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午夜承诺-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三十二章 午夜承诺

    入夜,徐徐秋分拂过,别苑小区的幸存者们依然在楼内不停的忙碌着。¢£,

    为了安全起见,林俊夫等一干从体育馆逃亡回来的幸存者,全都被安排在了顶楼靠里的一间屋子里。

    而原来的幸存者成员则分布在楼栋的下层,担任防卫警戒工作。

    除此之外,所有幸存者也都被逐一告知,如果遇到刀疤遣人索要人员,大家务必统一口径装做不知。

    吃完晚饭,徐仁杰带着章志才来到了顶楼,此行他主要是来探望贺静的。

    毕竟,不管怎么说,对方老公的落难,都或多或少与他有着一些牵连。

    而作为体育馆曾经的管理者,他觉着有必要过来慰问一下。

    见着徐仁杰进屋,尉泱立刻看出了前者的来意。

    她当下贴心的哄走了正在陪妈妈静坐的芳芳,以免待会几人的谈话,给孩子造成什么不好的心理伤害。

    “小贺啊!我们连……”

    抬手打断了章志才的话语,徐仁杰并不想摆什么官架子。

    他就是单纯来看看贺静的情况,因为适才在楼底,他便发现了女人的异样。

    “那个~小贺,我是徐仁杰,对于你丈夫的是遭遇,我很遗憾!但是人死不能复生,希望你能振作!未来的路还很长,为了孩子你也得尽快调整过来。”

    徐仁杰说的很认真。话也十分受用,每一个字都绝对是出自真心。

    可遗憾的是。贺静受到的打击太大,根本未对他所言表示出半点回应。

    这不禁是叫徐仁杰感到一丝落寞。

    “连长!我看还是多给小贺一点时间吧!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实在是……”权衡了几秒。章志才还是没有把自己的判断给说出来。

    一来,觉着对贺静造成2次伤害不好。

    二来,他也看出了连长的自责情绪。

    所以最终他话锋一转:“交给我吧,我会和尉泱沟通一下,试着给小贺做些心理辅导,相信过段时日,只要她从过往的阴霾走出,一切就会好起来的。”

    轻叹了口气,徐仁杰如何不知部下的意思。当下肃然的点点头,然后拍了拍章志才的肩膀:“那就辛苦你了小章,多花点心思,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基地的百姓,我们过去错过,现在得想办法补救回来!”

    言罢,徐仁杰便是用力紧了紧扶肩的右掌,然后径直走出了屋外。

    “怎么样?老徐。贺静好点了吗?”问话的是老林,他打徐仁杰进屋之后,就一直守在门外。

    几次想推门进去,但碍于颜华惨死的事情。他实在没脸面对贺静。

    所以就这么静静侯在门口,等待着徐仁杰出来,以好征询一下女人目前的状况。

    徐仁杰颓然的摇了摇头。黑黝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肃然的表情:“情况不是太好,我估计想恢复得需要点时间了。”

    话到此处。徐仁杰察觉到了林俊夫声色间的迷茫,立刻是明白了个中缘由。

    无奈之余。从兜里掏出了包香烟,在给自己点燃的同时,也给懊悔自责中的林俊夫递过了一根。

    继而叉开话题道:“走!陪我去看看你们的预警措施!这事儿咱可马虎不得。”

    夜渐渐的沉了,一轮皎月挂在天际,肆意挥洒着银色的匹练,将这黑夜映得透亮。

    “小唐,你在这呢?”

    悦耳的女声打破了夜色的沉寂,唐小权不太确定地回过脑袋,眸中登时闪过一抹喜色。

    照例是套简约的服饰,虽然只是普普通通的卫衣,但着在身材较好的尉泱身上,还是将她那玲珑的身段衬托的魅力动人。

    饶是唐小权有那么一瞬,也是看的如痴如醉了。

    “嗨!小唐,你怎么了?和你话呢?”

    “啊~那个……”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唐小权,当即忙不迭的抬手挠抓自己的后脑,以此来掩饰内心的尴尬:“呵呵~这不晚上那啥……秋高气爽,风清月朗,我就出来吹吹风,舒坦,舒坦!”

    听完,尉泱俏皮的瞄了身旁的男人一眼,继而舒展手臂,仰面迎向轻风:“嗯,今晚的风真的很舒服呢!”

    望着尉泱享受的表情,唐小权不知为何,感到相当的满足。

    他好希望这一刻能就这么定格,但现实的残酷……

    “你一定要保持这份初心,永远像这样的快乐过活下去!我会尽我一切所能守护你的安全。”默默在心下立誓,唐小权目光坚定。

    只不过就在他这厢寻思神游之际,尉泱突然一改适才的闲适,没由来出口问了一句:“你明天真的要去体育馆吗?”

    微微一愣,尉泱的问话显然有些超出了唐小权的意料,但后者很快便是回过了神。

    他明白对方问这席话的意思,心下也觉一股暖流淌过。

    这种暖流不同于父母之爱,不同于兄弟之情,那是一种可以叫人至死不渝,为之疯狂的感觉。

    但在兴奋之后,唐小权还是冷静的点头给出了答复:“是的!我必须去!徐连长为了搭救你们,付出了很多!现在是时候回报他了!”

    这席话,唐小权说的有些场面,可也确实饱含了他的真心。

    他之前不愿意,那是源自对整个大局的考虑,因为单就求生法则而言,为了3个不怎么熟识的战士,用己方一众成员的性命做赌注,实在是不怎么靠谱的举动。

    但既然应下了对方,唐小权就必然全身心的投入,毕竟徐仁杰曾今的付出那是实实在在的,他也一直把自己当兄弟看待。

    望着男人眼神里的坚定,尉泱理解的点了点头,旋即唇角莞尔出一丝美艳的弧度:“嗯,决定的事,就用心去做吧,但是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儿,那就是不论发生什么,你都要活着回来!因为……”

    缓缓将目光移向远方,尉泱一字一顿的低声说道:“因为我会在这儿等着你!”

    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一句话,但它却更像是一种约定,一种超越生死的誓言。

    对此,唐小权没做任何的犹豫,他当即慎重的回复道:“我答应你!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我都一定活着回来见你!”

    秋风依旧,月色朦胧,两个年轻的心就在这静匿的夜色下缓缓的靠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