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铲车大救援(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九十章 铲车大救援(二)

    铲头控制并非想象的那么简单,虽然李小信曾今跟父亲学过一段时间,但毕竟已是许久之前的事了,所以现在做来着实有些吃力。

    不过好在距离教学楼还有一段距离,他有足够的时间去折腾调整。

    而在见着那尊不断靠近且又上下起伏的车铲后,老赵不禁心忧的赶紧招呼众人朝后退去。

    “哐!”大约30秒之后,随着一声剧烈的颤动,巨大的车铲猛力的撞击在了楼栋的表面。

    “该死!还是偏差了一点!”

    受技术所限,李小信最终的落铲点还是比目标地高出了50公分左右。

    但他面色不改,相当沉着的,手掌“一拉一推”间,巨大的车铲再次运转了起来。

    登时,墙灰四溅,楼宇震颤,弄的躲在楼内的老赵等人不得不扬起手臂,挡在鼻前,以此来驱赶呛人的灰尘。

    终于,在李小信的不懈努力下,“倔强”的车铲总算是落在了它该落的地方。

    “老赵,小王,你们赶紧上铲!”收到命令的老赵没有耽搁,立刻是找回底下的队员依序上车。

    “大家注意点!千万要小心啊!”

    没错!此刻的待援小队的确要格外的小心,因为就在铲车停下的这么短的时间里,那些逃过“被撵肉饼”命运的畜生们又是不知死活的围了上来。

    无数的手臂朝上曲展。饥渴难耐的畜生就好似虔诚的信徒,散发着呜咽的嘶吼,向着顶上陆续登铲的幸存者“顶礼膜拜”。

    只可惜它们只是最为普通的“步行者”。饶是混杂了些许“奔跑者”也不具备攀爬的能力。

    这让身处架势室里的李小信稍稍心安了一些,不然他就不得不驱动以免被该死的畜生偷袭得手。

    而与李小信的安稳不同,唐小权所在的后车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城管车不管是在装甲,还是高度都没法和厚重的铲车相比,所以眼见着陆续增多的丧尸,他只能迫不得已的再次高喊道:“李小信!这里丧尸太多了,我们先带它们去兜兜风。完了咱们在校门口碰头!”

    “ok!”按了两声喇叭,李小信算是做了回应。

    “吼!吼!吼!”

    或许也是意识到猎物就要逃走,或许是因为猎物尽在眼前自己却不得而食。愤脑的丧尸们开始群情激吼,连绵起伏的声浪直叫人听的心底发寒。

    利爪划在胎面留下道道白印,锋齿啃噬车体发出慎人的刮擦。

    饶是距离地面10来米的距离,但攀越入铲的幸存者们还是不可抑止的感到了一丝毛骨耸然。

    得益于李小信铲斗摆放位置的恰到好处。老赵4人很是顺利的进到了铲斗之中。

    “各位!抓紧扶牢了啊!咱们现在就离开这鬼地方!”

    告诫完毕。李小信漠然的看了眼车下的丧尸,一抹冰冷一闪而过。

    “咔嚓,咔嚓!”

    不出意外,随着车体的移动,熟悉的**破碎声再次响起。

    赵云海虽然也有数次驾车撞撵丧尸的经历,但是如眼下这般毫无阻拦,当属第一回。

    根本没有任何的悬念,丧尸压根没有抵抗的能力。铲车完全是在单方面的进行碾压。

    铲车不断的前进,丧尸相继的瘫倒。老赵发誓,这绝对是他末世求生以来,第一次对敌丧尸,获得这般大的优势。

    他甚至开始幻想,如果多弄几辆这样的“大家伙”,那废城的丧尸还有什么好惧怕的呢!

    只可惜这些“大家伙”虽然火力强劲,但耗油量也同样一点不含糊。

    除此之外,老赵尚且不知救援小队工厂的遭遇,否则他若得知“攀爬者”的存在,怕是就不会再抱这般天真的想法了。

    毫无悬念的冲破敌阵,而随着铲车的突围,原本还嘶吼起伏的校园登时安静了许多。

    放眼望去,教学楼前的空旷地带,俨然成了堆砌死尸的坟地,场面之血腥,饶是老赵这样久经战阵的“老兵”,也是不自禁的皱起了眉头。

    这些都是花季的孩子啊!哪一个不是父母的心肝宝贝,可是现在……

    “哎~”长长的叹了口气,虽然早已将身死看淡,但作为为人父母的一份子,赵云海还是对这些惨死的孩子,悲痛不以。

    “希望老婆孩子你们一切安好啊!”

    大雨垂泪,逃脱升天的老赵等人,顺利与徐仁杰所驾乘的城管车在校门口成功会师了。

    考虑到驻地众人的等待,双方并未进行过多的交流,而是直接驱车朝来时的方向快速撤离。

    一路无话,历经了10来个小时痛苦煎熬的行动队员,此刻都跟霜打的白菜依靠在铲斗的内壁上。

    车子稳稳的向前开着,有铲车这样的庞然巨物开路,幸存者们根本无需担心任何的路障。

    他们很快便是驶上了正道,而在持续了将近30分钟的沉默不语后,微眯着双眼的王忠瑜突然坐正了身子,抬指下意识的提醒道:“喂!喂!大家看那儿~大家快看那儿!”

    被年轻人这一“咋呼”,原本还在闭目养神的老赵等人立刻警觉的睁开了眼睛。

    而待顺指探望之后,它们每个人的脸上皆是闪过了抹惊异。

    “这不是……”似是有些不太确定,越贵山半张着嘴巴没有继续。

    可是他不说,其旁侧的毕大虎却是异常肯定的断言道:“那就是咱们的车子啊!”

    没错,此时幸存者眸中的车辆正是被赵辉龙从它们手中劫掠走的“吉普牧马人。”

    但为什么此车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是以这种方式出现呢?

    毕大虎紧随其后的问话,道出了众人的疑虑。

    不过,身为职业赛手的王忠瑜在查看了整个路面的状况以及车体的撞击轨迹后,立刻是斜撇着唇角淡淡道:“看样子,多半是赵辉龙逃逸太过紧张兴奋,然后操作失当,完了因为路面打滑造成这起事故的!”

    闻听完年轻人的分析,赵云海漠然的点了点头,继而兀自感慨道: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多行不义必自毙,这话可说的一点都没错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