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别墅惊魂(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七十二章 别墅惊魂(一)

    翌日清晨,待得天边彻底放亮,徐仁杰便是领着一众战士驱车前往距离驻地不到100米的另一栋独立别墅进行探查。

    而留守的老赵,则按照昨夜徐仁杰所交待的事情,联合林俊夫,毕大虎,越贵山等人开始着手中继站台的安装。

    根据计划,他们打算将设备安置在别墅的顶层。

    为了保证接受信号的稳定及范围够广,越贵山将从别墅管网内部截取一段5米来长的接水管。

    反正时下也无供水可用,这玩意也派不上用场,索性废物利用,干些正事。

    在配合原有的4米的天线,两者相加足足可达9米的长度,加之别墅处在半山腰处,老林估计一切顺利覆盖4050公里的接受范围应该不成问题。

    当然咯,9米长的长度想要安稳的架起来也并非易事,对此,老赵等人经过商议,决定为在天线底部额外焊接加固底座,如此一来便可起到防风固定的作用。

    计划拟定,那就没啥好说的,驻地的一众幸存者立刻各司其职在专业人员的带领下,开干了起来。

    于此同时,另一头的徐仁杰也顺利来到了百米之外的另一栋独立别墅。

    如来时一样,此刻的别墅周遭照旧是静悄悄的2◇,..,偶有几声鸟鸣,为这静匿的氛围频添了几分色彩。

    徐仁杰如法炮制的撬开了紧闭的门栏,这间别墅院落的整体布局与驻地并无太大区别。以至于老徐一眼就瞧见了3楼的落地玻璃窗,这也是在无形中坚定了他要入屋一探的决心。

    这回他没在顾忌大门是否会因为暴力拆解而破损。提着撬棍照锁就是一通乱撬,在搞定之后。马上与着队员一道,突入了别墅之类。

    不管多少次,进到这样的别墅总会叫人眼前一亮。

    内里宽阔的居住面积,复杂奢华的家居摆设,令人应接不暇的陈列装饰,所有的一切皆是叫人炫目。

    只是这些对于有着严禁作风的尖刀连战士来说,显然无法引起他们的关注。

    此刻他们的焦点全然放在屋内警戒之上,6个人两两一组,快速朝附近的房屋进行确认侦查。然后交替前行。

    ‘一楼起居室,安全!‘

    “卧室,安全!”

    “卫生间,安全!”

    “会议室,安全!”

    ……

    一道道探查结果顺着战士们的低喝传到徐仁杰的耳里,在确认一层建筑没有异常之后,徐仁杰果断下达了上楼的指令。

    一上楼梯,头前的雷瞳便是警觉的放慢了速度,同时背手做了个“发现敌情。注意戒备”的手势。

    眼眸之中,木地板铺撤的楼底表面大滩鲜红的血渍干涸可见,雪白的墙壁上随处是凌乱的血印,而就在战士们顺着楼梯朝二楼挺近的时候。一声轻微的触响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几乎是本能的停下了脚步,所有的战士都在第一时间由防御转入到了战斗状态。

    霎时间,6把钢刀闪耀着烁烁寒光。毋庸置疑它们刃面的锋芒。

    徐仁杰冲着前排的华表做了个前行探查的手势,点头领命的后者。提起防爆盾便是委身朝上靠了过去。

    每走一步都极近的小心,生怕一个不好惊动了隐藏在暗处的敌人。

    一阶。两阶,三阶,徐仁杰与着一众部下目不转睛的盯着楼道口的动静。

    而就在华表将要踏至楼栋顶端,进入到2楼内里的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不偏不倚与只撞倒了一起。

    不得不说,尖刀连战士的反应着实迅捷,华表几乎在敌情出现的瞬间便是举刀朝外砍去。

    这是千锤百炼后肌肉的一种反射性动作,而倒霉的黑影甚至连一个招呼都没打便是瘫倒在了地上。

    不过搞定黑影并不代表战斗的结束,因为就在华表毙敌的同时,他目力所及的前方,至少3个畜生正朝他所在的方向疾奔而来。

    “这里居然也有奔跑者!”骇然之余,华表立刻挺盾防御,并在架盾的同时,冲后面的同伴发出了求援的信号。

    毕竟,在这样密闭的空间里,单靠华表一人的力量是无法阻挡以速度见长“奔跑者”呈扇面的攻击。

    一见华表有难,战士们立刻是跃身而起,一个个好似扑食的饿狼冲了上去。

    一只狼或许势单力薄,但一群狼饶是丛林之王见了也得忌惮几分。

    何况此时不过是3只没有头脑的尸腐畜生,几乎瞬间,适才还手舞足蹈,凶悍异常的他们便是齐齐倒在了战士们的刀具之下。

    黑血顺着裂颅的脑袋不断流出,腐烂的恶臭很快充斥了狭窄的楼道。

    战士们可没工夫关注这些恼人的味道,在随手甩去刀刃上的血渍之后,立刻重整队形,照例挨屋对2楼进行安全确认。

    ‘二楼主卧,安全!‘

    “侧卧,安全!”

    “卫生间,安全!”

    “放映室,安全!”

    “洗浴间,安全!”

    ……

    同样是一连串的汇报,徐仁杰在汇总之后,继续下达了探查3楼的指令。

    楼梯内依然血水密布,虽然红色的血水早已干涸,但那杂乱无章的血印还是昭显了当时屋里住户的无助与挣扎。

    不消说,从目前所获的信息来分析,这户人家十之**全部葬身在了别墅,要不也不会出现大门紧闭,门栏锁合的现象。

    想到这,徐仁杰立刻提醒小队成员,务必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密切戒备四周,因为谁也不知道这间别墅总共住了多少人。

    只希望别遇到似“跳跃者”那样的怪物,不然在这样地形环境下,要是来上几只跳跃者,那可真够喝一壶的了。

    思量的同时,“呼呼”之声从楼道的转角传出,下一秒一个披头散发的年轻女人便是晃荡的身形走了出来。

    没人能够看到女人长什么模样,但从她缺损的半侧脖颈,以及右腹拖拽而出的肠子,已经不需要透过面容确定它的身份。

    或许是想给女人留个体面的死法,雷瞳没有直接斩落女人的脑袋,而是抽出了腰际的短刃,刺穿了女人的脑门。

    旋即被破坏了大脑中枢的“可怜人”便是无力的软瘫了下去,而探查小队也因此顺利登上了三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