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井道大逃亡(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零五章 井道大逃亡(七)

    管道里发生的一切,一字不落的传到了井口外幸存者的耳中。

    尤其是马仔发泄般挥拂砍刀的声响,那更是犹若一根厉刺不断的**着林俊夫的心脏。

    年幼的芳芳似乎还未搞清发生了什么,她只是一遍又一遍的询问着周遭的大人:“爸爸他人呢?他怎么还不出来呢?你们帮我催催他好吗?”

    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去回答小女孩的提问,贺静直接是僵定在了原地,就好似丢了魂的木头人,一动不动,眼神呆滞。

    可你不动,丧尸却不会因为你的感伤而有任何的怜悯。

    它们见得一大群肥美食物的出现,纷纷是兴奋的嘶吼,然后齐齐舞动着手臂开始朝井口处聚拢。

    “该死!老林!老林!咱们得抓紧离开!不能再耽搁了!”

    见着逐渐靠近的行尸大军,胡晓东心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当下也顾不得太多直接是是朝呆滞状的林俊夫背脊着力一拍:“别感伤了!现在不是考虑这些时候,你赶紧带贺静走!”

    交代完毕,胡晓东便是提起了手中的撬棍,一马当先的迎向了尸群。

    “尉泱!芳芳就交给你了!大壮,咱俩负责开路!”

    得令的魏大壮没有二话,持着两根损毁的木棍便是与胡晓东战到了一处。

    虽说木棍不及镰刀,但颜华的惨死无疑是将魏大壮的气火给激发了出来,两根木棍被他甩的虎虎生风。

    而在他旁侧的胡晓东也同样憋了一肚子的气。此刻全然发泄在了来犯的畜生身上。

    耳畔战喝声不断传来,迷茫的林俊夫逐渐恢复了清醒。

    “我们……得走了,小贺。”话说的有些虚。林俊夫实在不知该如何面对面前的女人。

    但既然已经答应了颜华的承诺,他就算是死也得完成。

    不出意外,对于林俊夫的话语,贺静没有任何的反应,她就那么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双眼眸直勾勾的盯着身下的井口,好似这样就能唤回自己的丈夫一般。

    可是现实的结果。他的丈夫已无可能再随他一起逃亡。

    林俊夫用力的攒紧了自己的拳头,一天两命的代价也是将他打击的颓然无措。

    但是他知道,如果在这个节骨眼放弃了。那颜华适才所做的牺牲也就全然白费了。

    所以他不能放弃,即便是死他也得死在突围的路上,更何况他已经答应了颜华的请求,他必须活着把贺静和芳芳带出重围。

    因为这是男人之间的承诺。更是一个伟大父亲死前的重托。

    “对不住了!贺静!没能帮你把小颜带出!如果你要报仇。我林俊夫任你处置!但是再次之前……”右手前伸,林俊夫一把缚住贺静的手臂,然后不由纷说的将之拖拽前行:

    “我会把你安全的带出去的!”

    排水管里面喪彪等人一路狂奔,可当它们跑到井口位置的时候哪里还有半个人影,只有一具已被捅破脑袋的干瘪丧尸躺在地上。

    手下无奈只能硬着头皮朝上爬,但刚爬到一半便是闻听见了井外摩挲的脚步声。

    一时间,胆怯!害怕!恐惧的心理袭上心头,他果断的松开双手滑了下去。并作伪的朝后呼喊:“彪哥,井口外面全是丧尸。咱们出不去了!”

    闻及此言,余下未有确认的匪众也因害怕异口同声的附和“加醋”:“是的!彪哥!倒处是丧尸!”

    “都被姓林的他们吸引过来了!”

    碍于通道的窄小,喪彪无法探前侦查,只能按照手下的回馈做着判断。

    毫无疑问,如果今天若是叫林俊夫他们跑了,那他这个基地二把手的脑袋怕是也保不住了。

    怎么办?叫手下硬往外冲?万一冲不出去,死更多人那麻烦可就大了。

    权衡良久,喪彪想出一条推诿的妙计:“都tm给老子听好了!待会出去,要是有人为姓林一伙人的下落,就给老子说他们陷入丧尸包围被吃了!谁要是嘴大说他们跑了,nm别怪老子手里这杆枪不长眼睛!”

    只要不出去拼命,手下马仔才不会管这林俊夫等人的死活,当即纷纷开口应道:“放心吧!彪哥!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再者说了,就外面这情况,姓林他们手无寸铁的也逃不了多远!”

    兀自点点头,喪彪似是又想到了什么,即可又是补充道:“对了!后面的记得出去把那尸体带上,我们拿那个交差去!”

    交代完毕,喪彪便是招呼手下收工返程。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回走,可行到适才魏晓华毙命的地点后,打头的马仔不禁愕然了。

    “人呢?”理应躺着死尸的地面,空空入夜,只有几许血痕流淌在地。

    “md,又什么情况?怎么不走了?”

    “老大,那个……那个死尸不见了!”

    “什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喪彪无语的仰天吐了口浊气,继而高深骂咧道:“我mlgb,那个谁,你tm刚才不说砍死那2货了吗?他人呢?怎么还tm跑了!”

    就在喪彪发威的同时,打头的手下下意识顺着地表的鲜血超前探望,意图搞清魏晓华的去向。

    可是谁曾想,他的目光刚刚移出两米,便是瞧见一双染血的皮鞋伫立在淤泥之上。

    然后目光上移,手下不禁是倒吸了口凉气。

    眼眸之中,一个歪着脑袋,眼瞳流血的“怪物”正低吼着盯着他。

    手下几乎是本能的朝后腿了两步,嘴巴颤动之间喃喃发出两个恐怖的字眼:“鬼!鬼!有鬼啊!”

    喃喃变成了喝叫,手下返身就想逃跑,可是只够一人通行的过道显然无法通行。

    两秒后便闻他一声惨叫,侧边颈管便是血剑四射。

    “啊!”混乱顷刻而起,喪彪试图搞清发生了什么,但恐惧的蔓延速度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手下们皆是没命的朝后狂奔,一边奔一边叫:“快!快撤!前面有丧尸!前面有丧尸啊!”

    人推着人,逃亡的匪徒犹若溃堤的洪水,一个接着一个朝井口方向逃窜。

    如果这个时候他们当中哪怕有一人敢站出来迎战变异的“郭晓华”,那结果绝对不会似这样“不堪入目”。

    匪众们想的很清楚,只要逃到井口爬上去,在利用手里的“家伙”固守待援,等到基地里面的“友军”驱车前来救援即可。

    然而事实真的能如他们所愿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因为就在他们距离井口不到2米的时候,一个黑影顺着铁梯爬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