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冬季计划(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四十八章 冬季计划(二)

    “权子!你召集大家有什么事儿吗?”待得众人坐定,老赵抛出了疑问。

    “是这样,现在已经11月初了,过不了多久冬天就要来了,所以我寻思咱们是不是应该提前做好准备,以免到时措手不及。”

    唐小权的话一出口立刻是引起了年长一辈的注意,他们已经习惯了未雨绸缪,反倒是年纪较轻的王强等人不太在意,这从其面上不同的表情便可轻易读出。

    兀自点了点头,老赵肯定的回道:“权子,还真别说,你这提醒非常及时啊!这冬天确实是没多少天了,咱这一帮人,不说别的,光这过冬的衣服被褥就是问题。依我看,这样吧,趁着现在老徐找人,咱们就再派一队人马,每天出去搞物资的同时顺道巡逻,如此,也算是给寻人的一份把握,大家看怎么样啊?”

    目光朝客厅的同伴扫了扫,此般一举两得的提议,众人自当没什么异议,当即皆是点头附和,筹备过冬物资的事宜就算这么敲定了。

    话音落下,老赵似乎又是想到了什么,他扭身凑到了李小信的身旁,略显神秘的与之窃窃私语了几句,好像是在征询一些问题。

    待得片刻之后,他漠然的回过脑袋,若有所思的垂首了几秒,继而抬起头来,再次开口道:“¥∵,..各位还有件事,我想和大家提一下。”

    “啥事?”见着老赵神经肃然,王强不由好奇的追问。

    “是这样。体育馆的状况,我想大家也都清楚了。我这里想提的是关于戴煞下落的问题。”

    “戴煞!?”闻及这两个令人生厌的字眼,场上所有人几乎都是不约而同的蹙紧了眉毛。

    “老赵。你提那该死的王八蛋做啥,他tm应该早被丧尸生吞活剥了!”

    面对王强愤慨的斥问,赵云海显得非常淡定,他能理解前者激动的反应,但有些事情不能因为愤怒亦或是讨厌而主观的做出臆断。譬如:“我刚才和小信同志仔细沟通了一下,透过他的讲述,没有直接证据显示戴煞一伙已经全部完蛋。他在现场发现了不少射击留下的弹药,还有被掀翻的车辆,最为重要的一点。他们进入体育馆的时候,南门是开着的,换句话说,戴煞极有可能在危机爆发初期就弃城逃跑了。”

    毫无疑问,按照老赵所言,在综合戴煞阴险的性格,后者的确有可能利用基地的百姓做饵,为他和他马仔的逃命拖延时间。

    想到这儿,唐小权只觉自己头皮一阵发麻。因为戴煞若是真的逃脱,那己方这別苑小区恐怕已经不再安全。

    尤其是近几日的进进出出,大张旗鼓的改造,搜救。忙碌,完全是暴露了己方一直掩盖的行踪。

    “得了吧!老赵,你想多了!他戴煞要是真有能耐逃出来。为啥不来找我们麻烦呢?”对于老赵的疑虑,王强丝毫不以为意。在他看来,赵云海那全然是年纪太大。顾虑太多,整一个庸人自扰。

    “强子!你这么说就有点武断了!”不待老赵做出解释,胡晓东先行一步的接过话茬道:“戴煞不来进攻我们,并不能作为他们覆灭的证据,他们不攻,有可能是他们已经不具备进攻的能力,亦或者说是在暗中观察,等待时间。总之,我个人的看法,不管戴煞活着还是死了,安全起见,咱们都应该将之视为仍然在世。”

    胡晓东的话说的非常客观,众人听后皆是附和的点头。

    王强虽然还是不太能接受“那帮混蛋依然活着”的假设,但还是妥协的没在反驳:“那你们说,咱们现在该咋办?总不能挪窝吧?”

    微微一愣,老赵还真没想过“挪窝”这项,当下也是略开玩笑的冲着王强道:“呵呵,那小王,你有啥好地方推荐不?”

    “这个~”挠了挠脑袋,王强手指一抬,指了指对侧的唐小权,快速的回道:“权子你不说你老家县城不错嘛,我看要去就去那儿,顺便找找你的父母。”

    正所谓说者无疑,听者有心。

    战士们或许不知道,但与唐小权一同生死与共了这么久的幸存者们经由王强这么一提醒,登时都是想起了年轻人过往与他们提过一些事情。

    “对啊!强子不说我都快给忘了,你一直说回县城找你父母的,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我吴超愿意随你去老家!”

    “喂喂!还有我啊!我温泉鑫也挺你!”

    “那啥!俺也是!”

    原本的玩笑之言,最后竟是演变成了真的推荐,这多少是有些出乎赵云海的意料。

    他下意识的望了眼对侧的年轻人,寻思了片晌,决定还是将最终的定夺权交给年轻人自己。

    他相信以年轻人的大局观,应该能做出妥善的解决。

    “那啥~小唐啊,你自己说说吧,怎么办?”

    老赵的提问无疑是唐小权出了个难题,他很感激大家能把他过往所说的话记在心上,回家寻亲这档子事也无可厚非,但如果因此把它凌驾在其他成员的安全之上,那就有些不太合适了,至少唐小权自己不能接受:

    “我的老家只能说作为一个选择,大家若是有更好的地方……”

    “那就成了!多的你也别废话了,我表个态,我王强没更好的地方提供,吴超你有吗?”

    “没啊!,小温呢?”

    “靠!我最烦动脑子了!没有!”

    众人好似击鼓传花般一一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此情此景不禁是叫唐小权一阵感动,以至于说话的口气都变得不利索了起来:“大家!你们……这个……我……”

    瞧出了年轻人的为难,老赵抬手示意众人安静,继而总结性的规劝道:“好啦!权子!你也别为难了!我看这样折中一下,咱们就以去你老家为目标,如果沿途有合适的地点,咱们就落脚扎营,没有就去你老家,怎么样?这个法子可以接受了吧。”

    望着老赵温醇的笑容,唐小权感激的点了点头:“行!那就按你说的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