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重逢(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三十章 重逢(八)

    历经半个多月的煎熬,分离两地的幸存者终于重聚一起。+◆,

    “老林!”

    “老赵!”

    “胡哥!”

    久别重逢的喜悦,无数日夜的祈盼,全都化在了双方队员的热烈拥抱之中。

    “好了!这里不太安全,咱们回屋去说!”

    正所谓乐极生悲,有过内似经历的赵云海没有被兴奋冲昏头脑,他在简单寒暄了两句后,立刻招呼众人返回了小楼之内。

    回到小屋,王强等人马上开始为归家的“游子”置备热水,毕竟他们身上的血腥实在有碍观瞻。

    约莫过了1个小时有余,当老林一行人再次出现在‘家人‘面前的时候,其不论是精神面貌,还是心理状态较之先前皆是得打了巨大的改观。

    唐小权则趁着众人交流的空档,将尉泱拉出了门外,在确定无人打扰后,方才略显激动的从胸袋里摸出了那枚被他视作生命的吊坠。

    “这个~今天终于有机会还给你了,呵呵!”

    微微一愣,尉泱本以为唐小权找他,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交待,而当瞧见了那枚吊坠后,其红润的唇角浮起了抹温纯的笑容:“你一直都带着它吗?”

    “嗯!是的!一直!哦~不……呵呵!”似乎是觉着有些不好意思,唐小权在道完“一直”二字后,脸颊便如火烧般炽热,当下只能靠着讪笑来掩饰场面的尴尬。

    对此,尉泱倒是并不在意,她郑重接过唐小权递来的吊坠。入掌的霎那便是立刻感到了一丝温暖。

    无疑,这枚吊坠。男人是握了很久的,要不会有这般温暖的热度。这不禁是让尉泱大为感动。

    毕竟,女人是感性的动物,尤其是似尉泱这样从小自立的女人,他们或许并不羡慕那些所谓的浮华生活,但某些不经意的细节却能叫他们感动很久。

    “你~那个……在体育馆,有没有……呃~”嘴巴就跟吃了麻药似的,唐小权有话想说,可脑袋就跟短了路般,加之又顾虑提及往事会不会勾起对方不好的回忆。所以一时之间,他便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整句。

    见着男人这般口顿的模样,尉泱也是被逗的莞尔笑出了声。

    不过旋即她便收敛笑容,正色回道:“没有!放心吧!我在体育馆那边都很好,有魏大哥,胡哥,林叔他们保护照顾,我很好的!不用为我担心!”

    轻描淡写,尉泱把过往的那段经历说的异常轻松。但是经历过的人都知道,在体育馆困囚的半个月里,她几乎每天都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

    虽然身体因为魏大壮的及时出手,令她免遭了被矮个男5人组祸害的命运。

    但其心理上。那种如坠地狱,每日提心吊胆,不知何时就会被侵犯袭击的日子。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想象的。

    唐小权漠然沉默了几秒,继而点点头。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话:“谢谢你!你能回来真好!”

    男人的话明显出乎了尉泱的意料。她的脸瞬间通红了起来。

    毕竟尉泱也只是个20岁出头的孩子,不管她平日里外表多么坚强,其内心深处依然和大多数女孩一样,总是希望有个坚实的港湾让她停靠。

    唐小权适才的话虽然简短,甚至谈不上波澜壮阔,但尉泱能够感受他那由心而发的真诚。

    而真诚无疑是最能打动人的,一时间,两颗年轻的心激烈的碰撞到了一起。

    某个霎那,唐小权甚至涌起了想要拥揽面前女人的想法。

    但非常可惜,这个大胆念头,因为屋内的一声低沉喝吼,最终湮灭在了萌芽阶段。

    “老徐回来了!老徐他们回来了!”

    徐仁杰一如往常般结束了搜集物资的任务,当他驱车进入小区内,看到那辆满身血污,就跟是从地狱走过一遭的公交车时,其刚刚放下的心立刻警觉了起来。

    “这什么情况?连长?戴煞他们来人了?”问话的是李小信,他的提问同样代表着余下3名战友的疑问。

    对此,徐仁杰无从回答,不过他还是在第一时间下达了战斗准备。

    几人快速跳下城管车,戒备的朝两侧楼栋四下张望。

    刚愈开口叫喝,却是听闻楼栋内里传来了似曾相识的声音。

    “呵呵!徐连长!别紧张!没有敌情!”

    顾自相望,不止是徐仁杰,饶是一干战士也是大眼瞪着小眼,一脸的茫然。

    照例还是李小信沉声说道:“连长!这声音好像是第三小队的林俊夫啊!”

    徐仁杰并不太确定,毕竟他和林俊夫没有打过太多的交道。

    但当老赵舞动手臂的人头出现在顶楼窗台后,他知道体育馆有人回来了。

    “走!咱们回去看看!”

    难掩心中的激动,徐仁杰一个健步冲了出去,刚进楼道便是听闻屋内热烈的谈话声。

    以着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屋里,入目所及之处,几个陌生的身影正齐坐在客厅中央处。

    见着徐仁杰略显茫然的表情,老赵立刻是为其做了人员介绍。

    待得介绍完毕,双方互道问好。

    只是随着问好的结束,徐仁杰原本还有些兴奋的神采立刻紧绷了起来,继而他不置可否的出声问道:“就你们几个回来了?罗毅他们没有一起吗?”

    此言一出,不论是林俊夫,还是魏大壮,皆是沉下了脸色,场面也应时陷入了死寂。

    重逢的喜悦总是叫人激动,以至于归家一众短暂忘却了体育馆发生的事情。

    而眼下经由徐仁杰这么一提及,众人立刻是想起了此行的重任。

    兀自深吸了口气,作为整个行动的负责人,饶是有些难以开口,但林俊夫还是硬着头皮,如实道:“非常抱歉,徐连长,因为今早体育馆发生了一些突发状况,我们不得已,只能匆忙逃生,至于3名战士……”

    喉头一哽,林俊夫自责的摇了摇脑袋,:“至于三名战士,他们仍在刀疤的掌控之中!”

    长久的成默不语,没有人知道徐仁杰在想些什么,他就那么漠然的燃起了香烟,继而一根接着一根埋头抽着,直待将包内的4根香烟全部抽完,他才缓缓抬起头,颓然的问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