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晓梅之死 (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七十四章 晓梅之死 (四)

    此时的刀疤脸正烦躁的仰躺在椅凳上,两脚高抬于桌,手里的清茶被他摇晃的四溅散出。

    他在等人,他在等喪彪把那个侵扰了他“好事”的混蛋给带过来,可情势的发展着实出乎了他的意料。

    “咚咚咚”走廊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即刻喪彪焦切的呼喝便是在廊道内回响。

    “大哥,大哥!不好了!丧,丧尸要来了!”

    眉间一挑,刀疤脸阴沉的额间浮起了几缕黑线:“md,今天这一个个都他娘的吃了什么药!全给老子在那大呼小叫的!”

    暗骂的同时,房门却是被人从外猛力的推开了,巨大的推理直接是叫门板撞击在墙,继而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老大!老大!出事儿了!出大事儿了!”

    “我去nmd!”扬手一掷,掌中的茶杯应时射出,喪彪甚至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闻身后“咔嚓”声传来。

    “慌毛的慌!天塌下来了?说!到底怎么回儿事?”

    你还真别说,就刀疤这一下,真就稳住了局面。

    待粗喘了几口气,喪彪焦急的汇报道:“大哥,刚,刚才有人跳馆了!”

    “跳馆?谁啊?”

    “那个……晓梅。”

    “晓梅?哪个晓梅?”

    “就,就头几天你说太瘦的那个妞!”

    “操!是那货啊!”和喪彪刚才一样,戴煞对于晓梅的死同样不屑一顾:“那婊子。死了就死了呗,你tm至于给老子慌成这样吗?”

    “不是啊,大哥。那,那啥魏大壮说了,这女人的尸体会,会把丧尸给招来!”

    “什么!”眉头陡然一皱眉,戴煞收敛起适才闲散的心情,他猛然间意识到了事态的严峻。

    当下没有二话,一屁股从凳上跃了起来。然后也不管喪彪等人作何反应,兀自一人甩着膀子便是冲了出去。

    开什么玩笑,自己废了老大劲才夺下的基地。清福还没享几点,就因一个婊子给毁了?

    对于此点,戴煞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伸头看了眼地上脑壳碎裂,血流满地的死尸。刀疤脸那是青筋直冒。

    他悍然的转过身子。直接一掌揪过身旁的喪彪,脸部肌肉几乎瞬间挤在了一起:“说!这tm到底怎么回事!这女人为什么能从这跳下去!叫你安排的看守呢?都tm干什么去了?”

    “这个~”喪彪真是郁闷的要死啊,心道是:你tm什么时候叫我看这些民众的活动了?老子底下就那么点人,守4个门就已经捉襟见肘了,哪还有功夫给你看底下的民众。

    但是心理这么想,喪彪嘴上可不敢这么说,眼下的他啊,真实百口莫辩。不知该如何是好。

    见喪彪支支吾吾半天没道出个所以然,戴煞的火气那更是蹭蹭的往上冒:“md。老子tm问你话呢!现在咋办?你倒是告诉老子现在咋办?一会丧尸来了,老子第一个把你丢下去!”

    果不其然,喪彪早就料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出,所以当即不敢怠慢,赶紧是将魏大壮适才的提议重复了一遍:“那~那啥,大,大哥你放心,我都已经安排过了!这个,民众全部回帐,禁止出身;弟兄没咱的命令不许开枪;现在就,就等着你发话,把那尸体给处理掉。”

    “什么!?你说什么!?”闻及此言,刚刚有所缓和的戴煞又是蹦了起来:“你tm到现在还没派人去收拾尸体?你是打算叫丧尸在这开派对吗?”

    “啪啪!”不由分说,气急败坏的戴煞甩手便是给了喪彪两巴掌。

    弄的喪彪真是憋屈无比:“大哥!我tm也不想啊!这不是你定的规矩嘛!说最近一段时间要预防徐仁杰那帮人,但凡开门都得经过你的首肯,我,我这也是没办法啊!”

    “我qnmd!”这回不是扇巴掌,戴煞径直是给了喪彪一脚:“你tm这是在怪老子咯!我tm还叫你给我看好基地你怎么不说呢!?”

    “戴老大!”低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戴煞此刻正值气头,被这突兀的打断话语,当即b便是猛回过头,然后提着嗓子高声骂道:“老子训话你tm看不见啊!你tm……”

    “戴老大!你冷静点!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你现在这么大声,更容易把丧尸招来!”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戴煞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偌大的基地竟是真有人敢当众顶撞自己:“又tm是你魏大壮啊!老子上次警告你的话当放屁吗?你tm真以为我不敢动你吗?”

    “不是!”淡然的否决,魏大壮丝毫不畏惧的踏前一步:“戴老大,俺觉着咱们现在与其搁着数落谁对谁错,不如抓紧想办法把尸体给处理了。不然再等上一会,你就是想处理恐怕都没有机会了!”

    异常平静的话语,但是落在戴煞的耳中,却是给他发烫的脑袋浇了盆冷水。

    是啊!眼下这个节骨眼的确不是追讨责任的时候!

    随着心境的稳定,戴煞的理智也逐渐回归,他着目扫了眼面前的汉子,心下浮起了几许异样的感觉。

    真没想到,这么一个土鳖汉子,遇事竟能如此沉稳。

    戴煞佩服的同时,也不免生气了些许嫉恨之意。

    再一联想到适才对方的顶撞,更加是燃起了杀心。

    “好!既然魏老弟这么说,想必对此事是胸有成竹咯?”

    “是的,大哥,魏兄弟对这事确实有一定的经验,我刚才的一系列举动也是出于他的提议!”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向和魏大壮不怎么对口的喪彪,居然开口替后者说起了话了。

    这倒非是喪彪有意揶揄,而是真心对对方适才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感激。

    只不过对此戴煞并不知晓,他还纳闷喪彪缘何能猜透自己的想法,当即也是递给后者一个肯定的眼神,继而顺着话匣冷冷道:“既然为兄弟这么有经验,那处理丧尸的事情我看也不必找其他人了,就由你一个人去完成吧!”

    言罢,戴煞的唇角缓缓浮起一抹弧度,他似是在对魏大壮说:

    “魏大壮啊!魏大壮!老子今天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究竟能不能活着办完这件事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