个,饶是训练有素的尖刀连战士也皆是愕然的圆睁着双眼。

    尤其是位列前排的华表,他虽然不知道对面的“家伙”姓甚名谁,但他清楚的记得,这个人适才的的确确是毙命于他的刀下。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以死之人,它怎么现如今又再次死而复生了呢?

    难道自己适才的那刀斩偏了?

    不太可能啊!单就眼前“复生”死者顶上的“裂缝”来看,也是正正好劈在了它的大脑中枢。

    这下可当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连长我去干了他!”作为队里的侦查兵,李小信在见着这种诡异的情况后,第一反应就是独自上前试探并击杀对方。

    不过就在他提刀准备冲出的霎那。一直紧绷着塑脸的徐仁杰抬手拦住了他:“等等,小李!”

    “嗯?”止住前倾的身形,李小信保持着警戒的姿势,头也不回的确认道:“连长,还有什么指示吗?”

    徐仁杰漠然的摇了摇脑袋:“不,你不要过去!这只丧尸有些不太对劲!!”

    “不太对劲?”王忠瑜猛的回看了徐仁杰一眼,嘴中下意识的出声问道:“哪里不太对劲了?”

    只是说完。他便又是恍悟了。

    是啊!一个本已“k”中脑袋,理应毙命的畜生,眼下莫名其妙的顶着伤口出现在你的面前。这件事本身不就是件不太对劲的事儿嘛。

    但徐仁杰所指的不对劲似乎并非王忠瑜所想的那么简单。

    “你们注意看对方的眼睛!”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但待王忠瑜以及战士们依言照行的举目确认之后,一连串倒抽冷气的响声在空气中缓缓浮起。

    “红色!畜生的双瞳是血红色的!”

    所有人都摒弃凝神的没在说话,他们也算是毙杀过不少丧尸的主。但论道红瞳丧尸这还是头一回见到。

    “怎么办?”王忠瑜本能的问了句废话。

    只不过此时此刻大家都是第一次遇上这种怪事儿。所以没人能够给他正确的回复。

    徐仁杰略微思量了一下,很快做出决定道:“大家打起精神,注意警戒,敌不动我不动,等摸清他的攻击路数,咱们在行动,明白了吗?”

    “明白!”

    无疑,徐仁杰此刻的处置决定。是最为可靠也是最为安全的措施。

    毕竟,在敌人状况不明的情况下。最好的应对办法就是四个字:观察,等待!

    战士们3前一后,负责头尾两翼的安全,而徐仁杰和王忠瑜则位列队伍的中央,担负观测敌手攻击特点的瞭望手。

    时间分分秒秒的流逝,死而复生的“劈脸怪”漫无目的在偌大的通道里摸来晃去,似乎是全然没把行动队员放在眼里。

    这不禁是再次叫战士们浮起了深深的疑惑!

    它在干嘛?它在找什么?为啥不进攻呢?

    没有人知道,人尸双方就这么保持着相对诡异的和谐。

    “徐连长,这个“家伙”貌似不知道我们在这儿啊!”

    透过“劈脸怪”的种种奇怪表现,王忠瑜大胆的做出了他的推断。

    而在闻听其个人看法后,徐仁杰也是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没错,从眼下“劈脸怪”的行动方式来看,它的确不像发现己方的样子。

    “连长,要不我过去试试他?”李小信再次提出了上前侦查的请求。

    毕竟,对方横在己方的必经之路上,若是等他自行离开还不知要到猴年马月,更何况此地终究不是久留之地,继续的等待只会徒增可能的危险。

    在短暂权衡了场上的最新局势后,徐仁杰同意了李小信的提议,同时为了保险,他还对沈炼做出指示道:“小沈,你随小信一起过去,务必注意安全!明白吗?”

    “明白!”获得首肯的李小信紧了紧手里的钢刀,然后猫着腰板朝前行了过去。

    一步,两步,迷彩作战靴轻踏在地板之上,光洁如镜的瓷砖表面倒映出战士谨慎的面容。

    大约行至距离目标人物3米的位置,李小信着掌做了个东西向的分列手势。

    完了,他便是与沈炼分行错开,继而以着包夹之势朝“劈脸怪”继续靠近。

    这是围歼敌人的常用战法,一主一次的分列布局方式,最大程度的保证了待会不论“劈脸怪”袭击哪一边,另一边的战士都会有偷袭进攻的可能。

    时间一份一秒的缓缓流逝,场上紧张的气氛,令得素来心理素质稳定的王忠瑜也不可避免地捏紧了拳头。

    两名战士与“劈脸怪”的距离愈发的接近了,他们甚至已是看清后者脑顶裂开的缝隙里,那依然在隐隐抽动的大脑脊液。

    强忍着弥漫于空的尸腐气味,李小信冲着相隔2米的沈炼做了个“毙杀”的手势。

    很显然他要动手了!

    一时间,空气仿佛都凝结了似的,王忠瑜清楚的感到了自己的心跳正在加速,就好像正置身于追逐的赛场一样。

    而与他有着同样紧张心理的还有一人,那就是紧蹙着双眸,伫立在其身侧的徐仁杰。

    只不过此时徐仁杰的紧张更多的是对两名战士生命安全的担忧,毕竟眼前敌人的出现无论从哪个方面,都叫他隐隐感到了丝不安。

    稳稳将钢刀举过头顶,李小信突然如出膛的炮弹般弹射了出去,而随着他迸射而出的身形,其手中的钢刀也在蓄势待发中斜掠而下……

    “劈脸怪”的生命即刻进入了倒计时……然而现实真的如此吗?(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