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晓梅之死 (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七十五章 晓梅之死 (五)

    两眼直视戴煞,魏大壮怎会听不出后者话里的意思?

    他知道对方是想借丧尸的手给自己点颜色瞧瞧,不过考虑到整个场馆的安全,以及尸骨未寒晓梅需要安葬,所以他还是果断的应下了这档子事,只是……

    “处理尸体,没有问题!但得给俺必要的武器,车辆,还有……”回眸扫了眼一直待在丈许之外的赵辉龙,魏大壮的目光陡然一凝道:“还有那个家伙,他得给我一起去搬尸!”

    一听这话,赵辉龙登时便是急了,若是搁在以往,他能看出魏大壮眸中的狠色,他知道对方仍旧对其之前“痛打落水狗”的行径怀恨在心。

    所以眼下若是与之同行?后果不堪设想啊!

    “不不不不!魏大哥啊!你别开玩笑了,就我这小身子板跟你一起,肯定会拖你后腿的。那啥~啊哟,”佯作生疼的叫了一声,赵辉龙杵着腰板面露痛苦之色:“这~这是刚给台阶上摔的,戴老大,我这身体状况,出去倒是小事,就怕影响了工作效率啊!”

    深情并茂,赵辉龙举手投足间当真是把一个因伤不能上火线而郁闷惆怅的汉子形象演绎的惟妙惟肖。

    只可惜他这般煞费苦心的表演落在刀疤的眼中却是只得到了7个字的评价:“别tm跟老子废话!”

    “我告诉你,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还有,这搬尸的事儿你们要是弄砸了。也就别tm回来了,直接搁外面喂丧尸吧!”

    言罢,戴煞便是冲着身侧的喪彪吩咐道:“去。带他俩去取武器,车子方面就那辆小面包就可以了。”

    支走魏大壮一行人,戴煞又是招过随行的另一名手下,也不知他对那名手下说了些什么,总而言之后者在连点了数下脑袋后,便是同喪彪一行人一样,甩开步子疾奔而去。

    魏大壮照例是选了两柄自己擅使的镰刀。而几无实战经验的赵辉龙则是挑了把模样凶悍的砍刀,想来多半是为了提防魏大壮的所用。

    除此之外,魏大壮还特别拎了两把工兵铲。对此喪彪有些不得其解,不过碍于之前对方的“仗义相助”,他便也没有多说什么。

    由于早前运粮的任务,面包车内里的后排座全被破去拆除了。所以眼下的魏赵二人无需多做额外的准备。只需登上车子,便可直接出馆清理尸体。

    没有欢呼,没有送别,甚至连一句话都没人对即将奔赴战场的魏赵二人说,他们就在这萧瑟的秋风中,乘着面包车,孤寂的驶出了体育馆。

    晓梅静静的躺在地上,碎裂的颅渣混合着鲜红的血不断的渗躺而出。赵辉龙只看了一眼,便觉喉头一阵翻滚。旋即便是“哇”的一口,吐了出来。

    “干活!”丝毫不理会身旁之人的不适,魏大壮冷肃着塑脸猛击了下赵辉龙的背部。

    而就在他这个动作了毕的同时,其头顶正上方突然传出了一记呼喝:“喂!魏大壮!把那婊子尸体给老子处理干净咯!放心,老子上面帮你看着呢!”

    挥手指了指身旁的两挺班用机枪,戴煞的面容浮起了一抹弧度。

    他这哪里是在替魏赵二人站岗放哨?这分明是拿枪警告二人:莫要动其它的心思,否则被打成筛子就是你们最终的下场!

    对此,魏大壮和赵辉龙自然是了然于胸,当下也不怠慢,一齐将事先准备好的被单给摊了开来,然后将之至到了一边。

    完了,魏大壮才缓缓翻过晓梅的身子,使其能够平躺在被单之上,以便在后面的移动中,不至将其头部的浆液溅洒在地。

    只是随着阿梅身体的翻动,其轻裹在身的那件薄衣不经意的舒展了开来。

    魏大壮的心头猛然一颤,饶是颇有怨言的赵辉龙在瞧见了女孩的酮体后也是迅速的回过了脸去。

    这倒非是二人羞涩于少女的酮体,而是……

    伤痕累累,无数道深可见红的血印浮现在晓梅肿胀的体表之上,半个**已经没了去向,下体散发着阵阵恶臭,点点烟疤就如万蚁噬咬过的战场,密密麻麻,骇人无比,由此也足可想象少女在过去几天,所经历的非人痛苦与折磨。

    深吸了口气,大壮强忍着内心的不忍,轻轻将晓梅散开的薄衣仔细合上。

    不管怎么说,虽然女孩生前**已经被畜生们践踏,但至少死后能让她有尊严离去。

    “我擦!魏大壮!赵辉龙!你俩都tm再那干啥呢?要看女人**回来老子找人给你们看,你们现在抓紧给老子把尸体弄走!”

    居高远眺,戴煞已是瞧见了数个晃动的身影出现在了进馆的辅道口,虽然数量尚且不多,但如若任由这般发展下去,那被丧尸围城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魏大壮没有理会刀疤脸的催促,而是俯身将包裹严实的晓梅抱了起来。

    他丝毫不在乎那些伸出的污物,他就那么高挺着胸膛,稳稳将晓梅的尸体送上了车子。

    关好后盖,魏大壮钻进驾驶室,此时的赵辉龙早已整备待毕。

    他不愧是怕死的“二世祖”,不仅在第一时间躲到了车上,而且诸如保险带这样的保护措施他也全部绑缚完毕。

    放手刹,踏离合,换挡,给油,魏大壮一言不发的做着手里的动作。

    待得这一切了毕,面包车颤悠悠的动了起来。

    一开始赵辉龙还没觉着什么,心道是坐上了车子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可是谁曾想,他的这抹安稳还未持续上几秒,一丝浓烈的不安便是涌上了心头。

    车速正在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逐级攀升,码速表也同样跑的飞快,赵辉龙下意识的咽了口嘴中的吐沫,继而面色肃然的提醒道:“那~那啥!魏,魏大哥啊,咱这,这速度是不是有点快啊!你,你小,小心出事故哦!”

    恍若未闻的目视前方,这赵辉龙不提倒罢,可经他这么一提,魏大壮扶档的右手果断再次向上一推,面包车登时便是疾驰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