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重逢(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二十三章 重逢(一)

    此刻身在202室的幸存者们自然不知体育馆发生的情况,他们还在为接下来的行动做着必要的准备。

    譬如说,物资!这是下次接头需要用到的东西,必须要提前善备妥当。

    其次,为了大决战,他们还准备搜罗一些无线电对讲机,以便在突袭行动展开时,彼此间能做到相互联系协作。

    最后,照明设备,包括统一着装。

    虽然这些东西实际应用价值不大,但考虑到行动是在夜间,加之会通过黑暗的井道,所以幸存者最后还是决定,有备无患,以防因为视野问题,难辨敌我,出现误伤。

    谋划等待的日子,徐仁杰,唐小权无疑是最为激动且斗志高昂的人。

    前者,从体育馆被占到现在,历经半月有余的苦熬,其间不知背负了多少心理压力与误解,眼下终于有机会解救基地百姓和自己的战友,那种“迫不及待”你是很难用言语去形容的。

    而至于说唐小权,他的心理则更为复杂,除了担心体育馆的一帮兄弟,更让他寝食难安的莫非要属团队中唯一的女性尉泱了。

    作为陷入虎穴的几位同伴来说,尤已她的危险最大。

    毕竟不论是胡晓东,赵云海;还是魏大壮,阿城;他们本身都有自保的能力。

    可尉泱不同,单就女性身份已是让她危险重重,更何况矮个男5人组一直都对她较好的面容,玲珑的身段念念不忘。

    所以唐小权这段日子过的也颇不轻松。

    虽然大多时候众人见他,依然如过往般沉着冷静。

    但又有谁知道。每当月上枝头的时候,总有一个孤寂的背影倚在阳台的墙头。对着一块温润的玉坠,发呆祷告呢。

    雨还在下着。就在别苑小区202室为着即将到来行动忙碌谋划的时候,距离体育馆两个街道的一家门店内,一撮幸存者正沉默不语的聚在一起。

    老林他们在外贸库存点已经呆了整整2个小时,其间听闻到了听到了星点的枪声。

    虽然他无从知晓体育馆发生的劫难,但透过刀疤的性格以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他的心下也是猜测了枪声响起的缘由。

    不出意外,为了杀鸡儆猴,以震声威。

    戴煞一定是枪决了郭晓华,林俊夫甚至能想象的出。这个畜生将会以何种手段处置郭晓华的尸体。

    而这一切可能的后果,无疑是像把利刃插在了林俊夫的胸口。

    毕竟,如果说颜华的死是因为后者自认被丧尸咬了,不愿拖累自己的妻女;

    那原本与此事毫无关联郭晓华,只因林俊夫觉着逃脱需要,便将之忽悠进来。其惨死的源头无疑和林俊夫有着脱不开的干系。

    雨点稀里哗啦的砸在地上,正如一根撩动人心弦的乐曲,不断为这略显悲凉的氛围平添着忧郁的色彩。

    贺静依然呆若木鸡的一言不发,从离开井道开始。她便跟丢了魂似的,完全没了自主的意识。

    这段时间林俊夫不知多少次,坦诚的想与之交流道歉,但得到的结果皆是无一列外的“闭门羹”。

    对此。尉泱给出的指示是尽可能给贺静一个相对安静的空间。

    在她看来,后者刚刚经历丧夫之痛,这于一个女人而言。其间的打击可想而知。

    所以,相较于外在的人为干预。明显还是贺静自行排解更为有效。

    但不管怎么说,饶是“损兵折将”。幸存者还是暂时安全了下来。

    胡晓东看看有些颓丧的己方一众,兀自站起身子,着手拍了两下,继而打气道:“喂!各位!都别愁眉苦脸的了!现在还不到咱们垂头丧气的时候!那啥,都起来搁这屋子翻找,翻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些吃喝的东西。”

    毫无疑问,这是非常严肃的一个问题,丧尸已把店铺包了个严实,幸存者现在想要冲出去几乎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所以尽快盘点搜寻屋内的物资,无疑将直接决定幸存者生存的大计。

    得闻此言,林俊夫很快便是从悲伤自责的情绪中走了出来,他肯定的点点头:“是啊!小胡说的有道理,咱们目前也出不去,还是抓紧找找房内可用的东西吧。”

    他们几人一动身,立刻是引起了屋外畜生的再一次骚动。

    一时间,抓挠,头撞,手敲,各种“有的没的”的造想手法全然被畜生招呼在了卷闸门上。

    而这突兀加大的噪音对年长的成年人或许没什么影响,但对还属孩童的芳芳,却是很大的心理挑战。

    “妈妈!我怕!”小芳芳竭力的压制着想要流泪的冲动,一双小手紧紧的拉着贺静的手臂。

    她不明白,为什么妈妈就跟变了个人似得,一句话都不回答。

    饶是她说害怕,妈妈也还是面无表情的无动于衷。

    见着小姑娘眼巴巴望着母亲,不解的模样,同样身为女人的尉泱,心下不由一阵酸痛。

    她轻轻将芳芳揽进了怀里,宠溺的抚摸着孩子的头发,一边抚摸一边安慰:“芳芳啊!不要打扰妈妈!妈妈累了!她要休息!来~还记得姐姐交你的儿歌吗?你唱给姐姐听好吗?”

    小芳芳不确定的看了尉泱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倦怠的母亲。

    坦白讲,年幼她是无法分辨尉泱适才那席话的真伪,但孩童的天真还是让她本能的选择相信。

    “好!那我唱给阿姨听!”点了点头,芳芳乖巧的唱了起来。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你为啥来,燕子说:‘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芳芳的声音稚嫩且柔和,落在一众成人的耳里,就好似一汪清澈的泉水,悄然无息的平复着他们疲惫的心灵。

    很快,老林他们便是有所收获。

    矿泉水,饮料以及5袋装的康师傅泡面,虽然物资不是很多,但以大大超出了林俊夫的预料。

    毕竟,这只是家普通的外贸库存点,能找到吃喝已然是该抱着感恩的心了。

    既然吃喝的东西找到,那没啥好说的,吃点东西,提振精神,无疑是眼下幸存者最需要做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