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来(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七十五章 来(二)

    “请问徐连长在吗?”

    此音一出,别墅的喧闹应时嘎然而至,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聚焦在了徐仁杰的身上。【,

    对此,徐仁杰也是诧异不以。

    毫无疑问,他并不熟悉话筒内传来男声的嗓音,而现实中认识他并且会用“军职”称呼他的人只有部队的人。

    难道说是部队人联系自己的?

    但对方怎会知道自己还活着?有怎么会这般恰巧联系到自己,最为重要的是频率波段对方又是如何得知的?

    带着种种疑问,徐仁杰取过手台,并轻轻按下了通话按钮:“我是徐仁杰,请问你是……”

    “哦,徐连长啊!你好!你好!我是刘云鹏的父亲刘福贵!”

    原来如此!原本还一头雾水的幸存者们登时明白了一切,徐仁杰则是着目望向了桌侧的刘云鹏,后者有些躲闪的埋下了脑袋,自顾自扒挖着碗里的饭菜,俨然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

    或许是察觉到了什么,久违得到回复的刘福贵再次传出声音:“徐连长?”

    “在,找我有什么事?”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傻子也知道是刘云鹏私下与其父亲进行了沟通,不过此时尚且不是追究这个事儿的时候,徐仁杰低沉着嗓音问道。

    听着对方有些警惕的声调,老成的刘富贵立刻明白了其间的意思,当即含笑道:“呵呵,徐连长,其实也没什么。主要是犬子这几日多蒙你的照顾,所以今晚特地打个电话向你表示感谢。”

    老江湖!一听刘福贵这么说。唐小权立马是给其下了定论。

    毕竟,谁都知道刘福贵这通电话潜在的意思。但他却是没有直接提出,反而以着道谢的名义消除徐仁杰的顾虑,并以此拉近双方之间的关系,端的是交际场上的高人。

    徐仁杰自然也是知晓刘福贵葫芦里卖的的什么药,不过他也不点明,只是顺势接茬的客套道:“刘先生你不用这么客气,借用你的别墅居住,照顾一下犬子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更何况保护百姓也是我们军人的本分。”

    “说的好!说的好!好一个军人的本分!咱们华夏之所以能这么强大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可敬可爱的人民子弟兵!”

    王强只觉自己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他还真没见过有人能把这“浮夸之词”说的这般的“理直气壮”。

    当然咯,王强并不是否定刘云鹏话语本身的意思,只是搁在这个场景,尤其是从后者口中道出,实在是有些……怪异。

    徐仁杰面色如常,丝毫未有因为对方的夸赞表现出任何的傲娇之色,相反他极为平淡的回道:“这没什么,军人职责而已。”

    轻描淡写的话语,落在刘云鹏的耳中却是叫他的唇角浮起了抹浅浅的弧度。

    他感觉前期的铺垫已经差不多了。所以婉转的说道:“嗯,是啊,这是你们军人的职责!也是我们百姓的希望!那啥~原本我还有些顾虑不好意思开口,现在听徐连长你这么一说。我啊也就有底了!咱打开天窗说亮话,这次联系你一来是感谢你对权子的照顾;二来还有个不情之请。”

    果不其然,在闻听见“不情之请”这四个字眼之后。几乎所有在座的幸存者皆是想到了刘云鹏接下去所要说的话语。

    只不过,他这席本可敞亮道出的请求。经刘云鹏这所谓的“感激”一折腾,立马是变了味道。

    至少。幸存者听后,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md,真不愧是做生意的,无奸不商!”

    就在王强心下暗骂正欢之际,徐仁杰淡淡的问道:“什么事?”

    “是这样,想必徐连长也从犬子那里得知,我在末世刚刚爆发的时候,就曾和云鹏联系过,嘱咐他待在家里,不要外出乱跑。其间我也试图遣人过去救援,但很遗憾,因为种种原因全部失败了,最后又因电信中断,我便是彻底和云鹏失去了联系。”

    “算算日子,我差不多4个月没有见到云鹏了,我不知徐连长可有家事儿女,不过作为男人,我相信你应该能够理解我这4个月的感受,我几乎每天都茶不思睡不香……”

    后面的话,徐仁杰基本是自动将之屏蔽了,他非常不喜欢这种为了某种目的而故意打感情牌的人。

    饶是刘云鹏是出于真心思念自己的儿子,徐仁杰也不认同他这把旁人当傻子的方法。

    待得一通感人肺腑的真情告白之后,刘富贵终于是步入正题道:“所以我希望如果可能,请徐连长将犬子护送到我的驻地,我知道这个请求有些唐突,但请看在我这个父亲思儿的份上,务必帮我这个忙!当然咯,这忙我肯定不会让徐连长白帮的,作为酬劳,我会供给你们必须的生活物资。想来云鹏也和徐连长说了我这边的情况。本人不才,末世爆发时刚巧待在厂里,加之当时应急措施还算得当,所以侥幸守住了厂子。现在厂里物资相对充足,设施也比较完善,如果徐连长愿意,我非常欢迎你们到我这来居住。”

    无疑,刘福贵开除的条件极为诱人,但徐仁杰并不想受制于人,尤其军人骨子里的气节令他无法接受对方所提的“以物换人”的条件。

    对他来说,这完全是种侮辱。

    不过,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搁在过往,徐仁杰或许可以一口气的回骂过去。

    但是现在,望着身边的一众兄弟,他不得不为这些人的未来多做考虑。

    所以权衡之余,徐仁杰平静的回道:“刘先生的好意我徐仁杰心领了,但是很抱歉这个事儿我暂时没法应你,毕竟我这儿不是只有刘云鹏一个人,我还有其他一些民众需要保护。所以在确保别墅足够安全之前,我恐怕无法实施护送刘云鹏的事宜。不过也请你放心,小刘在这一天,我自当保障他的安全,至于说何时送他去你那儿,我现在只能说时机成熟,我会联系你。”

    无懈可击的回复,面对这样周全的拒绝之词,饶是老道的刘福贵一时间也想不到应对的措辞,最后他只能是感激的道谢了几句,然后强调要求徐仁杰勿忘护送这档子事儿,便是中止了通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