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力战“劈脸怪”(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五十九章 力战“劈脸怪”(三)

    ps: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啪!”

    雷瞳只觉胸口一沉,下一秒他整个人便是倒射而出,旋即背脊又是一阵剧痛传来,紧接着受墙壁反震力的作用,他直接是伏面坠倒在了地上。

    华表的遭遇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然因雷瞳的阻挡,他中招的拳势有所减弱,但依然不可避免的倒退了数步,最后也是不幸栽倒在地。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招数,眼见着两名兄弟相继着道,徐仁杰心忧之余也是焦怯万分。

    这个畜生到底是何方神圣?脑袋都没了,居然还能如此厉害?

    不!准确来说,此刻的它要比适才有脑袋时还要强悍上几分。

    你看这畜生的动作似乎毫无章法,行动也完全不惧攻击性,但就是这样一个“废物”却总能在最恰当的时机给出最有效的打击,就好似是被装了精确制导雷达一般,稳准狠!

    究竟该怎么办?徐仁杰明显是有些迟疑了。

    他躬身僵定在原地,一柄折断的蛇矛以及散放着森冷寒光的三棱军刺各持左右掌间。

    他没有贸然行动,因为适才的2次事件,已是给他足够的警醒。

    “华表,雷子你们怎么样?”

    “我们……”到嘴的话嘎然而至,华表旋即惊叫脱口道:“连长!当心!”

    话音落下的同时。徐仁杰便觉一阵气劲压迫而来,他下意识的侧身一闪,但“劈脸怪”适时展开的手臂。还是如推土机般轻松将他斜掠而走。

    数秒后便闻duang的一声,徐仁杰和“劈脸怪”双双坠进了一盏柜台内。

    碎裂的玻璃以及强大的反震力令得徐仁杰不受控制的溢出了一抹鲜血,而反观另一头正伏在其上身的“劈脸怪”却似个没事人般缓缓站了起来。

    该死!徐仁杰的脑袋“嗡嗡”作响,好似数百只苍蝇在一齐飞舞。

    晃动的眼眸中,一个没了脑袋的“怪物”正漫无目的的挥拂着手臂。

    它这又是在干什么!?徐仁杰当真是被面前畜生毫无章法,毫无套路的举动给弄懵了。

    按照常理他不是应该立刻向自己发起攻击吗?难道说他失去了自己的位置?

    大胆的推测还未急多想,徐仁杰便觉眸前一道亮影闪过。紧接着其胸前的制式军装便豁开了几道裂口。

    汗水不可抑止的滚落而下,好在“劈脸怪”这记爪击的攻击范围不是很深,不然他被挠破皮囊感染病毒那是板凳钉钉的事情。

    不能搁这继续躺着了。否则被调戏弄死只是时间问题。

    思定于此的徐仁杰不再犹豫,当即朝侧边一滚。

    而就在他滚离的瞬间,“劈脸怪”一记刚猛的劲拳不偏不倚稳稳的砸在了他适才所待的地方。

    感受着地表传出的微微震颤,徐仁杰的背脊也是不自禁的一阵寒凉。

    此刻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势了。徐仁杰赶紧是双腿一瞪。然后返身脱离战场,待得拉开数米距离之后,方才安心的回过身子。

    强袭!不行!这货耐打的简直逆天,你瞅瞅他那如烂泥般的脑袋,你和他硬拼?根本不可能有胜算的机会。

    等待!也不行!它已经2次利用突然袭击打断了己方的步调。

    综合上述两点,徐仁杰真的有些抓瞎了。

    他感觉面前这个“怪物”,你是打,打不得;动。又动不了。

    唯有,站在原地。才能叫它安静下来,它就好似是在戏耍“猎物”一般。

    “劈头脸”依然傻不拉唧的待在原处,两条手臂四下挥扫着,左臂的臂弯间卡住的那把钢刀伴着它的舞动,不时的发出“唰唰”的啸声。

    突然,身处在“劈头脸”后侧的王忠瑜大声疾呼:“大家听我说,如果我的判断没错的画,这个畜生应该是靠周遭声波以及空气流动进行攻击的,我们只要混乱他的感知,就可以干掉它!”

    一语惊醒梦中人,从刚才开始,徐仁杰就一直觉着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眼下经王忠瑜这么一提醒,他登时恍悟了其中的道理,凌乱的碎片也如过电影版重组在了一起。

    没错!不论是之前的准确反应,还是刚刚的猛冲直撞,“劈脸怪”所有的动作几乎都是紧随己方人员之后。

    换而言之,他并非是能力得到了提升,也并非它真的反应出众。

    说白了,此时此刻他的所有表现完全是出于条件反射的作用,就像沙漠里的眼睛王蛇,饶是你把他的头斩去,也依然可以凭借固有的神经记忆做出相应的攻击。

    真是没想到,这个畜生,尽然会在被杀之后,产生这般大的变化,简直就跟狂暴的怪兽没有两样。

    一时间,一个徐仁杰曾今耳闻过的词语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狂暴者!”

    这个词儿是从国外军方流露出来的,据说当时某国集团正秘密开展了一项人体生化改造项目,目的就是为了提高士兵的战时作战能力。

    只不过后来被媒体发现曝光之后,便是废弃停止了。

    当然,这些东西都是小道流传的段子,事实真相无从考证。

    但有一点不可否认,那便是眼前这个怪物,与那“狂暴者”的定义当真是没什么区别,至少在徐仁杰看来是这么回事。

    “狂暴者!”心下默念了一遍,这个有些骇人的名字,徐仁杰的眼眸变得锐利了起来。

    既然你是靠自身的感知做出判断,那我就人为扰乱你的思路。

    计上心来的徐仁杰撩起地上的一块碎渣,刚要扔掷出去,却见原本还在原位甩手的“劈脸脸”消失了。

    待得移目追寻,不禁大惊失色:“王忠瑜!快躲开!”

    呼啸而至的风声扬的王忠瑜的刘海齐齐飞舞,他何尝不想躲开,可“劈脸怪”的反应速度着实太快,几乎是在他话音发起的同时就疾奔了过来……

    眼瞅着黑色的身影愈来愈大,王忠瑜终于是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死亡的气息……

    他能活着抗下“劈脸怪”这凶悍的迎面撞击吗?

    行动小队有办法摆脱“劈脸怪”逃出升天吗?

    所有的答案,或许只有天才知道……(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