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自杀式的任务(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四十五章 自杀式的任务(三)

    “滋啦啦~”

    “喂?徐连长在吗?收到请回话!完毕!”

    看了眼雷瞳,徐仁杰缓缓拿起肩颈的手台,漠然回道:“我是徐仁杰,有话请讲!完毕!”

    “徐连长!体育馆的情况如何?是否有找到被困战士的下落?完毕!”

    “体育馆情况很糟!尚未发现被困战士的下落!完毕!”

    徐仁杰如实将馆内的情况反馈了出去,老赵等人闻听之后不由是面色肃然。∽↗,

    别人怎么想唐小权不知道,但在他看来,到现在还没找到,那战士生还的可能微乎其微。

    只是这个节骨眼,碍于周遭人的情绪他不好言明。

    但综合徐仁杰的个性,以及职业军人的素养,唐小权还是不放心的按下了通话按钮,继而相当慎重的提醒道:“徐连长!希望你能记得出发前咱们说过的话,这次任务我们是救人,不是送死!如果体育馆没有战士的下落,你一定抓紧撤离,千万不要到球员通道里面去,记住你得为你身边的战士负责!!完毕!”

    话音落下,唐小权捏了捏自己的额顶,坦白讲他的这席话究竟能起多大作用,他也无法知晓。

    但是就目前的情况而言,身处馆外的他,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徐仁杰呆愣的站在原地,年轻人最后那句“记得为你身边的战士负责”好似震雷般回荡在他的耳际。

    是啊!我如果现在下去,雷瞳他们绝对不会放任不管,倒时非但罗毅3人寻不着。还可能因此拖累铲车上的兄弟。

    思及与此,徐仁杰轻叹了口气。继而着手抚下雷瞳手中的**手枪,淡淡冲着对讲机道:“李小信!调头!我们撤!完毕!”

    道完这席话。徐仁杰似是一下子苍老了许多,那种无力的颓然感登时席卷了他的全身。

    他感觉自己就好像是战场上的逃兵,无脸面对不知下落的罗毅等人。

    李小信总算是舒了口气,适才铲斗上的对峙他可是瞧的真切,可碍于现实的状况,他没法出去劝说。

    不过好在赵唐二人的及时通话,叫停了这极度危险的冲突。

    当下,没什么好说,虽然对于无果的搜寻他也非常的着急。但继续留下显然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

    “隆隆隆!”停滞片晌有余的铲车再次行动了起来,随着他那钢甲的身形再次移动,围拢在侧的畜生立刻如麦地的稻秧成片的被黏到在地。

    仅是数秒功夫,摊摊黑血便是染满了地表,腥腐的恶臭飘散于空。

    或许也是意识到了猎物即将离去,丧尸大军的进攻登时变得激烈了起来。

    不管是奔跑者还是攀爬者,都在竭力的朝铲车发起进攻。

    一时间,尸声鼎沸,尸吼震天。不计其数的畜生犹若蚂蚁般一波又一泼的聚拢到了铲车的跟前。

    能爬的爬,能跑的跑,什么都不能做的,就晃动自己的手臂。用身形组成尸墙阻挡铲车的“步伐”。

    毫无疑问,在铲车强悍推动力的面前,莫要说是尸墙。就算是真的墙壁,它也能给你撞碎推倒。

    所以。不出意外,那些勇敢无畏畜生的阻挡。全都化为了肉泥碎肉,根本没有给铲车造成丁点实质性的伤害。

    然而,阻挡不了铲车前进的“步伐”,却不意味着畜生们就没法接近车中猎物。

    借着车体的各处棱角,“攀爬者”们可以很轻松的登上车子,位于车底下端驾驶室里的李小信无疑是畜生们首要攻击的对象。

    左右两侧的车窗已经完全被畜生们封死,饶是前方也攀着一个“攀爬者”,不停的勾手敲打挡风玻璃。

    虽说车体因为加装铁条安全性得到了保证,但玻璃被遮,视野受限也是不争的事实。

    而相较于李小信的困局,位于铲斗的徐仁杰,雷瞳,华表三人的情况则更为糟糕。

    此时的他们三面受敌,最难防御的莫过于从铲车后方籍由车顶绕行而来的“攀爬者”。

    它们往往采用扑跃的方式进行突袭,只要稍有不慎,就会给忙于两侧防御的行动小队成员造成致命的打击。

    这不,说话的功夫,一只悄然而至的“攀爬者”便是趁着雷华徐三人毙杀其同伴的空档飞身跃下了车顶。

    “哐!”将近一米7的身形直直坠落铲斗,加之铲斗空间有限,畜生坠落的同时,也是不可避免将徐仁杰带落在地。

    也得亏徐仁杰装备齐全,否则就适才那下不说被丧尸干掉,就跌落钢板的坠击力就足以对他的后脑造成致命的损伤。

    “攀爬者”的反应极快,至少和过往的步行者相比,更为适应了身体机能的它们各项协调都要提高不少。

    同样的,作为尖刀连的徐仁杰也不是吃素的,他第一反应便是丢掉了手里的钢铲,抬脚抽出了藏于其内的三棱军刺。

    无需去理会畜生的抓挠,他相信凭畜生的爪刃是不可能豁开他身上的防刺服的,所以没有二话,徐仁杰举起三棱军刺便是朝畜生的后脑插了进去。

    一扭一放见,黑色的血液顺着刀柄流了下来,毙敌的徐仁杰也不耽搁,着力推开了身上的死尸,继而翻身便是站了起来。

    “连长!你怎么样?”见着起身的徐仁杰,雷瞳不无担心的问了一句,但其掌中警用钢叉依然尖头向下,竭力的阻挡着意图攀爬上来的“攀爬着”。

    “我没事!继续应敌!”

    丧尸无休止的爬,行动队员不停歇的戳,两方人马就在偌大的铲车上做着博弈。

    李小信借着时隐时现的挡风玻璃缝隙,艰难的操控着铲车的前行方向。

    终于在历经了一番折腾后,四周的光线逐渐暗淡了下来,他知道这是进入了甬道。

    片刻后,黑暗散去,熟悉的光亮再次出现,铲车总算是有惊无险的突围出了体育馆。

    望着车后依然在不断呼喝,执着追赶的丧尸大军,徐仁杰不禁是长突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己方是出来了。

    至于未来该怎么办,坦白讲,他此刻混沌的大脑也没什么想法。

    不过在此之前,眼眸冷冷的瞟了眼那些依然顽固爬在车身上的畜生,徐仁杰躬身取过了适才丢下的警用钢叉,继而下达了他此行任务的最后一道命令:“收尾!干掉它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