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护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八十章 护送(二)

    行动当日,幸存者们聚在桌前吃着临行前的早餐。+◆,

    餐桌上,徐仁杰再次强调了几点注意事项。

    “老林,老赵,这次我们出去估计得待上3到4天,离开的这段时间别墅的日常工作就得你们多费心了。”

    之所以说此次行动会需要3-4天,老徐除了要完成既定的护送任务,还寻思回唐小权老家一趟。

    毕竟之前众人也都说了,小唐的家距离刘福贵食品加工厂并不是太远。

    所以这是个难得带年轻人回家的机会。

    虽然年轻人自打到了别墅就没再提起过回家的事情,但后者数次夜间独步阳台,徐仁杰还是瞧得真真切切,年轻人是想家的。

    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人心都是肉长的,谁能没有家?谁能不想家?尤其是在这末世之下,成员心理最惦记的莫过于那些生死未卜的亲人。

    徐仁杰希望透过此次探访,找到唐小权的父母,即便不能找到本人,哪怕寻获一些线索也是值得的。

    除此之外,他也打算,等行动完成后,待团队彻底稳定下来,把成员家属的各项信息搜集一下,然后开展一次详实的寻亲之旅。

    另外,这次任务,徐仁杰并不准备把全部队员全部拉到刘云鹏父亲那儿。

    一来,他并不完全相信刘氏父子的话,毕竟无奸不商。商人都是以利益为重的,他可不认为后者会好到容留他们这么多人下来。

    二来。对方工厂的规模,安保是否到达了2人口中的“完美”境地。这同样需要去往实地考察。

    所以,综上,对于最终是否将工厂作为己方一众的落脚点,一切要等考察完毕才能做出定论。

    如此,几件事情来回一折腾,没个把天的缓冲显然不可能返程。

    加之驻地又是刚刚建立没多久,徐仁杰此时离开,心理多少有些没底。

    林俊夫明白老徐的心思,做为体育馆一事内疚自责的一员。他非常能够理解徐仁杰的忧虑。

    后者定是害怕自己离开之后,别墅再次发生类似玉环体育馆被劫的事件。

    对此,林俊夫很肯定的回道:“放心吧,老徐。这里有我和老赵盯着,雷子,华表他们也都在,不会出什么事儿的。咱们到时保持联系,没问题的!!”

    抬手紧握了下拳头,林俊夫意在给徐仁杰信心。

    后者见状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同时吩咐雷瞳等人尽力配合赵。林二人的工作,切实做好驻地的紧戒守卫工作。

    吃完早餐,幸存者们便是开始了战前准备工作。

    路途之上所需携带的武器,装备。以及必要的生活物资一一装车待定。

    做完这些,幸存者免不了的三两聚在一起唏嘘寒暄。

    尤其是尉泱和唐小权,二人虽然始终未有捅破那张几乎已不存在的情感薄膜。但彼此的心下却是早就将对方视如己出。

    “路上当心点,有情况及时和家里联系。”尉泱毫不隐晦自己的关心。尤其“家里”二字更是叫即将出行的唐小权感到了一丝浓浓的情意。

    望着面前淑女风范的尉泱,唐小权用力的点了点头:“放心吧。这次只是护送,如果有危险,我会要求队伍返回的,倒是你在家里要注意身体,别太操劳了,等我回来!”

    “嗯!我等你回来!”

    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甜蜜的言语,但就是这最为简单且质朴的“我等你”却是饱含了真挚的承诺与责任。

    终于是被二人的黏糊给“冷”的受不了了,杵在一旁的王强轻咳了两声。

    闻及此番咳嗽,尉泱,唐小权二人的脸上皆是不由自主的浮起了抹笑容。

    “啊,那个~”见着二人脸红,王强也觉不太自在,强忍着想要痴笑的念头,伸手摸了摸后脑继而佯作“不知”道:“我是刚来啊!我什么都没听见啊!你们继续,你们继续,呵呵!”

    被这“大灯泡”一搅和,原本营造好的温馨氛围全都荡然无从。

    唐小权不无恼怒的瞪了自己兄弟一眼,然后沉声道:“行了!别贫了,说,有什么事儿?”

    “什么事儿”嘴角微微一瞥,王强戏谑的打量着唐小权,继而阴阳怪气道:“有事儿也不是找你的,咱是来找尉泱妹子的。”

    言罢,王强也不管唐小权作何反应拉着尉泱便朝旁侧走去。

    “好了,好了,强子,你有什么话就在这说吧!”眼看着自己被拖出了5米多的距离,尉泱赶紧出口叫停了王强的动作。

    “嘿嘿,其实也没啥大事儿,你也知道我的小煤球它认生,这么长时间了,也就你和芳芳它搭理,所以我这一走,这么多天的,我希望你能帮忙照看一下它。”

    “每天给它喂喂水,吃吃饭。一天三顿,给白米饭就成,当然有肉,骨头啥的就给它解解馋,你也知道小家伙过去受了不少苦。”

    “还有叫沈炼给它加强训练。”

    “对了,千万嘱咐芳芳,这狗狗是分公母的,咱的煤球那是正正经经的爷们,别在给它带草圈,围围巾,涂指甲油了。”

    “哦,另外也别忘了……”

    一条接着一条,王强就跟个老妈子似的不紧不慢的与尉泱说着,生怕漏掉什么。

    而尉泱呢,也就那么认真仔细的听者,丝毫没有表露出任何的不耐烦与不满。

    直待得王强全部说完,她才含笑的缓缓开口道:“强子啊!真看不出你还有这么细致的一面。不过我有言在先,小煤球我替你照顾自然是没问题。但狗狗的习性你是知道的,主人不在它们会担心,所以为了它,此行你得多多注意,一定要安安全全的回来,否则你如果出了什么事,小煤球肯定会跟着出问题的。”

    尉泱很聪明的借着煤球之事,告诫王强路途之上控制情绪,对然未必能起作用,但有终究聊胜于无。

    眼见着东升的太阳缓缓升起,徐仁杰看了下腕上的手表,时针已然是滑过了早上7点。

    是时候出发了!思及于此的徐仁杰大手一挥,继而下令道:“登车!出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