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十二章 人间炼狱(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零一十二章 人间炼狱(二)

    “md!混蛋!都给老子滚开!”眼见着前路被堵,赵辉龙急的向热锅上的蚂蚁,一双大手不停的敲打方向盘上的喇叭。

    “哔哔哔!哔哔哔!”

    没人理他,疯狂的人群依然“我行我素”的朝前拥挤。

    无奈之下,赵辉龙只能是挂档倒退,机械的推动很快就是撞倒了数个后续奔逃而来的民众,其间甚至还包括一个和妈妈走散的年幼孩子也被无情的碾死在了车轮之下。

    “狗日的!老子弄死你们!老子弄死你们!”一边咆哮,一边众踏油门踏板,离合器好似烧锅炉般发出“吱吱吱”的摩挲声。

    为了逃命,赵辉龙无疑是杀红了眼睛,他连最后的人性也已经全然抛出。

    但是,人在做!天在看!

    要不也不会有“咎由自取,恶有恶报”这样的成语。

    很快,赵辉龙便是发现原本还能勉强后退的面包车,也是突兀的停止了下来。

    车轮不停的传来“ririri”的打滑声,轮毂的中央处几个稀烂的尸体正好卡住了车轮的去路。

    赵辉龙依然不甘心的踩踏踏板,引擎的轰鸣那是一浪高过一浪。

    而他并未意识到,他适才所做的一系列“杀戮”举动,已是在悄无声息间激起了周遭民众的火气。

    更为重要的一点,他的面包车让旁人看的“眼红”。

    所以……狂暴的民众几乎瞬间便是将面包车围了个水泄不通,待得赵辉龙回过神之际。面包车的车身已然是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我md!都tm给老子滚开!md!你信不信老子弄死你们!”

    通红着双眼,赵辉龙如何能忍受这些本该被他踩在脚下的“蝼蚁”这般的肆意妄为?

    他作势就要开门和“刁民”门理论,不过随着一声剧烈的晃动。他意识到了危机的来临。

    “我操!你们干什么!你们疯了吗?快tm给老子停下!快tm给老子停下,听到没有!!”

    这个节骨眼,如果有人听从赵辉龙的喝骂,那才见了鬼了。

    至少在他没蛮横撞击之前,人们或许还能留他几分“薄面”,但是现在……当他“发泄”完毕之后,还敢如此嚣张的叫嚣。那他显然是低估了人群的能量。

    你“在位”时,蹂躏我们倒也罢了,可眼下。你还tm“耀武扬威”那就叫你尝尝厉害!

    这就是处在生死绝境百姓的念头,他们逆来顺受的脾性已经随着死亡的临近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数个月来积攒下来的压抑火焰。

    民众爆发了!赵辉龙终于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做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

    他吃的。吐的。压迫的,现在就到了清偿的时刻了。

    面包车渐渐的斜倾成90度,坐在车内的赵辉龙焦促的解着身上的保险带,想要在车体彻底倾翻之前,逃离出去。

    可紧张的情绪以及无措的动作,注定他无法完成这样的“壮举”。

    于是,悲催的赵辉龙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由上到下做了个180度的大回旋。

    “哐!”车体坠地了,周遭的玻璃都应剧烈的撞击碎裂成渣。

    原以为这样。暴行就该结束了,但事实的结果却……

    大门被堵。自知无处可逃的民众多少有些失去理智,加之先前刀疤脸枪扫的暴行,此番仇恨他们显然是打算算在赵辉龙的身上。

    当然,这也不能怪民众痛打落水狗,毕竟,柿子得找软的捏,再者说还不是因为你赵辉龙自个儿贪生怕死,倘若适才跟着刀疤,相信眼下也不至落得如此狼狈的下场。

    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

    随着“咔嚓”一声,裂如蜘蛛网的钢化玻璃在外力的瞪踹下彻底成了一摊碎片。

    听着这记碎裂,赵辉龙的心瞬间跌到了冰点,他挣扎着想要解开保险带,但右腿被压的巨痛令得他根本不敢做多余的动作。

    无奈之下,只能厉声的咆哮,意图借着过往的余威能够吓退“暴民”。

    但是,他显然是高估了自己的威势,先不说此刻原有的基地政权已经崩塌,就是过往,他赵辉龙自始自终也不过是个小丑般的存在。

    一只大手顺着窗户伸了进来,旋即赵辉龙便是觉着衣领一紧,下一秒一股大力便是传来,紧接着第二只,第三只手胡乱的摸到了他的胸口,然后同时发力。

    “啊!”压伤的右腿不可抑止的疼痛,这种难忍的痛苦折磨的赵辉龙生不如死。

    他凄厉的高声呼叫,厉声咒骂刁民的暴行。

    “md!放开老子!啊!我的腿!快放开!我的腿被压住了!”

    “咔嚓!”赵辉龙能够清楚的感到自己的腿骨断裂了,可是没人在乎这些。

    已经彻底红了眼的民众,把所有的愤怒全都宣泄在了赵辉龙的身上。

    “就是这个混蛋害的我们!”

    “把他拉出来!打死他!”

    “丢出去喂丧尸!”

    右腿就这么生生被民众拉扯撕裂,待赵辉龙被拉出车内时,他的一双右腿,已然是血淋淋一片。

    但即便如此,依然无法消平民众的愤怒。

    拳头一下又一下的砸在身上,脚尖好似皮鞭般抽在在**,赵辉龙木讷的望着眼前狰狞的面孔,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些平日里和善软弱的民众,竟是会蜕变成这样的恶魔。

    可是赵辉龙没有想过,把这些善良人类逼到如此丧心病狂的不正是似他这样的无良之辈吗?

    很快,赵辉龙便是被打的鼻青脸肿,身上的衣服也被拔除的干干净净,此刻的他就如同一只被剥了皮的肉猪,被宰杀毙命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身子微微的抽动,意识逐渐模糊的赵辉龙,唇角轻轻颤抖,似乎想要讨饶,但肿胀的脸颊已经无法支撑他发出任何的声响,他的生命即将进入倒计时。

    然而就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人群之中传来了一阵疾呼,原来受血腥气味的吸引,以及巨大人流的堆积,丧尸大军找到了新的用餐地点,于是乎成批的“畜生”开始朝南门挺进,基地陷落在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