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十章 井道大逃亡(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零一十章 井道大逃亡(十二)

    屋内的面积并不大,尤其还是在窝了7个人之后,好在眼下“秋老虎”已过,否则搁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避难,那种感觉绝对相当的“刺激”。

    不过饶是没有“热流”的洗礼,幸存者身上的汗液也丝毫没少留。

    他们紧挨在一起,倚在墙壁,一动不动,窗上的帘布已被林俊夫拉上,这使得屋内更显阴森。

    大家都识趣的保持静默,生怕搞出动静,惊扰到了屋外的畜生。

    可芳芳终究是个孩子,虽然末世的磨难让他显得相当的成熟。

    但这依然无法阻挡恐惧对她造成的影响,尤其还是在周遭这样一个幽暗的环境之中。

    所以,不出意外,芳芳出声了,她死死的拉着早已失魂的母亲,颤抖着声音,低声道:“妈妈!我怕!”

    声音很短也不大,于一个年幼的孩子来说,她有这种反应无疑是非常正常的。

    但饶是如此,落在众大人的耳中,还是将他们惊出了一身冷汗。

    林俊夫没得选择,为了众人的安全,他只能蛮横的将芳芳扯进了怀里,然后着掌紧紧的捂住了孩子的嘴巴。

    芳芳本能的想要挣脱,一双小手不住的掰扯老林的手掌,喉咙一上一下,不断的发出“呜呜”之声。

    可她一个幼小的孩童,如何能敌得过大人的蛮力?

    而就在双方角逐搏力的时候,一个紧贴帘布的脑袋猛地探伸了进来。

    “咔嚓!咔嚓!”由于帘布的阻挡。丧尸无法瞧见屋内的情况,但这并不妨碍它用口齿进行撕咬。

    很快白色的帘布便是映出了一道齿印,腥腐的恶臭也应时随着轻风飘散而入。

    你真的很难想象幸存者当时所受的压迫。他们几乎每个人都被冷汗浸透。

    但即便如此,幸存者也依然不敢妄动,他们竭力的蜷缩身体,尽可能将背脊后压,只为减少暴露的危险。

    丧尸大脑袋不停的在外左摇右晃,就好似雷达一般,如此持续了半个小时之久。

    最后可能是觉着屋内并无动静。它最终是抽回了脑袋,将目标投往了它出。

    长吐了口气,林俊夫轻掀帘角。朝外探望了一眼,继而便是快速的放下帘布,重回原位。

    “外面怎么样?畜生走了吗?”见着老林动作了毕,胡晓东立刻凑身耳语问道。

    林俊夫并为着急回答。而是抚了抚仍处受惊状的芳芳。略显愧疚的柔声道:“芳芳啊!伯伯刚才弄痛你了吧!实在对不起啊!不过你要知道,外面那些怪物是坏蛋,你要是出声,它们就会爬进来把你和妈妈吃掉,所以咱们可不能像刚才那样随便说话了,明白了吗?”

    芳芳不傻,她当然知道外面那些发出低吼的“怪物”不是好人,所以当下乖乖的点了点脑袋。只是一双眼睛仍然擎着惊恐。

    对此,林俊夫很是心痛。这么小的孩子,就因为这该死的末日,连起码的享乐权利都没有,终日都得这般惶恐不安,这实在是……

    “唉!”轻叹了口气,林俊夫将目光移向了身侧的胡晓东,这才回复起他适才的提问来:“畜生没走,还在外面,我估摸着一时半会是走不了的。”

    “这样啊~”胡晓东略微沉思,眼眸扫了眼屋内的布局,最后抬手指了指对角的一扇木门:“我看这样吧!咱们老在这窝这也不是个事儿,干脆去屋外看看!”

    坦白讲,胡晓东的提议是极为冒险的,因为谁也不知道打开这扇门会发生什么。

    但诚如胡晓东所说的那样,如果干等畜生离开,恐怕没个十天半个月畜生是很难离开巷子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畜生不走,幸存者同样不能动弹。

    但畜生不吃不喝没问题,可作为幸存者一方的胡晓东等人若是不吃不喝,那离死可就不远了。

    所以权衡利弊,林俊夫最终同意了胡晓东的意见。

    “这样!我先过去探查一下,大家做好行动准备,如果有异常咱们随机应变!”

    言罢,胡晓东便是缓缓站了起来,一双大手紧了紧手里的撬棍。

    “我去了!”冲同伴使了记眼色,胡晓东猫腰前行。

    而与此同时,林俊夫也招呼大壮,一人一边的手擒布帘将之稳稳的定在窗沿,以免微风吹拂,暴露了胡晓东的行踪。

    行到木门边上,胡晓东着目打量了下门锁,门锁是下压式开关,这种开合方式多少可以减轻一些门开的声响。

    确认完毕,胡晓东再行回身与同伴打了个手势,意在告诉对方,他准备动手了。

    3,2,1,随着最后一根指头落下,胡晓东按在门把的右手果断下压,旋即便闻“吧嗒”一声,门锁开了。

    胡晓东快速的下压身形,并在声响的瞬间,隐到了黑暗之处。

    好险!虽然他也料想到了开门会带出的声响,可当现实成真依然是吓了他一条。

    汗水顺着脸颊滴滴滑落,静匿的窗帘陡然间躁动了起来。

    又是如过白鬼般的脸庞呲咬着帘布,魏大壮和林俊夫都适时的松开了手指。

    如此便可避免帘布因拉扯而撕烂,不然他们就将全然暴露在畜生的视野之下。

    僵持整整持续了15分钟之久,蹲伏在地的胡晓东感到伤腿传了阵阵酸痛,眼瞅着他就要坚持不住,傻忘了半晌的畜生终于是无果的撤了回去。

    所有人皆是长吐了口浊气,胡晓东揉了揉吃疼的伤退,然后再次起身,靠到了门旁。

    死活就这一下了!门开肯定会有响声,所以胡晓东决定放弃缓缓尝试,索性给它来个一锤子买卖。

    打定主意,胡晓东立刻投入行动。

    照例和同伴知会了一眼,然后他便是着掌果断的扯开了房门,旋即老旧的门轴便是不可抑止的发出一声“惨嚎”,而这声“惨嚎”搁在此版安静的环境之下,无疑是“惊天动地”的响声。

    槽糕!这是每个幸存者当下最为真实的反应,而还未待他们做出更多的感概之前,帘布突然剧烈的晃动了起来,丧尸暴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