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井道大逃亡(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零六章 井道大逃亡(八)

    匪众的队伍猛的一停,位列前端的两名马仔半张着嘴巴望着眼前的黑影。

    黑影爬的极快,只是他攀爬的身形实在有异于常人,他竟是手臂在前,有若蜘蛛般倒缚在铁栏之上。

    或许也是嗅到了空气中的人味,“攀爬者”同样停了下来,扬起灰白的双瞳,兴奋的望向了面前的猎物。

    只是它这一望不要紧,直接是把前排的马仔给吓破了胆子,慌乱间马仔便愈朝后退去。

    这下,匪众当真是成了瓮中之弊,前有“攀爬者”封门,后有“郭晓华”堵路。

    被夹中间的喪彪急的那是冷汗之冒呀,心理不住的暗骂魏大壮等人不是东西,要不他也不会下到这该死的地方,被这些畜生堵的“进退不能”。

    “md!都他娘的给老子稳住!慌什么慌啊!你们手里拿的是tm烧火棍吗!不想死的就给老子干死那y畜生!”扯着嗓子,喪彪大声斥喝,他知道队伍如果继续这么混乱下去,那本团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还真别说,经他这一吼,底下的马仔多少是回过了点神,尤其是前排被逼无路的几人,心道是横竖都是死,反而激起了他们的血性。

    手持着钢刀,马仔怪叫着扑向了倒挂在铁栏的“攀爬者”。

    可是第一次见着“攀爬者”这种进化“畜生”的马仔还是低估了“前者”的能量。

    大约在他抵近“攀爬者”1米的地方,大概在他自认收起刀落就能必杀”攀爬者“的时候。

    他只觉面前的视野陡然一黑。下一秒整个人便是被重重的扑倒在了地上。

    没错,扑倒他的不是旁物,正是蓄势已久的“攀爬者”。

    坠地的马仔。背脊瞬间就跟散了架般一阵生疼,高举的钢刀也因吃痛抛摔的不知去向。

    而“攀爬者”却是什么事也没有,四感尽失的它早已不知疼痛为何物,更何况坠地时它是全然扑在猎物的身上,所以压根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

    马仔挣扎着睁开眼,求生的**本能的驱使他想要摆脱身上畜生的束缚。

    可是就在他强忍大脑的昏沉,准备搏命逃脱的时候。一张血盆的大口径直是咬在了他的脸颊之上。

    “啊!”惨叫声临空炸响,配合幽森的管道更是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毛骨耸然。

    胆子小的马仔几乎是瞬间尿湿了裤裆,而位列第二位的则是当场僵在了原地。

    “救我!救我!啊!啊!”

    被袭的“倒霉鬼”撕心裂肺的叫着。面上的嫩肉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被“攀爬者”撕裂吞噬。

    如此血腥残暴的场面,饶是最刚毅的战士见了恐怕都会心生起几思畏惧,更不消说这些只会“仗势欺人”的“垃圾废物”了。

    不知是谁从后推了把第二位的马仔,他本就处于神情恍惚。愕然无措。这一推直接是叫他一个踉跄扑倒在了畜生的身上。

    这下可好,原来只是“一加一”单层夹心,现在直接是升级为了‘三加二‘双层夹心。

    “攀爬者”显然也是被头顶莫名压下的“肉石”给弄的一懵,他待撕裂身下猎物的一块颈肉之后,下意识的回过了脑袋。

    而它这一动作,可是把失神的马仔给吓坏了。

    僵硬的身形陡然一阵,意识到危险临近的马仔迸发了他此身最强的力量。

    他几乎是瞬间弹射而起,然后跟发了疯般挥砍着手里的钢刀。

    “去死!去死!你tm去死吧!”

    歇斯底里的叫喊。恐惧无措的劈杀,马仔一刀接着一刀不停的砍在面前黑影的身上。直到气息力竭才堪堪停止了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砍了多少到,因为后来的动作已经完全是一种机械的重复。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攀爬者”确实没气儿了。

    望着畜生被砍的稀烂的脑袋,马仔的唇角浮起了丝弧度,继而慢慢变大,最后演变成了仰天狂笑:“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叫你tm跟老子斗!叫你tm想咬老子!来啊!站起来啊!有种站起来干老子啊!哈哈!”

    马仔发泄般的跺踩着地上的死尸,全然忘了十数秒之前自己恐惧无措的模样。

    踩了半晌,他似是想到了什么,然后着手捋了捋额间的乱发,有些得意的回过脑袋,打算和身后的同伴宣扬一下他的战果。

    可是,回眸望去,同伴皆是如看怪物般望向马仔,并且其身形也是齐齐的后撤,就似是见了鬼一般。

    这无疑是叫马仔有些愕然:“喂!瞧你们那怂样!畜生已经被老子杀了,没事了!操!都怕毛啊!”

    呼喝了半天,同伴丝毫没有回来的意思,相反面上的恐惧之色更加明显,这不禁是更添了马仔的疑惑。

    不过旋即他便是感到后颈一阵冰冷的鼻息拂过,那是一种叫人窒息的冰冷,马仔强忍着内心的惬意,缓缓扭过脑袋,心中不住的向神佛祷告,希望他们能护佑他的安全。

    但是似他这样为非作歹了那么长时间的“垃圾”,神佛会保佑他吗?

    目力所及之处,晃动的黑影布满了整个井道。

    马仔无法估量到底有多少只畜生下到了井低,因为他混沌的大脑已经完全被恐惧骇然所占据。

    他唯一还能做的就只剩一件事儿,那就是后撤,不停的后撤。

    可即便如此,在他退到第三步的时候,一声低沉的“吼”声,彻底终结了他的动作。

    照例是前冲扑跃,马仔没有任何悬念的被扑在地,旋即一道血剑便是喷射而出。

    如果你认为这就是马仔生命的终结,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喜好“攀爬”的“攀爬者”根本不受管内狭小空间的限制,只要有哪怕丁点缝隙它们都能爬攀过去。

    一时间,原本站立的“畜生”们开始躬身在地,然后一个接一个顺着前行者的步伐朝通道的里端进发。

    而至于说马仔,此时此刻的他在3只“攀爬者“的共同围猎之下,已经被剖腹挖肚,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大餐”。

    但这仅仅只是开始,正真的“好戏”才刚刚拉开序幕……(未完待续。。)

    ps:感谢diguoxinren和蒙古大汉1111(这id也太霸气了吧)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