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十一章 人间炼狱(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零一十一章 人间炼狱(一)

    入目之处,一片混乱,四散的人群在操场上奔逃,随处可见追逐的场面。

    仅仅数秒的时间,戴煞便已然瞧见数个民众被扑倒在地,各种惨叫哭喊更是不绝于耳。

    怎么会这样……望着犹若猎豹般敏捷的“攀爬者”,戴煞感到了一丝无力,他一把适才“通风报信”的手下,满脸怒意的咆哮问道:“你tm告诉我,这些畜生是怎么进来的!老子不是叫你们把好4个城门吗?你们都tm是干什么吃的!!”

    枪口瞬间抵上了手下的脑门,后者本就紧张的要命,现在更是被吓到软瘫,当即哭丧着脸颊哀嚎道:“老,老大,你,你你别开枪!这些……它,它们,不……不是从4个门进来的,它们是从排水沟爬上来的!”

    脑中忽然想起了赵辉龙所提的那个“计划”,戴煞执拿手下衣襟的右手也应时一松。

    说一千道一万,归根究底还tm是魏大壮那帮混蛋搞的鬼!不过眼下的刀疤脸显然是没功夫处理后者的问题。

    因为望着操场上的混乱局势,他知道这座本被他寄予厚望,认为固若金汤,可以任他逍遥快活做土皇帝的城堡,已经朝不保夕,大势已去了。

    所以……紧了紧拳头,他挥手招过底下的一众心腹,急步朝停车场跑去。

    毕竟,和贪图享乐相比。明显是自己的小命更加重要。

    可待到了停车场后,刀疤脸这才愕然发现,这里的情况可是一点不比操场好。

    作为拥有唯一逃生工具的地方。此刻的停车场已经聚满了人群,大家就为争夺一个车上的位置,不惜大打出手,拳脚相向,完全是把人类最为阴暗的自私面展露无疑。

    不过就在他们争先恐后,搏命争位的时候,就没一个人动动脑子。车钥匙在哪?他们有办法驱动这些铁皮疙瘩吗?

    而赶到目标地点,见着这帮犯上作乱“屁民”的举动,戴煞的唇角不自禁的抽动了两下。

    要知道。纵使这基地快要垮了,但他依然是这个地头的老大。

    既然是老大,那这里的所有财产都应归他所有。

    而当你眼见他人侵犯你家财产,意图暂为己有。你做出什么反应?

    没错!戴煞和你的感觉一样!他当即便是扯着嗓子呼喝斥道:“都tm给老子住手!都给老子闪一边去!”

    不得不说戴煞这受气恼影响的喝吼确实有两下子。叫的嗓音也足够洪亮。

    但问题是,民众已经抢红了眼,生存的压力已经令得他们忘乎所以,至于戴煞说些什么,吼些什么根本不重要!

    郁闷之下,戴煞直接是撩过心腹手里的搬用机枪,然后冲着民众便是扣动了扳机:“nmd!一帮垃圾!当老子话是放屁啊!老子叫你们枪!都tm去死吧!”

    愤怒的火舌仅是片刻便是撂倒了一片民众,血水几乎瞬间染红了大地。

    那些没死却被打成重伤的倒霉蛋更是嚎啕哀嚎。叫声之惨让人汗颜。

    “还tm不滚蛋!”双瞳射出两道精光,戴煞着目扫了眼被吓傻呆愣的民众。持枪的双手作势又要击发。

    这下惜命的民众立刻是恍悟了过来,纷纷调转方向四散奔逃。

    然而这个时候,手无寸铁的百姓能够往哪里逃?

    四周全是嗜血的丧尸,更为糟糕的是受适才戴煞开枪的影响,本来还在搜素目标的后入丧尸,立刻是锁定的目标。

    在加上毙命民众的鲜血以及还未死绝的人的哀嚎,这些混在一起无疑是本就兴奋的畜生更添了动力。

    戴煞同样是看到了乌泱泱朝停车场涌来的丧尸,不过他却是不徐不缓的举起了机枪,无耻的朝正在奔逃的民众再次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哒哒哒!”一**的民众相继载倒。

    戴煞就好似屠杀小鸡般射杀着他们,他想的很清楚,他要逃就必须有人拖延时间。

    而那些该死的“屁民”就是他逃生的踮脚石。

    戴煞的举动无疑是极为凶残的,这才他手下木然的表情就能看出。

    尤其是经历过晓梅坟葬一事的赵辉龙,他深深的担心戴煞会“如法炮制”。

    毕竟他能杀民众拖延时间,那就同样可以抛弃手下,为自己逃生。

    所以……趁着戴煞单方面屠戮之际,他悄然无息的退了出来,然后快速奔向面包车。

    面包车是他来时驾乘的车辆,也是全体育馆唯一一辆不受刀疤脸控制的车辆。

    所以当面包车引擎响起之际,戴煞的第一反应是愕然,旋即便是转入了愤怒:“nmd!赵辉龙!属老鼠的吗?逃的还真tm快!狗日的,老子非他娘的……”

    举枪就要射击,可连扣数下扳机,也未见半颗子弹吐出,原来适才的“示威”,已是打光了枪中的子弹,无奈之下,戴煞只能是提声怒骂了几句,然后眼睁睁看着面包车朝南门夺命奔逃。

    “该死的!想干老子!没那么容易!”透过车内的后视镜,赵辉龙瞧见了戴煞狂躁的模样。

    说实话,当后者举枪的那刻,他差点是被吓到尿裤,不过当意识到后者子弹打光后,他立刻又是浮起了一抹阴冷,侥幸之余,也是在心下暗忖:“ntm就留在这鬼地方喂丧尸吧,爷爷我不赔你们玩了!”

    一踩油门,面包车飞驰而出。

    “哐!哐!哐!”不断有民众被赵辉龙撞飞,由于事态已经无可扼制,所以负责守门的看守早就先人一步的弃城逃命。

    而这样做最为直接的后果,就是大批的民众朝南门涌来,因为只有这里,有着可供逃生的出口。

    很快,赵辉龙便是发现面包车无以驱动了,不为其它,只因逃命的人群争先恐后,全然是把还算宽敞的大门挤得满满当当。

    久而久之,人群变成了人墙,出口也成了人肉搅拌机。

    不断有倒霉蛋因为冲击栽倒在地,各种“有的没的”的哭号惨叫不绝于耳。

    但这些都不算什么,至少和被逼停在“暴民”中央位置的赵辉龙来说,他们当真是幸运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