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老狐狸(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九十三章 老狐狸(六)

    ps:感谢逝去独舞的月票

    ‘小唐,怎么明天就回了?你那儿没出什么事儿吧?完毕!‘

    赵云海终究放心不下,还是提出了心底的疑问。

    唐小权当即笑道:“呵呵,没事!没事!刘总挺热情的。赵叔,你叫雷子他们放心,千万别冲动跑来找我们,我们最迟今晚就会到家!完毕!”

    唐小权的答话有些奇怪,至少和他过往的简洁说话风格相比,此番言语之中,废话太多。

    这引起了老赵的注意,但考虑到大局,他还是按捺下了征询确认的冲动,在淡淡道了声“收到”后,便是终止了连线。

    收声之后的唐小权立即与屋内的同伴做了个眼神上的交流,他知道此刻同伴一定也对他的奇怪之言抱有疑问。

    而在他的眼神提醒下,胡晓东等人立刻明白了他的用意。

    年轻人的话是说给“刘福贵”听的,假若他真在监听,那么凭后者的城府应该能够领会唐小权话里所传达的深意。

    那是在告诫后者,务要打己方几人的注意,否则他的工厂必将遭到血腥的报复。

    徐仁杰一言不发的望着窗外,手里的香烟已被燃掉了半截。

    透过帘布间的细缝$,..,他发现黄勇正指挥着手下与职工清除着工厂外围的畜生。

    看来这些家伙也不都是窝囊废!

    想到这里,老徐撵灭了手里的烟头,然后转过身子。冲着一众队员道:“小唐啊,你和老赵都那么说了。为了以防意外,咱们现在就得出发!这样去你老家时间才来得及!”

    同样在话闭后使了记眼色。唐小权立马明白了徐仁杰的意思。

    况且他也本就有此意思,毕竟他适才所说的警告并为解释清楚,难保老赵不会“信以为真”的带人前来。

    所以,赶紧出厂交代明白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那我这就去叫王强。”胡晓东作势就要起身,不过唐小权还是将他拉了回来。

    “强子!就别招呼他了,让他慢慢洗吧,等回来通知他不迟。”

    明白王强喜欢“乱放炮”的胡晓东会意的笑了笑,当下没有多言,起身随众人行了出去。

    待行到屋内浴室门口时。王强自我陶醉的鬼哭狼嚎,不禁是叫一众幸存者忍俊不禁。

    “洗刷刷,洗刷刷,哦,哦!”

    无奈的摇了摇头,徐仁杰打开了房门。

    出了屋门,幸存者一行人这才意识到他们根本不知道刘福贵人在哪里。

    四下望望,除了绿油油的盆栽摆设外,想找个活人问问情况都不行。

    商量之下。他们决定去楼下碰碰运气。

    谁曾想,没走几步,过道中段的一间屋子传出了些许争吵声。

    幸存者们不由好奇的快速靠近,很快便辨出了李慧如那极具杀伤力的尖锐嗓子。

    “喂!你们在干什么?”突兀而来的男声打断了八卦中的幸存者。

    待得他们回眸望去。但见一黑衣黑裤的年轻汉子正手持家伙怒目相瞪。

    对此,唐小权反应倒是极快,第一时间抬指做了个静声的动作。然后压低声音道:“大哥!你快过来,这里有人在吵架!”

    黑衣汉子瞄了眼唐小权所指门牌的门牌号。立刻知晓那是刘家公子的卧房。

    当下厉声斥道:“少tm多管闲事,都给老子过来。说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意识到此人多半是刘福贵派来的“看守”,徐仁杰也不废话,开门见山道:“我们准备离开了!想找刘总告个别。”

    “离开?”闻及此言的黑衣汉子双眉不由一扬:“去哪儿啊?”

    “该去的地方!”徐仁杰知道此人就是个喽啰,所以懒得和他废话。

    后者理所当然的想要发飙,但一想到对方一行人今日与老板一通赴宴,立刻是打消了暴怒的冲动。

    当即抽出腰间的手台,快速汇报道:“勇哥,来的那几个现在要离开,他们想见下刘总,告个别!完毕!”

    “这种事情你直接带他们不就行了!没见老子正忙着吗?”

    “滋滋滋!”手台瞬间中断了联系,被无辜训斥的黑衣大汉茫然的站在原地。

    待得回过神来,气呼呼的道了句:“看什么看!走啊!”

    便是,领在头前,朝楼下行去。

    刘福贵的办公室就在2楼,因为一进入2楼楼道开始,幸存者便是发现这里明显较之三楼“热闹”了许多。

    目测之下但是过道就聚集了7人之多,这些人各个都是手持家伙,不消说肯定是刘福贵的护卫。

    不过令幸存者们搞不懂的是,这工厂之内,有个屁的危险需要这么多人来守卫?

    看来这做人,平时还得多做善事,否则就得向刘福贵这样成天护卫不离身的生活。

    黑衣大汉领着徐仁杰4人就朝董事长室外的侯客室大门行了过去,刚愈推门,却闻身后传来了炸雷般的质问:

    “都tm给老子站住!”

    熟悉的声音,可是还未待徐仁杰做出反应,一声清脆的巴掌声便是紧随而至。

    “你md怎么着?不知道规矩吗?”

    黑衣汉子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撞上赫雷,当下两腿不住的哆嗦,嘴上颤巍巍的回道:“呵呵,雷哥,我,我知道的规矩的。”

    “md!那你这是明知故犯咯!”

    “啪!”毫不客气,赫雷甩手又是一巴掌,直看的一旁的胡晓东都看不过去了。

    “呃,雷兄,是这样,我们过来是想和刘总道个别,这位小哥他……”

    “你tm算个什么东西!”胡晓东没说话则罢,这一开口立马是引得赫雷本就暴怒的性子更家燥虐了起来。

    适才餐厅就因几人被刘福贵数落了一顿,这股火气一直压在心理没处发,现在可好,逮到机会了:“老子教训吓人,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瘪三插嘴了!”

    拳头不自禁的攒在了一起,如若不是考虑到此地的局势,搁在以往胡晓东绝对一拳就照赫雷的面门甩了出去。

    但是现在,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

    然而就在胡晓东竭力压制心头怒火的同时,一个清亮的嗓音突然响了起来,旋即唐小权不徐不缓的走上前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