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树人建筑学院(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八十一章 树人建筑学院(一)

    ps:感谢“无处下手”的打赏!

    手指轻敲着桌面,刀疤脸显然是在琢磨魏大壮适才的话语。

    他从始自终都未相信过后者,不过这次对方既然没有逃跑而选择回来,让他多少产生了些许的动摇。

    也罢,这货要是真有二心,一个人也掀不起太大的风浪,权且继续留着,反正就是个炮灰,老子想什么时候丢出去就什么丢出去。

    思定的戴煞一改适才的严肃,低垂的脑袋也缓缓抬了起来,在朗声大笑了两声后,他违心的淡淡道:“很好!我实话告诉你吧魏大壮,这次之所以叫你出去清理尸体,就是想试试你的忠诚!你没让我失望!不仅很好的完成了任务,而且还如约回来!说吧,你想要什么奖励?要不要大哥我给你弄个女人压压惊啊?哈哈哈!”

    淫荡的笑声令魏大壮相当的不自在,他的脑中几乎瞬间就想到了跳楼惨死的晓梅。

    当下赶紧兀自深吸了口气,已强压下内心那股子想要冲前暴揍对方的冲动::“呵呵,谢老大!女人俺就不用啦,这个俺自个儿解决!你要是真想赏俺,不如就给俺几个白面馒头过过瘾吧!不怕你笑话,今个儿俺搬尸还是真有点饿呢!”

    微微一愣,戴煞也是没想到眼前的汉子会提这般要求,不过旋即便他便是哈哈笑道:“瞧你tm那点出席,就几个白面馒头至于这个样子吗?听好了,只要好好跟着老子干。以后大米,馒头少不了你的!行了,我这儿没事了。你去隔离吧!吃的东西,我会吩咐的!”

    得偿所愿的魏大壮含笑的走出了休息室,只是待得隐没在廊道的黑暗后,其面上的那抹笑容登时消失的无隐无踪,转而再次恢复到了过往的肃然。

    吉普牧马人在一路狂奔之后,顺里驶入了目标地点树人建筑学院。

    按照事前拟定的路线,王忠瑜在校区内七拐八绕。路上虽有遇到不少闲逛的丧尸,但都被他娴熟的车技一一避开。

    而随着车子的不断深入,一直坐在后排的越贵山愈发的肃然了起来:

    “喂!喂喂!老赵啊!这不太对啊!照你之前说的。这个位置应该就是那什么档案楼了,可是……”

    越贵山的疑问,赵云海同样早已发现。

    虽然他也预想过现实的状况可能会因年代的久远而出现偏差,但眼下真到发生之时。他还真是有些抓瞎。

    “呼~”轻吐了口气。深知自己责任重大的赵云海平复了下心情。

    他明白这个时候,旁人能乱,但身为队长的自己绝对不能乱。

    早前的生死经历在这个时候给了他巨大的帮助,赵云海很快便是从慌乱中稳定了下来,继而对着驾驶座上的王忠瑜做出指示道:“小王,这样,你顺着我手指的方向开,我们沿路找找。一般这种档案都会存放在系办公室里。只要找到教学楼应该就没问题了!”

    王忠瑜轻的点了点头,然后方向果断左转。开始沿着赵云海的手指缓速前行。

    大约似这般胡乱转悠了4-5分钟,几乎就在赵云海快要放弃的时候,那个标注着教学楼的流金大字终于是出现在了众人的眼眸之中。

    雨依然在滂沱的下着,老赵率先跳下车子,碍于雨幕太大,他很难看清校内周遭的情况。

    不过从他们这一路行来的状况分析,校内的丧尸数量并不是很多,至少比老赵来前所预想的“行尸满布”的场面要好上太多。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末世爆发之初,正值7月酷暑,但凡有过上学经历的人应该都知道,这个日子恰好是各大高校放假的时间点。

    所以学校里除了一些因考学或其他特殊原因不能回家的学生之外,基本大部分学生皆是离开了校园。

    越贵山,毕大虎同样是各执武器跳下了车子,算的今天,应该是他们第二次外出执行任务了。

    只是,相同的经历,给他们的感受却是大不相同。

    上一次,那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他们甚至连任务本身都未开始,便是在早有预谋的喪彪一行人的干预下草草结束了。

    然而这一次,可靠的伙伴,完备的计划,以及心下浓烈的复仇火焰,让得他们一个个都是信心满满,斗志昂扬。

    见得几人准备完毕,赵辉龙这才吃力的从车上晃荡了下来。

    而在看到他这下车的动作之后,老赵立刻是出声询问道:“赵辉龙,你下车做什么?”

    “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我打算跟你们一起上去!”

    “不行!”没有任何二话,赵云海直接是否决了赵辉龙的提议:“你就别给我添乱了,你这腿站都站不稳,能干什么?给我老实在下面待着吧!”

    “可是……”

    “没有可是!”老赵显得极不耐烦,完全没有他过往的儒雅气质。

    说到底,这还是他心下对赵辉龙前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不能释然,所以他才会在不自禁中表现的“鲁莽与淡漠”。

    丢下这席话,老赵便是不理会还愈做最后争取的赵辉龙,他在冲着王忠瑜交代了几点注意事项后,便是领着越贵山,毕大虎二人,一齐冲进了教学楼内。

    雨瓢泼的下着,砸在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王忠瑜望了眼仍伫立于雨中,目视教学楼,久久不肯离去的赵辉龙,心下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对赵辉龙的认识仅限于几次体育馆门前的“冲突”,就内心而言,他也非常不喜欢后者。

    不过适才这一路上在听了对方有关“忍辱负重”的壮举后,他对对方的看法明显产生了较大的改观。

    “行了!兄弟,你的心思,我想老赵也都明白,他叫你待楼下,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就别搁那杵着了,赶紧上车吧,不然被丧尸偷袭,那就不好了!”

    原以为自己的这席话可以说服赵辉龙,可是谁曾想,对方非但没有返回车子,反倒是出人意料的冲进了楼内,只留得一句“我不放心,我去看看”的话语孤寂的飘荡在冰冷的雨幕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