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自杀式的任务(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四十四章 自杀式的任务(二)

    为了避免撞击造成损伤,李小信特意将铲斗微微上扬。£∝,

    而斗内的徐仁杰,雷瞳以及华表则在第一时间俯低身子。

    “哐!咔嚓!”随着脆响的响起,虚掩的铁门几乎瞬间便是被铲斗强悍的力道给撞飞了出去。

    即刻铲车稳步前行,一点点驶入了体育馆之内。

    通过狭长的甬道,时隔将近半月有余的徐仁杰终于是有机会重踏故土。

    可是当阳光再临脑顶的时候,他的双手不自禁的颤抖了起来。

    这还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体育馆吗?入目所及之处,满地的血水残骨,饶是经过雨水的洗刷也依然触目惊心。

    随处可见的无脑畜生,甚至比原先体育馆的幸存者还有多上几倍都不止。

    以至于徐仁杰都觉着自己是否是走错了地方,这哪里是玉环体育馆,这根本就是地狱的屠宰场。

    “班长!畜生们上来了!”雷瞳的厉喝打断了徐仁杰的哀愁,他下意识望了眼车下,果然有不长眼的“攀爬者”开始借着车体的棱角朝上攀爬。

    这无疑是给了正在气头上的徐仁杰有了发泄的机会,他当即提过手里的警用钢叉,照着卖力攀爬的畜生就是一叉,然后着力一挑,失去重心的“倒霉蛋”应时跌落车下。

    坠车的畜生显然还不死心,执着的它挣扎着就要起身,可还未待他立稳站牢,产生厚重的轮毂直接是贴着他的面门碾压而过。

    瞬间,死尸变成了肉泥。这个没啥眼力劲的“倒霉蛋”彻底成了巨兽爪下的“亡魂”。

    雷瞳与华表也各持钢叉做着守卫,可越来越多的畜生朝他们靠了过来。

    毫不客气的讲。此刻的幸存者就跟过往国际巨星出场没什么区别,丧尸的追“星”程度甚至比普通的fnas还要疯狂。

    不管是抓挠咬撞。还是跑高上低,为了能与铲车上巨星有那么一次亲密接触,畜生们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只可惜它们这般热情的迎接方式,落在幸存者的眼里,却是叫人心底发寒。

    “罗毅!伏国!凌动!我是徐仁杰!你们在哪?”

    “小罗!国子!大凌!听到请回话!”

    一边防御,战士们一边高声呼喝,可回应他们的除了丧尸一浪高过一浪的撕吼,就只剩下铲车引擎巨大的嗡鸣。

    “该死的!!”雷瞳用力挑翻从车体后侧偷袭而上的“攀爬车”,如果此刻有飞机从天上俯瞰。幸存者所承的铲车就好似汪洋中的一叶扁舟,虽然这片扁舟看似强大,但被尸浪倾覆也只是时间问题。

    “李小信!给我把车子朝球员通道靠!完毕!”综合面前的局势,徐仁杰知道继续喊下去不会有结果,所以他打算进到通道里一探究竟。

    收到命令的李小信在应了声“明白”后,立刻调转车头,朝球员通道靠了过去。

    见得徐仁杰这般指示,雷瞳抽出砍刀,蹙眉大声道:“连长!是打算杀进去吗?”

    点了点头。徐仁杰同样抽出了背脊的砍刀:“你们留在这,待会儿我一个人进去!”

    毫无疑问,在这样一个群尸乱舞的体育馆,离开铲车那是极度危险的事情。

    而贸然进入漆黑的球员通道。更是险上加险的难事儿。

    可偌大的体育馆外,根本寻不得半点部下的踪影,纵使通道在危险。他徐仁杰也打算涉险进入。

    听了徐仁杰的指令,雷瞳与着旁侧的华表互望了一眼。傻子也知道徐仁杰这般做法的用意,当下也顾不得军衔的高低。齐齐开口拒绝道:“不行!连长!什么叫你一个人去!要去!我们一起去!”

    “胡闹!”徐仁杰能当连长,脾气绝对火爆,两名部下的回绝当下是引起了他的怒火。

    当然,这番火气也非真的气恼,只是鉴于情势危机所做出的一种本能反应。

    “你们都给老实在车上待着!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离开!听明白没有?”眼眸肃然的盯着面前的战士,徐仁杰不怒自威的模样,端的是盛气凌人。

    但是……

    “连长!你真的要一个人进到那里去吗?”抬手指了指身下的通道入口,雷瞳的表情同样毅然。

    “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我再强调一遍没我的命令你们谁有不许离开铲车!!明不明白?”

    话到最后,徐仁杰近乎是咆哮的叫喝出来。

    “好!连长!既然这样……”豁然从徐仁杰的腰际抽出了**半自动手枪,雷瞳没有任何征兆的举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见得他这番突兀举动,徐仁杰心惊之余,也是厉声喝道:“混账!雷瞳你再干什么!我给我把枪放下!”

    雷瞳如轻松般岿然不动,他虎眸紧蹙的盯着徐仁杰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连长,我在你手下当兵已经5年了,你的命令我没法拒绝!所以,如果你要执意要自己去球员通道,那么就毙了我吧!不然你去哪,我雷瞳就陪你去哪!”

    “对!还有我!咱尖刀连就没有丢弃同伴的孬种!连长,你要是自己走,就把我也一起毙了吧!”

    两名战士并立而列,铲车的气氛瞬间凝固了下来。

    徐仁杰一双拳头攒的紧紧,面前的一切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控制,他不是没想过雷瞳和华表的反抗,但似眼前这般决然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你们是想违抗军令吗?你们还是我徐仁杰的兵吗?”

    “是!我们生是你的兵!死是你的鬼!但是你要自己去下面,那就毙了我们!”

    “混蛋!我命令你把枪给我放下!”

    “那你就带上我们一起下去!”

    不依不挠,雷瞳和华表是铁了心的要死扛到低。

    徐仁杰知道这两兄弟的性格,他也明白后者不是有意违抗他的命令。

    他们这是拿自己的命在保他的命,他也相信如果他现在冲铲车下去,进入体育馆。

    雷瞳和华表一定会扣动扳机,结束他们的性命。

    怎么办!?徐仁杰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一边是生死未卜的战友;

    一边是以命相抵的兄弟;

    如何决断?留给徐仁杰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