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树人建筑学院(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八十二章 树人建筑学院(二)

    “该死!”少有谩骂的王忠瑜也是被赵辉龙“不畏生死”的举动搞的有些着脑,但碍于丧尸的威胁,他还是按捺下了大喝出口的冲动:“希望这小子别出啥事!”

    兀自在心下做了番祈祷,毕竟相较于下车去叫停对方,明显是守在车上更为重要。

    对于此点,王忠瑜还是可以分得清轻重的。

    教学楼内,老赵领着越贵山,毕大虎二人一路上行,鉴于此时正值暑假,教学楼内的“师生”数量并不是很多,他们几乎没费啥力气便是杀到了二楼。

    “等一下!”抬手拦住还愈上楼的越毕二人,老赵指了指立在2楼道口的楼层导向牌。

    他的意思非常的明显,与其瞎打乱撞的在楼层里转悠,不如先行确认好目标更为妥当。

    “教务室……”手指顺着导向牌一路向下,老赵很快便是发现了自己想要寻找的东西:“在这儿!”

    虽然字迹因为干涸的血印的影响略显淡漠,但其上隐隐透出的痕迹还是依稀可以辨识出“档案室”的字样。

    “在是几楼啊?”

    抬掌用力擦去遮盖在楼层数上的印渍,老赵低声回了越贵山一句道:“3f,在3楼!!”

    地点确认,老赵3人立刻提刀向上,饶是这一路他们未受什么阻挠,但教书数十载的赵云海仍旧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的心下非常清楚,这里是学校。人口密集的学校,即便暑假导致人流降低,但“瘦死的骆驼”终究比马大。

    更何况此刻的楼底只有王忠瑜。赵辉龙两个人守着,所以他得尽可能快的找到建筑图纸,以减轻前面二人在楼外的“负担”。

    只是赵云海有所不知的是,此时就在他的身后,仅仅一层之隔的下面,一个黑色的身影正一路尾随密切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上到三楼,老赵他们一眼便瞧见了标注着“档案室”的绿色门牌。那是一个位列于廊道最里端的房间,房间的外面一道防盗铁门紧紧关闭。

    “怎么办?门是锁着的!”越贵山第一时间提出了疑问,而面对这样的疑问赵云海也是有些头大的挠了挠脑袋:“这个情况。咱们只能找钥匙了。”

    是的,无论是老赵还是毕越二人,他们皆是不具备开锁撬门的本事。

    而若强行破拆又势必会引起丧尸的骚动,所以权衡利弊。寻找钥匙成了众人唯一的选择。

    “不是吧!老赵。这里这么多房间,咱一个个的找,得找到什么时候啊!”操着不太地道的普通话,毕大虎当即提出了质疑。

    “嗯~”一双眉毛紧紧蹙在了一起,毕大虎的质疑同样是老赵忧虑之事。

    毫无疑问,他们显然没时间浪费在这无意义的搜寻之上,可不搜钥匙,它自己又不会无缘无故的蹦出来。

    那么。难道说今天就只能到此为止了吗?

    这显然不是老赵想要的结果,先不说他们此行耗费的油料。单是驻地一众兄弟们的期盼就叫他无法接受无功而返的事实。

    怎么办?究竟该怎么办?

    着目在廊道内前后扫了一遍,赵云海快速的思考着钥匙可能存在的位置。

    片刻后,他果断的开口道:“走!咱们去系主任办公室!”

    “那里有钥匙?”见着老赵面上坚定的神色,越贵山不由脱口问道。

    “不知道!希望有吧!”老赵的回答相当的坦诚,他的确无法判定档案室钥匙的出处。

    不过根据他过往的经验,这么重要的东西多半会交由学院相对重要的人物保管,而此楼层的系主任无疑是最佳的人选。

    赌一次吧,成与不成,就看这次了!

    思定与此的赵云海立刻行动了起来,而他的目标直指廊道前端的系主任办公室。

    不出意外,办公室的大门照例紧闭,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扇大门并非厚实难开的防盗铁门,而是相对薄弱的木质大门。

    鉴于时间的紧迫,老赵没功夫顾忌其他,抬起右脚照着门栓便是一脚跺下。

    “啪!”随着清脆响声的响起,几缕木屑应时迸射而出,不堪重力踢踹的木门登时便是如忽闪的翅膀来回“扑腾着”。

    待得木门停下,老赵立刻是一马当先行了进去,而守在其后的越贵山,毕大虎也是紧随其后的跟了上去。

    屋外的雨依然犀利,麻密的雨点就好似坠落的珠帘不断的敲打着静匿的校园。

    王忠瑜已经下车干掉三拨“敌人”了,这些敌人多半是被他入园时的“嚣张举动”吸引来的。

    不过得益于吉普牧马人的庇护,以及暑期放假的帮忙,王忠瑜饶是一人,但还是非常轻松的解决掉了来犯的敌人。

    “希望老赵他们一切顺利!”心下再次虔诚的做了番祈祷,待王忠瑜抬头之际,雨幕之中又是走出了几个好奇的畜生。

    没有二话,王忠瑜冲着车顶拍了两来,继而将车窗关合至仅剩条小缝,这是他适才刚刚想起的办法。

    他打算利用这条缝隙,一个个慢慢解决掉围靠上来的丧尸。

    果然,在他拍打车顶的吸引之下,3只丧尸立刻是拖动着脚步行了过来。

    畜生们显得相当的兴奋,没有任何犹豫便是一头迎向了坐立于车中的王忠瑜。

    可无脑的它们又怎会了解,就是那么近在咫尺的猎物却是被一扇看不见,摸不着的“透明墙壁”给挡在了里面。

    刀顺着细缝准确的叉在了畜生的脑壳之中,后者登时便是如软瘫的腊肠滑落在地。

    紧接着,王忠瑜又是如法炮制的干掉了余下的两只丧尸。

    待得做完这一切,习惯瞎搞的“王忠瑜”没忘自我调剂的摆出了个胜利的手势,算是为自己这临时起意的毙敌之法做了个还算公道的评价。

    不过杀过杀,王忠瑜还是下车将死翘的尸首给处理了一下,毕竟老赵他们什么时候下来未曾可知,如果自己任由这些尸体在车旁堆彻,那保不齐待会不会出现尸墙堵车的问题。

    处理完死尸,王忠瑜下意识的望了眼身后的教学楼,谁曾想他的脑袋刚刚挪移,便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急匆匆从内“跑”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