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狂暴者-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六十五章 狂暴者

    气氛瞬间变的紧张,丧彪持枪的右手青筋鼓爆。

    然而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魏大壮并未表现出太多的畏惧,相反后者在抬眉瞥了他眼后,竟是胸膛一挺,脑袋一扬,不偏不躲的朝前踏了一步,继而将自己的脑壳紧紧的顶在了枪口之上。

    “要想杀俺,动手好了!何必那么多的废话!不过俺相信戴老大是明事理的,要不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小弟愿意跟他!今天这档子事,俺魏大壮做的可能是有些不妥,有些冲动!但道义上俺没错。倒是戴老大你底下那些“拍马屁”的家伙,除了讨你欢心,根本一无是处!”

    “md!你这狗日的!大哥,只要你一句话,我现在就tm崩了他!”

    “哼哼!”没由来的一通冷笑,戴煞的这记笑容有些叫人毛骨耸然,另外,其僵塑的面庞也令你很难瞧出他在想些什么:“说下去……说,为什么你觉着我的手下一无是处?”

    魏大壮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跪地讨饶显然不会有好果子吃,倒不如反其道行之,索性给他来个破罐子破摔,没准还能杀出条血路来。

    “很简单,戴老大,你不妨到下面去问问,看看有没有说咱好话的。俺当初跟你,就是涂过个好日子,但照现在这样子发展下去,哼哼。这基地啊,要么被你底下的混蛋毁了!要么民众受不了欺负,起义把这地方端了!当然咯。俺也知道,凭你手上的家伙,后一种事故,发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过俺相信,再任由你手下这么胡作非为下去,最后这基地怕是就剩你自个儿玩了。”

    抬手指了指面前的丧彪,后者被他挑弄的。好几次都想扣动扳机。

    但最终还是碍于身后戴煞的存在,放弃了心下的念头。

    而与丧彪的气恼不同,刀疤脸反倒是愈发对面前的魏大壮感起了兴趣来。

    不过这也难过。毕竟啊,阿谀奉承的话听多了,突然见着这样一个“不知轻重”的傻x“愣头青”,他倒还真觉着找到了些许的乐子。

    所以。当下也不生气。而是佯装不解的询问道:“那……依你的意思?我还得好吃好穿的伺候那帮刁民咯?”

    “那倒不必!该给的下马威还是得给的,不过立威的同时应该恩威并施。俺相信,对付这些人给些小恩小惠,比拳脚招呼更有用处。至少以后你需要用人,不至于连个壮丁都抓不到!除此之外,你还应给底下的兄弟定下规矩,横着走可以但绝不能乱来,尤其是像今天这样。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抢女人!哼哼。俺想戴老大应该不会为了个女人,毁了这所基地吧!”

    “混账东西!”

    “啪!”

    “老大是tm你教训的吗!”掷着枪托,丧彪气急败坏的照着魏大壮的侧颈就是一下。

    饶是魏大壮常年劳作,将身体锻炼的还算硬朗,但在面对丧彪此般全力攻击之下,他也完全没有招架之力,更何况对方击打的部位还是人体相对脆弱的颈部。

    所以,不出意外,在一阵吃疼之后,魏大壮便是软倒在了地上,一丝滚热的鲜血也是应时自其喉头喷溢而出。

    对此,刀疤脸却是恍若未见,他饶有兴趣的晃了晃桌边的茶水,继而着嘴轻抿了两口,也不知是因茶水的清香,还是眼前暴行的过分刺激,他竟是略显陶醉的轻哼了一声。继而淡淡的开口道:

    “看不出你小子愣头愣脑,这大局观倒还不错!行了~起来吧,看在你敢说实话的份上,今天我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

    闻及此言,丧彪愕然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他刚愈开口说话,却闻刀疤突然反转继续道:

    “不过……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你也最好给我长脑子记好了,在这里老子就是天!老子想要的,老子就一定要得到!不管是女人还是其他!所以,以后你要是再和老子玩花花肠子,老子保证叫你生不如死!”

    言罢,戴煞便是大手一挥:“滚吧!”

    王忠瑜驾着吉普牧羊人快速的疾驰在大道上,迅捷的车速将他额前的刘海吹的猎猎作响。

    回想适才的种种,惊险之余,也是叫他那颗沉寂许久的心再次找到了热血上涌的感觉。

    两辆车,前后相伴,在王忠瑜有些凶悍的开路引领下,行动小队一路无阻,很快便是回到了驻地。

    而随着他们的回归,本就等待的焦急万分的大本营留守人员立刻是骚动了起来。

    毕竟,行动小队驱车的速度虽快,但距里原定预估的时间还是晚上了太多。

    如若不是因为没有多余车辆,以及驻地需要留人看守,那余下的战士怕是早就出车探查情况了。

    碰面之后,双方简单寒暄了两句,完了便是带着物资,一齐返回了屋内。

    待得坐定休息了片刻之后,徐仁杰与着众人详实的讲述了此行的遭遇。

    尤其是对战“狂暴者”那段,几乎在场的所有幸存者皆是露出了肃然的表情。

    唐小权一言不发的坐在位上,虽然他没有亲临现场,但透过徐仁杰的表述他还是能够想象的出当时的惨烈场景。

    只是相较于惨烈的对战,他更关心“狂暴者”的由来。

    要知道,按照徐仁杰的说法,这个“狂暴者”是由之前的“步行者”突变来的。

    至于他的攻击方式,徐仁杰也给出了很形象的解释,就是被斩脑袋的眼镜蛇,仍然具备攻击的能力。

    不过,在唐小权看来,“狂暴者”似乎并非是这个状况,毕竟蛇的脑袋虽然被斩,但大脑依然存在,可“狂暴者”不同,他的整个脑袋可是完完全全被行动小队砸了个稀烂。

    那么及时如此,“狂暴者”究竟是如何做到无脑攻击的呢?

    对此,唐小权陷入了沉思,他试图在自己所涉猎的知识库里寻找到较为靠谱的理论依据。

    而在经过一番缜密的思索之后,他找到了想要的答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