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章 井道大逃亡(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二章 井道大逃亡(四)

    由于年久失修,加之暴雨侵袭,隔离栏的边缘已经完全锈死在了排水孔的边缘。

    所以,这使得撬挪工作异常的艰难,至少林俊夫在尝试了数十次也未有成功。

    外面的脚步越来越近了,幸存者都清楚,如果这扇隔离栏再不打开,那么待会他们全都报销在这里。

    “我来吧!”胡晓东对自己的力气还是有着几分自信的,虽然受腿伤影响让他颓废了一些日子,但随着近期不间断的康复训练,此时他的能力已经基本达到了过往7成的水准。

    知道眼下不是矫情的时候,林俊夫果断让过胡晓东,并将手里的撬棍交了出去。

    接过撬棍的胡晓东朝掌心啐了两口吐沫,然后也不废话,直接是上棍开撬了起来。

    肌肉好似硬结般快速的鼓胀,根根青筋顺着体表爆出,胡晓东的脸颊瞬间便是通红一片。

    可饶是如此,面前的隔离栏依然是纹丝未动。

    见着此情此景,所有幸存者的心皆是凉了一截。

    无奈之下,魏大壮甩开膀子将那根捣粪的木棍也架到了铁栏之上。

    “来!小胡,俺们一起用力!”

    言罢,胡晓东与着魏大壮齐齐施力。

    你还真别说,在他们齐心合力的共同努力下,那原本跟吃了秤砣铁了心的隔离栏,终于是出现了一丝小小的异动。

    “有希望!大家再加把劲!”林俊夫适时的给出鼓励。

    而胡魏二人在感受到那丝异动之后,立刻是使上了浑身的力气。

    可木棍终究是木棍。他无论是在韧性和硬度都无法与铁质的撬棍相提并论。

    所以,不出意外的,在魏大壮的全力施压下。它终于是不堪重负的“咔嚓”一声,折断了。

    木棍一断,幸存者刚刚燃起的一丝希望瞬间凉了一截。

    不过好在适才“铁栏”已经产生了异动,所以,胡晓东趁势发力,最终还是不负众望的掰开了锈实的铁栏。

    “快,大壮。搭把手!”见着铁栏松动,胡晓东弃棍不用,改拿手拉。怎奈铁栏着实厚重,一经上手他便感到不对,立刻朝身侧的魏大壮求援。

    大壮早就严正以待,在闻听了他的呼唤后。立刻上前驰援。

    于是乎。在二人的共同努力下,堪堪将厚重的铁栏卸了下来,并稳稳的搁到地上。

    “走!”随着铁栏的卸除,老林立刻招呼众人进“管”,因为他已经听到了喪彪那特有的大嗓门。

    看的出后者目前尚不知道具体的位置,所以眼下得尽快前行,以和追兵拉开距离。

    排水管呈圆柱形,空间狭小。刚好够一个人通行。

    幸存者依序进入,颜华打头。然后是胡晓东,贺静,芳芳,阿城,林俊夫则负责殿后。

    管内很黑,空气也异常稀薄,各种刺鼻的气味难以吸入。

    颜华一脚深一脚浅的在头前带路,很快他便是来到了处转角。

    根据唐小权所提供的图纸所示,他果断的朝左侧移动。

    说实话,眼下幸存者的行动完全是在赌运气,按照常理他们应该是在今晚经过确认后再行动作的。

    可是谁知今日竟会发生这样的异变,所以只能期望老天开眼,千万别在出现铁栏封路,亦或是管道改造的事情发生。

    继续摸黑超前行进了20米,图纸上所标注的2号转角再次出现。

    见到这个转角,颜华的心也随之一平,因为他知道,距离目标地点已经不远了。

    “md!一群废物!还没找到他们逃哪儿去了吗?都tm给老子看仔细咯!我就不信tm一帮大活人能给老子长翅膀飞了!”手中枪被喪彪点来指去,他现在当真是快要疯了。

    要知道,今天这档子事他要是办砸了,回头追究下来,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也不知是不是他“甩枪”起到了效果,总之在他训斥完毕没两分钟的时间,底下的马仔终于是发现了隔离沟里的异状。

    “彪哥!这里,这里面有脚印!”

    循声而去,喪彪纵身跃下隔离沟,三两步来到手下所在的地方,然后顺着后者手指方向朝排水沟里看,果然发现了凌乱的脚印。

    “md!还真tm会掩饰啊!都给老子闪开!”

    没时间再回去取钥匙开门了,喪彪举枪便朝铁门上的吊锁崩了一枪,吊锁应时坏损。

    而喪彪的这一枪,也是引起了管内老林的注意。

    他离开时特地将门锁插上,目的就是为了延缓追兵的发现速度。

    而随着门锁的坏毁,便是意味着事态已经到了分秒必争的时候了。

    颜华顺着壁沿上的铁梯向上攀爬,头顶之处,一缕淡入的阳光透撒而下。

    那里就是他的目标地点,也是他们通往生路的最后关卡。

    “老大!这里!”进入管道的喪彪一行人很快便是发现了胡晓东适才撬下的隔离栏。

    内里飘出的阵阵臭味,令的马仔全都驻足不同。

    “md!都tm在这杵着干嘛!看戏啊!我告诉你们,今天魏大壮也是跑了,你们全tm给老子出去喂丧尸!”

    此言一出,那是比任何命令都好使,刚刚还不愿动弹的马仔,立刻跟打了鸡血似的争先孔后的朝里拥。

    强忍着熏人的恶臭,排头的第一人同样是行到了管道的岔路口。

    面对左右两条路,他不敢擅作决定,赶紧是高声喊叫:“彪哥,这里又个分叉,咱们往那边走啊?”

    眼珠一转,喪彪当即给出指示道:“头前的往左,剩下的随我往右!速度,速度!别tm叫姓魏的跑了!”

    喪彪叫的很大,震荡的声音直接是透过悠长的管道传到了幸存者的耳边。

    这无疑是叫他们本就紧张的心,更加骇然了起来。

    颜华的额角渗出一丝汗水,其一双小臂正竭力的撑抵着顶上的窨井盖。

    怎奈后者压的实在严实,加之他又少有锻炼,所以费了老半天的劲也未有半点挪移的迹象。

    无奈之下,他只能示意胡晓东将撬棍递了上来,希望以此来扭转目前的颓势。

    因为从远处传来的声音来看,敌人已是愈来愈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