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弩枪男人(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六十二章 弩枪男人(一)

    老徐的话语立刻是引得一众幸存者的侧目,大家皆是好奇徐仁杰接下来将要如何进行攀爬。

    阿城举目望了眼高度将近10来米的别墅,心下不无为老徐的生命安全担忧了起来。

    老徐并未理会旁人的目光,他仔细勘察了一下别墅的构造,很快一根攀附在墙体外侧,直通楼顶的排水管进入到了他的视野之内。

    “就用他吧,从这儿上道3楼,然后拨窗入室!”脑中盘算好具体的行动步骤,徐仁杰即刻便是做起了准备活动。

    “我擦!雷子,你们连长他不会是打算就这么……徒手爬上去吧?”见着徐仁杰的动作,王强不置可否的朝旁侧的雷瞳出言征询。

    后者倒是相当淡定的点了点脑袋,理所当然的回道:“是啊!要不还有能啥方法?”

    “我擦!不是吧,会不会出啥危险,老徐他行不行啊?”

    王强的提问,也是道出了众人的疑虑。

    对此,雷瞳依然是胸有成竹的回答:“放心吧,我们连长年年标兵不是白拿的,你就等着瞧好吧!”

    雷瞳的面上浮起了抹自豪的笑容,显然他对徐仁杰此行的成功有着百分之百的把握。

    不止是他,王强发现余下的战士也≌☆,..同样是脸挂笑容,丝毫不为徐仁杰的举动感到担心。

    可是再怎么说,这也是徒手攀爬,虽然战士们信心十足,但搁到普通幸存者的心理,还是不可抑止的为徐仁杰捏了吧汉。

    准备活动结束。徐仁杰收势定了定精神,继而习惯性着手啐了口吐沫。然后纵身一跃,扶上了管子。

    老徐的攀管方式非常的简单。就是利用手脚的配合向上登跃。

    不过饶是这般简单的动作,没有数个寒暑的锤炼,普通人也绝对没可能完成。

    此时的徐仁杰就好似只灵猴一般,登腿跃起的同时,借着上升之势,迅速脱开抱管的右手,然后再次附管,如此往复。

    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看的底下的一众幸存者那是不助的叫好。适才所有的担忧质疑也都在徐仁杰行云流水动作见烟消云散。

    “怎么样?强子?现在放心了吧!”雷瞳斜瞥着嘴巴,有些得意。

    王强对此的回复只有一句话:“牛逼,太tm牛逼了!”

    说话的功夫,徐仁杰已然是顺利登到了三楼,他伸手右手,着力推了推身侧的铝合金窗把,很可惜闭紧的窗户没有丝毫移动的痕迹,显然内里的插销未有打开。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这栋别墅所处的位置过于偏僻。买主多半是休假日才会造访,所以平日锁门关窗,也实属情理之中的事情。

    既然窗户打不开,徐仁杰也不继续耽搁。身形调整的同时,朝悬在墙沿的空调外机挪移了过去。

    他走的相当的轻松,但落在楼底幸存者的眼里却是异常的惊险。

    不过最终。他还是顺利的抵达了外机处,在经过短暂休息之后。徐仁杰一跃攀上了三楼的露天阳台,然后着力翻了进去。

    “呼!”落地之后的徐仁杰重重吐了口气。许久没有攀爬的他,今日乍一动作,多少有些吃力。

    只是眼下不是休息的时候,他定了定神,转身朝落地推拉门行了过去。

    这应该算是观景房,但是房外的面积就足有40平米,这几乎抵挡上普通租住房的面积了。

    不止如此,阳台上还配有沙滩椅以及遮阳篷之内的避暑设施,看的出此户屋主应该是非常懂得享受。

    徐仁杰走到落地门的门把跟前,着力推拉了两下结果依旧,依然无法打开。

    到了这个节骨眼,老徐没的选择,随手撩过遮阳篷下的椅凳,照着落地钢化玻璃就是猛砸而去。

    “砰!砰砰!”接连抡了四五下,硬实的钢化玻璃终于出现了细密的裂纹。

    于此,徐仁杰趁热打铁,操着吃奶的力气将椅凳砸掷了出去。

    “咔嚓!”随着连串碎裂的脆响,坚持了2分钟有余的落地玻璃总算是不堪重负碎成了一堆烂渣。

    对此, 徐仁杰丝毫不以为意,在他看来,这些玻璃都是要用铁板加固的,所以损毁一块也并不是什么大事。

    抬脚扫去面前的碎渣,徐仁杰迈步进入到了室内,谁曾想还没待他走上几步,一个黑色的身影陡然从内里门缝的转角冒了出来,同时一声低沉的喝止响了起来:“你别动!举起手来!”

    突兀的事件也是惊了徐仁杰一跳,不过在瞧请黑影面目之后,他还是松开了摸向腰际的右手,继而缓缓将之举起了起来。

    眼眸之中,是个身材偏瘦的年轻人,一袭潮流卷发,耳孔处打着一个闪亮的耳丁,要不是适才他开口,徐仁杰当真会把他当作“娘炮”。

    年轻人此刻正端着一把狩猎弩指着徐仁杰,坦白讲对付似他这样的小屁孩,徐仁杰只消一只胳膊就能搞定。

    而且刚才要不是他提前开口确认了自己人类的身份,此刻怕是早就被**穿个窟孔,坠地而亡了。

    但饶是有着这样巨大的优势,徐仁杰也依然没有动手,原因无它:“一来,对方是个人类,而且还是孩子,徐仁杰没理由杀他;二来,对方显然是这间屋子的主人,留他也方便了解周遭的情势。三来,己方终究是贸然闯入,虽说末世道德法律体系已经崩溃,但作为军人,有些原则性的东西,他还是要把持的。”

    所以,老徐尽可能的浮起让自己看的和善一些,继而解释道:“小伙子,你冷静点,我呢,是个幸存者,没有恶意,请把弩枪先放下可以吗?”

    “去nmd,你说没恶意就没恶意吗?别tm跟老子耍花样,老子不是白痴!”

    或许是年轻人的音调太高,楼底不明情况的幸存者纷纷着声大喊:

    “老徐,刚什么声音,房里有人?”

    “徐连长,出啥事儿了?要不要咱进去帮忙?”

    忽然而起的喧嚣,无疑是进一步刺激了年轻人紧张的神经,当下他颤抖着挺了挺手里的弩枪,低声威胁道:“你,你你你,不想死的就tm叫他们闭嘴,不然,不然我就……”

    手指紧扣扳机,情绪不稳的年轻人,随时都有触发机弦的可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