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冬季计划(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四十九章 冬季计划(三)

    夜幕降临,外出巡逻的徐仁杰终于带着队员回到了驻地。¥f,

    他们是午后1点出发的,在外整整搜索了5个小时,如若不是考虑夜间在外不太安全,怕是通宵都有可能。

    只可惜,饶是徐仁杰这般卖力,近乎用半天时间就把原定计划完成了三分之一,但最终的搜索结果依然是一无所获。

    他们没有发现罗毅等人的下落,路面之上除了丧尸就仅剩苍凉的街道,以及愈来遇冷的呼啸北风。

    对此,唐小权早有预料,坦白讲,他提议巡逻只是为了能稳住徐仁杰,因为涉猎过很多心理书籍的他,非常清楚这个阶段是后者最易冲动,最易做傻事的时候。

    所以为其找点相应的事做做,一则有助于缓解对方的情绪,二则也是让时间来让徐仁杰冷静清醒。

    而真要论道罗毅3人的生死,在唐小权看来,就2个字,阵亡!!

    这是很显而易见的事儿,没人能够在那样一座尸海如潮的体育馆里存活下来。

    戴煞一伙有人有枪有车,倒是还有一拼之力。

    可3名战士有什么?他们历经半月之久的折磨,是否还有力气站起都是个未知数。

    当然,这些想法唐小权都是搁在心理的,他还没傻到将之透露出去。

    尉泱照例为众人准备了还算丰盛的晚餐,毕竟在基地过的有多苦,她是深有体会。

    所以,得以逃生的她很自然要为众人补补。

    虽然她也清楚物资珍贵。容不得奢侈,但身体毕竟是革命的本钱。没有好的身体,你留在多的物资又有合用呢?

    饭桌之上。老赵如实将己方下午讨论的事情与徐仁杰重述了一遍,后者听闻后,表示出了明显的讶异。

    见得此般情景,唐小权赶忙插话打消徐仁杰的顾虑:“徐连长,这个计划是为冬季做准备的,另外准备其间你们照例巡逻,至于搜索物资方面,我们已经另外安排好人手了,这样两组人员在外做事。也可增加发现罗毅他们的几率。”

    果不其然,在闻听“增加发现罗毅等人几率”的字眼后,徐仁杰紧蹙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一些。

    而与现在的他而言,救援部下是他唯一关心的事情,所以,老赵所提之事也是就此敲定了下来。

    入夜,徐徐北风拂过街面,唐小权独自倚在阳台的墙角,眺望着天上的朗月。

    爸爸。妈妈,妹妹,你们还好吗?

    接连的历险,持续的磨难。以至于唐小权根本没事件考虑寻亲的事情。

    今日经由王强提醒,他突然有了种深深的内疚。

    人就是这样,当你拥有时不觉得珍惜!一旦失去才发觉珍贵!

    一想到过往父母为自己操劳起早贪后的下田干活。一想到两位老人日渐稀少且苍白的头发,唐小权只觉心底如钢扎般疼痛。

    月色依然明亮皎洁。只是落在唐小权的眼里却是渐渐的模糊湿润。

    此时唐小权的心是复杂的,一方面他急不可耐的想要回到自己的故乡。去寻找属于自己的至亲;另一方面,过往一路的遭遇又是叫他害怕面对最终的结果,他担心事实并非那么美妙。

    而就在他这矛盾不解之际,一个靓丽的倩影轻轻推门走了出来,继而紧贴墙边与他临位而坐。

    “一个人赏月呢?”尉泱看到了唐小权眼角的泪花,但她相当善解人意的没有点名。

    因为她知道“男儿有泪不轻弹”,虽然她尚不清楚对方缘何流泪,但于她而言,陪着对方就可以了。

    “啊?”微微一愣,唐小权显然是没想到尉泱会出现在这,当下干净是抹了抹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搪塞道:“呀,这晚上风还挺大,眼都眯了,你,你注意点啊!”

    “嗯!”强忍着想笑的冲动,尉泱一本正经的配合对方的戏码。

    玩笑过后,气氛陷入又一次陷入了平静,见得唐小权不说话,尉泱也没在开口。

    一男一女就那么安静的坐着,望着月光,享受着北风的吹拂。

    翌日,根据既定的计划,徐仁杰,老赵各代一队人马执行相应的任务。

    徐仁杰照例出去巡逻,搜索罗毅等人的下落。

    而老赵则是为冬季到了筹备物资。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每天都可见到幸存者的车辆频繁出入小区的门口。

    也恰是因为此,储物房内的物资也是日渐曾多。

    不管是保暖的衣裤鞋袜,还是日常所需的食物水源,老赵他们的搜罗当真是涵盖了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

    只不过他们这边进行顺利的同时,徐仁杰那头却是依然毫无进展。

    对此,唐小权觉着有必要和徐仁杰沟通一下,至少得给后者提个醒,好叫他认清事实,不能继续这样盲目下去了。

    考虑到年龄及身份上的差距,唐小权找到了老赵,将心底的想法以及应对措施与赵云海委实说道了一遍。

    后者听后,赞同的点了点头,当下没有二话,直接是拉过徐仁杰,以着尽可能委婉的口吻劝说道:“老徐啊!这一个礼拜都过去了,你看你这个样子,整天茶不思,饭不想,这样下去可不行啊!你要是垮了,叫底下战士怎么办?日后见着罗毅,他们又会怎么想?你是当兵的,如何调节心理,我相信你比我这个教书匠要强上许多。我呢只想说一句,近最大的努力,做最坏的打算!是时候给行动设个最后期限了!”

    话到此处,老赵着手拍了拍徐仁杰的肩膀。

    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至于后者如何决定,那就得看老徐自己的了。

    物资照例每日朝驻地搬运,不过要想带着这么多人迁徙,光有物资储备显然还是不够的。

    不说别的,这么多物资你总得想办法携带吧,所以车辆的改造又是被幸存者提上了日程。

    王忠瑜根据现实的情况,以及手头所拥有的资源,决定对魏大壮当时开回的那辆公交车进行必要的加固和改装。

    于是,在搞定衣食两个问题后,“行”成了必须要解决的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