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三十五章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什么!?”林俊夫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想到己方一行人的逃离,居然会给体育馆带来如此灭顶的灾祸。︽,

    老赵一五一十将适才唐小权所言的目睹经过重新复述了一遍,待得讲述完毕,他不忘担心的强调补充道:“老林体育馆的事情你们别太往心里去,我想那都是刀疤一伙处置不当造成的。另外这次徐连长上来,主要是想和你们沟通一下,看看能否确定3名战士的位置。”

    林俊夫没有搭话,一来是他不知道3名战士的状况;二来,体育馆的事情给他的冲击着实太大,以至于他整个人都处在呆傻的状态。

    反倒是魏大壮毫无所谓的轻了轻嗓子,继而扯着嗓门大声说道:“3名战士的位置俺知道,他们一直都被关子球员通道里面,有专门的人把手,有枪!你们若是要救人,俺可以带路!”

    望着魏大壮自告奋勇的模样,唐小权真是怀疑他刚才有没有仔细听老赵的讲述。

    否则,但凡正常人,怎么可能在得知那样一种丧尸满城的情况,还一无所谓的要往里冲。

    不过这个节骨眼,唐小权也不好插话,只能是将目光移向了进屋后便是一直成默不语的徐仁杰,因为后者才是未来任务的决定人。

    片刻的等待,徐仁杰略显颓然的脸庞缓缓抬了起来:“感谢大壮同志你的情报,救人的事情你们不要参和了,这次我们尖刀连自己会解决。”

    对于徐仁杰的推脱,魏大壮没说什么。他这人就这样,该说的我说到。至于旁人接不接受那是另说。

    只是魏大壮不说,赵云海却是不能。

    作为此地最为年长的一人。他觉着自己还是应该在这个事关生死的重要时刻表述下自己的观点。

    不为其他,只为曾经共事过的这个刚强且血性的男人徐仁杰。

    略微筹措了下用词,老赵着手拍了拍徐仁杰的肩膀,继而认真的说道:“老徐啊!体育馆的事,我觉着是这样啊~如果你们真要去,我们第二小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这点我是可以给你表个态的!”

    “另外,我们这一路走来,能够活到现在。说白了,就是靠众兄弟相扶相守。所以我很能理解你想搭救战友的心思,但是话又说回来了,目前基地的情况实在太过复杂,绝对不是说架个车子就能随便冲进去的。而且原有的地底通道我相信也已被丧尸占据。所以我希望你在做出最终决定之前,综合考虑下内外的要素。毕竟,救人固然要紧,但也不能不顾忌外面弟兄以及你自己的安危。”

    老赵的话说的很客观,至少他的言语道出了唐小权的心声。

    后者一直想找机会暗示此般道理。但碍于年纪与身份的避讳,他不好直言。

    听完老赵的话,徐仁杰再次陷入了沉默,对方所谓的道理。他何尝不知?

    但做为一名军人,做为一名指挥官,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部下兄弟被困而装作不知。

    更何况。当年无数的先烈在那么困难的形式下,不也靠着顽强的毅力。不屈的精神,用自己的血与汉守住了这片热土吗?

    想到如连时曾今道下的誓言。轩战啸缓缓的抬起了头,一双眼眸也燃起了炙热的火焰:“不抛弃!不放弃!各位的规劝我都明白,也很理解。不过非常抱歉,体育馆就算是刀山火海,我徐仁杰也一定是要去闯他一闯!另外,我已经决定好了,这次行动我一个人参加!”

    此言一出,饶是自责中的林俊夫也是愕然的抬起了脑袋:“开什么玩笑!徐连长这不是逞英雄的时候,你这不是救援!你这根本就是在找死啊!”

    毫不客气,老林是真的急的,他的这番斥责无疑是有些激动。

    可但凡长点脑子的都会明白,他说的并非妄言。

    因为冲击体育馆,莫要说徐仁杰一人,就是他们全员参加,也未必够那帮畜生塞牙缝的。

    只是徐仁杰心意已决的想法能够被人用一句略微刺耳的话便轻易说动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要不他也不可能成为一个野战队伍的连长。

    气氛登时陷入了僵局,在长达近10分钟连番规劝无效后,唐小权意识到自己该退而求其次,采取b计划了。

    所谓的b计划,是他自返程途中便一直在寻思的问题。

    他早就料到徐仁杰会执意于冲击体育馆,只是其要求一人参加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因为以他对驻地兄弟的认识,他们绝对不会容徐仁杰单枪匹马去赴这个生死“鸿门宴”的。

    所以为了最大程度保证人员的安全,唐小权还真是想到了一些办法。

    “那个~徐连长!既然你主意以定,我也不好多说什么!这里我就淡淡我心理的计划吧。”

    “首先!有一点,不管是谁去,怎么去,都得明确一个目标,我们是去救人,不是去送死!”

    “其次!我们可以对上次的铲车做必要的加固,然后利用他的厚实钢甲冲击体育馆!”

    “最后,进到体育馆实施救援,切不可盲目下车,尤其是贸然进到球员通道里。至少在确定3名战士是否存活之前,我们不能下车!”

    “除此之外,我个人还有一席话是想对徐连长你说的,我希望接下去的行动,不论过程发生什么,都请你务必保证该有的理智,请记住,倘若你出了问题,别说体育馆的3名战士,就是这里你的部下,也会因此受到牵连!”

    唐小权的话很直白的给徐仁杰列了个条条框框,说白了就是在给对方敲警钟。

    不过抛开这些无关痛痒的场面话,那条用铲车冲击体育馆倒是给徐仁杰将死的心带来了些许光明。

    人就是这样,绝望中哪怕点点希望都能叫人振奋精神,更何况这条建议直接关乎着战士们的生死。

    没有二话,徐仁杰在对唐小权说法给出首肯评价后,立刻召集部下,展开了新的救援行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