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力战“劈脸怪”(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六十一章 力战“劈脸怪”(五)

    ps: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右脚重踏地面,徐仁杰弹射而出,前行身形的同时,顺势撩起华表丢下的钢刀。

    他这是打算利要“狂暴者”立足未稳的空档,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而他们二人间2米的距离,对于似徐仁杰这样久经沙场的老兵而言,仅是眨眼即到的事情。

    毫无疑问,从徐仁杰目前的面色来看,他对命中目标那是有着200%的信心,他坚信就算“狂暴者”反应在快也绝对没可能逃脱被钢刀劈中的结局。

    然而事实的结果呢?他也确实做到了。

    刀应声劈出,锋利的刀刃在空中划过一道冰冷的流光,徐仁杰这刀是照着“狂暴者”的膝骨间隙砍出的,那里相对腿部的其他部位,无疑是最为脆弱的地方。

    刀刃几乎是瞬间砍进了皮肉,要知道这刀徐仁杰那是蓄势待发,早有预谋的动作,所以无论是力道还是速度皆是相当的了得。

    但出乎人意料之外的是,“狂暴者”虽然没能避开这刀的“威势”,但它却在刀锋将要接触到腿表的霎那条件反射的曲卷了下小腿。

    而恰是这条件反射的一曲,使得徐仁杰“势如破竹”的“刀势”大打了折扣。

    鼻腔一股热流登时喷射溅出,徐仁杰的脸颊不偏不倚正中“狂暴者”后起的脚跟。其本该顺势劈下的钢刀,也因对方这记“神来之笔”改变了方向。

    方向一变,所有预期的事情全都随之发生了变化。

    最终!钢刀未能如愿的斩断腿骨。而是直接卡在了骨节之中。

    不过饶是如此,搁在正常情况,受到如此重创的生物,不说别的,吃痛瘫地那是最起码的结果,但是事实上呢?

    “狂暴者”非但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痛苦,反而“狂性”大发的朝着徐仁杰所在的位置凶悍的抡起了拳头。

    好在。徐仁杰接受了前几次战士们的经验教训,他在一击不中之后,立刻是调整了位置。

    否则。就似眼前这“狂暴者”犹若“金刚”般的胡乱打发,他不被打成猪头,那才是奇怪的事儿呢!

    不过祸不单行,老天似乎是有意要考验这帮幸存者的耐受力。

    这不。行动小队还未从“狂暴者”的魔爪中逃脱。那边新的危机又是降临了。

    “砰!”

    王忠瑜下意识的回过了脑袋,愕然的表情登时浮上了面庞!

    不知何时,原本空荡的通道尽头竟然悄然无声的围满了密密麻麻的黑影。

    毋庸置疑,这些“苍蝇”肯定是因为建筑内的动静给吸引来的,目测之下少说也得有一二十只。

    “看来,俱乐部是全员出动了啊!”在暗自感概“受欢迎”的同时,王忠瑜的眉毛也是紧蹙了起来。

    原本,他还指着利用“狂暴男”无法确定方位的事实。随队伍偷跑出通道。

    毕竟,与其和这打不死的“小强”不死不休。倒不如直接闪人来的靠谱。

    另外,己方一众也的确不适合继续拼杀下去,不然搞出人命那是迟早的事情。

    但是现在,望着通道口处晃动的黑影,王忠瑜知道想要安全的撤出基本已是成了“痴人说梦”的妄想。

    华表,沈炼,李小信,雷瞳互相搀扶着聚拢到了王忠瑜的身边,即便他们各个身负重伤,也依然没有忘记徐仁杰早前的交待:

    保护王忠瑜的安全!!

    战士们如此不离不弃,不顾生死的举动,让年轻的王忠瑜大为感动。

    要知道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与他的年纪都是不相上下,而反观他,如果在遇到类似情况的时候,是否也能如对方一样,置自己的安危于不顾,去关照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

    对此,王忠瑜无法得知,因为此时此刻战场的紧张局势已是容不得他去胡思乱想。

    徐仁杰同样是轻手轻脚,一步步缓缓退到了己方阵营之中。

    毕竟,在面对这前狼后虎的危机险境,明显抱团对敌更为有效。

    狭长的u型通道内,行动小队成员紧紧的聚拢在一起,他们一边毗陵的是劈不死,砍不倒的怪物“狂暴者”;另一边又被以恐怖数量见长的“步行者”断了退路。

    如此“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尴尬的处境,不禁也是让久经沙场的战士们感到了一丝绝望。

    怎么办?这个问题再次摆在了徐仁杰的面前。

    他这辈子遇到过无数艰难的抉择,但似眼前这样近乎无解的情况那还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此刻,摆在他面前的无非就两条路可选,要么正面迎战“狂暴者”;要么后撤对付“步行者”。

    但不管哪样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就拿前行攻击“狂暴者”来说吧?适才的数次失败已经很好的证实了这样的做法无异于是“以卵击石”,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

    而后撤对付“步行者”?这个法子倒是可以一试,但问题你能赶在“狂暴者”发飙突袭之前解决掉那多达20多只的“步行者”吗?

    对此,徐仁杰毫无信心,因为适才“狂暴者”所展现出的恐怕冲击力已是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那绝对是比之“奔跑者”强上几倍的奔跑速度。

    所以,综合以上两点,老实待在原地似乎才是当下最为稳妥的办法。

    所有人皆是屏气凝神的守在自己的位置上,不断逼近的“步行者”给行动成员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他们倒非是害怕与之正面交战,而是担心一旦双方战到一起,那便极有可能被身后的“狂暴者”突袭。

    可若继续待着不动,被前后包夹的可能性就大为激增。

    事至此刻,行动小队当真是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

    望着逐渐逼近的“步行者”,徐仁杰紧握三棱军刺的右手沁出了丝丝冷汗。

    他必须要做决定了,不论是突,是撤,总而言之,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而就在他寻思下一步究竟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直蹙眉不语的王忠瑜突然附耳与之低语了几句。

    在闻听完后者的耳语之后,徐仁杰的面容登时舒展了开来……(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