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逃亡计划 (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十三章 逃亡计划 (四)

    “叔~”眼见着杜健冲入尸群,阿城惊叫出口,可还未等他“叔”字落下,其嘴巴已然是被一只大手罩的严严实实,发不出半个音来。

    “呜呜呜呜~”阿城挣扎了两下,试图摆脱束缚,可唐小权却没有松手的意思。

    他一边捂着阿城的嘴巴,一边示意王强朝后退去,待得退至一层过道转角,方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浊气,道:“大家不用冲动,冷静待在这里,刚才杜大哥的话你们也都听见了,不要辜负了他的希望!”

    “****,你tm说什么呢!“王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叫不要辜负他的希望!你他娘的脑袋不会被驴给踢了吧!他说的那番屁话你tm也信?”

    肯定的点点头,似乎是觉着这样力度不够,唐小权末了还不忘义正言辞地补充了句:“是的,我信。”

    没工夫理会唐小权的妄言,王强一把将之推开,然后举着长矛就欲出去救援。

    可是令王强没有想到的是,唐小权居然不依不挠,反手扣住他的衣领,又是把他反拉了回来。

    这下可真是把王强给气恼啦,当下火冒三丈的就要理论。

    哪知唐小权眼疾手快,未及他开口,先人一步便是封住了他的嘴巴。

    一时之间,一楼过道里满是“呜呜呜”之声,那架势就跟谁家死了人,亲友正在哭丧一般。

    “你们听我说,杜哥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被感染了,想在在他尚存理智之前,为我们做些事情,而我们若是现在冲出去,那就等于是叫他这最后的愿望也破灭掉,他到死都不会瞑目的!”

    “屁话!”论到力气,唐小权如何能是王强的对手,所以紧是僵持了几秒,他便败下阵来。

    挥手打开唐小权捂堵阿城的右手,王强接着继续道:“权子,你听好了,杜大哥根本就没有感染,他这么做只是想给咱留条活路,另外你自己不也说过,咱们是个团队,既然是团队,咱们能眼睁睁看着杜哥去送死吗?”

    望着王强义愤填膺的表情,唐小权知道如果自己不能给他一个幸福的答案,他下一秒一定会拉着阿城冲出楼道,而到了那时……

    一切都将为之晚已!

    “好吧,事已至此,我就不瞒你们了,事实上昨天傍晚,在你们洗澡的时候,杜哥私底下跟我说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而至于说为什么不告诉你们,只是那事儿与他而言,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

    话到此处,唐小权适时地顿了一下,然后将目光移向了王强,道:“强子,你还记得前天晚上咱们讨论黄雅茹变异原因的事儿吧?”

    “当然,”王强兀自点了点头:“雅茹她是被和她发生关系的客人感染的,咋了?这事儿和杜哥有关系?”

    狐疑地望着唐小权,王强试图从其脸上读出些什么。

    轻叹了口气,意在拖延时间的唐小权又是径自摇了摇头,待得颇显为难的惆怅了一番后,方才缓缓开口道:“杜哥,他……与黄雅茹发生了关系,时间就在守夜的那天晚上。”

    “什么?”此言一出,王严二人皆是无比愕然啊。

    尤其是王强,他只觉心底好似咯噔了一下,当即不置可否重复道:“你,你是说雅茹和杜哥发生了关系?”

    “是的!”唐小权异常的肯定。

    然而事实的真相真是如此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诚然,杜健确实与黄雅茹发生了关系,但于唐小权而言,他仅是臆测,并未亲眼所见事实的经过,更别提什么杜健私底下实言相告的妄言了。

    而眼下他之所以这么说,纯粹是为了保住身前二人的性命。

    毕竟,很多时候善意的谎言是可以救命的,况且这也并未违背当事人杜健自己的意愿。

    事及于此,适才还吵嚷着要出去救援的王强沉默了,见得他垂首不语,唐小权没有耽搁,赶忙是将话锋转向了阿城。

    “阿城啊,杜哥之所以这么做,很大原因是为了你,他希望你能很好的活下去,另外他也把你托付给了我们,希望我们能照顾你的安全,所以为了杜哥,为了不让他白白死去,你不能出去!你要带着他的那份期望好好的活下去!”

    阿城的眼眶湿润了,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不争地打着转儿。

    曾几时,他抱怨叔叔脾气不好,待他严厉;

    曾几时,他怨恨叔叔抛弃他爸,置之不理;

    然而到了此时,当听完唐小权一番深情并茂的陈述后,他的心却似是被利刃刺中了般疼痛不以。

    这大抵就是人类的共性吧,很多东西,在我们拥有时并不知道珍惜,然而一旦失去,方才追悔莫急。

    楼道里气氛登时陷入了压抑,王杜二人呆立的站着。

    时间就在这般诡异的死寂中缓缓的流逝,屋外原本还尚且清晰的怒骂呵斥逐渐被兴奋的嘶吼所替代。

    唐小权谨慎地探头朝外瞅了眼,但见楼道口处麻密的尸群已经消失了大半,仅有几只步坡的行尸在费力的行进着。

    他知道逃亡的时机到来了,当即着手拍醒还在沉痛中的阿城道:“小杜,待会出去,你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开门,发动车子,然后带我们离开,至于其他,我和强子会负责,明白了吗?”

    略微迟疑了两秒,阿城哭丧着脸道:“可是我就跟我叔学了一个礼拜开车,我怕……”

    “给自己点信心!我们相信你!”唐小权适时的递给阿城一记信赖的眼神,然而实际却是他的无奈之举。

    没办法,谁叫他们三人中只有杜健叔侄有过开车的经验,而眼下杜健已去,开车的重任自然而然地落在了杜健城的肩上,虽然他仅学了一周,但……

    伸手掏出钥匙,唐小权将之交到了阿城的手上,继而郑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接下来,便是到了赌命的时候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