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回老家(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九十九章 回老家(四)

    85_85483“我是来这讨饭的!”

    “啊?”矮个男的话答的轻描淡写,但落在幸存者的耳中却是叫他们吃了一惊。

    尤其是王强,更是脱口而出:“你是乞丐?”

    话闭之后,他便觉背脊一疼,原来是其兄弟唐小权拿手指捅他。

    只是矮个男倒是对此司空见惯,他并未表现出太大的反感之意,淡然一笑道:“乞丐?呵呵,别说的那么文绉,我就一讨饭的,要不是为了讨口饭,我也不至于傻不拉唧被困在这!”

    “傻不拉唧?困在这儿?”听着矮个男略带抱怨的话语,唐小权等一干不了解情况的人那是愈发莫名了起来。

    对此,徐仁杰全然瞧在了眼里,即刻便是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与众人详述了一遍。

    罢了,众人才对矮个男的说法有了了解。

    但是唐小权眼下可没心思知晓矮个男的过去,他急需知道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小镇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将这个问题抛出之后,矮个男陡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继而摇了摇头叹声道:“你问小镇发生了什么?呵呵,如你所见啊,被放火烧了呗。”

    “放火?谁放的火?”毫无疑问,透过矮个男字里行间的语调,唐小权断定矮个男肯定知晓事件的经过。

    矮个男抬手指了指旁侧的徐仁杰,随口回道:“跟他一样,当兵人放的。”

    “什么?”闻及此言,徐仁杰眉头微微一皱:“你说……这些是当兵人放的?”

    这个消息的真伪权且不论,但就末日爆发至今,这可是徐仁杰军旅生涯头一回听说部队纵火烧镇。

    难道说唐小权家乡的这个小镇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思及于此,徐仁杰继续追问:“你说当兵放的。那是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矮个男着手挠了挠脑袋:“估计3个月,哦不,四个月……”

    “到底几个月!?”老徐明显是急了。质问的语气也不自禁加强了几分。

    ”这个……我真的记不清了,我搁这天天提心掉胆的。又担心有公安来抓,又害怕那些怪物吃人,总之烧镇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

    矮个男神情苦涩,不似作伪。

    而如果真如矮个男所说是很久以前的事儿,那这还真就成了问题。

    因为末世爆发出去,老徐知道全军下达的任务是保卫党政机关及重要设施的安危,说白了就是维稳。

    所以在那样一个以”维稳“为节奏的节骨眼跑来烧镇,那不是给上头添乱吗。

    徐仁杰直觉认为那应该不是部队所为。但矮个男说的真切,不像假话。

    这让他不由在心下画了个大大的问号。

    “兄弟,你为什么这么肯定他们是当兵的呢?”

    “这个……他们穿着军服啊?”

    “什么样的?”徐仁杰不依不饶。

    可你叫一个讨饭的乞丐描述军服的样貌不是开玩笑嘛,所以很自然的,矮个男在支支吾吾了半天之后,模棱两可的答道:“就是绿色,当兵穿的军装呀。”

    毫无疑问,这是句废话,想从装束寻找破绽的念头不得不放弃了,徐仁杰转而接着问道:“那除了军装之外呢。还有什么能证明他们的身份?”

    这下轮到矮个男搞不懂了,在他看来,穿军装不就是军人吗。为啥还要别的证明。

    不过碍于老徐适才的狠厉,他还是老实的回答:“有倒是有,他们那次来,大喇叭里面有喊说他们是部队的,还叫镇里的人跟他们走,说去什么庇护所。”

    “什么!你说什么!”

    闻听见庇护所三个字,正兀自垂首寻思的唐小权突然似抓住了根救命稻草般,一个健步窜到了矮个男的跟前:“庇护所!你刚才说庇护所?”

    “嗯,是……是的。咋啦?”委实被年轻人没由来的近身给吓了一跳,矮个男直接是将手里的背包跌落在地。

    “在哪儿?快说庇护所在哪儿?”

    咄咄逼人的态势。受父母下落的影响,唐小权变得明显与平常不一样。

    见得此情此景。胡晓东默不作身的走了过去,轻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继而冲着矮个男道:“兄弟,你别见怪,小唐这样是因为他父母就是这镇上的,这眼看4个月都快过去了,好不容易回来的一趟,现在却……唉,和我们说说情况吧。”

    人心都是肉长的,谁人没有父母呢?

    在了解了真实情况后,矮个男也是感同身受的轻叹了口气:“其实具体我也不太清楚,我当时刚到这镇子没多久,完了就遇上怪物咬人事件,我当时出于自卫失手杀了对方,完了就躲到了后山上去,部队什么时候来的我记不清了,他们来的很快,一路火烧,我吧,隐隐约约听喇叭里说什么jz方向有庇护所,其他的,我就真不知道了。”

    “jz县!”默默念叨了遍矮个男口中所提的庇护所方向,王强抬臂朝呆立而站的唐小权胸口捶了一下:“兄弟,听到没,jz县城有庇护所,我想叔叔阿姨一定是被部队接去那儿啦。”

    “是啊,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能收纳如此规模幸存者的庇护所,防御力量绝对不弱,呵呵,权子,你现在该放宽心了吧,你父母怕是比咱们都要安全哦。”胡晓东由衷为唐小权高兴。

    可是唐小权在短暂的兴奋之后,着眼扫了俯身蹲地的矮个男一眼,继而不置可否的问道:“为什么你没走?为什么你没和救援部队走?”

    矮个男看出了对方眼中的不信任,对此他显得有些无辜:“谁不想走?当我当时背着一条人命,换做你,杀了人,在不明局势的情况下,看到军队,你会跟着走吗?再者说了,我就一要饭的,谁会在乎我的死活!”

    矮个男的话听的叫人心酸,同时也是叫唐小权感到了丝愧疚:“对不起啊,兄弟,我,我刚才只是想确认下你说话内容的真实性,毕竟这关系到我父母的下落,请你别往心里去,我没别的意思。”

    时至此刻,唐小权已然是认可了矮个男的讲述,虽然他还尚不能确定父母就在那只队伍当中,但至少有了这抹希望。

    “大兄弟,既然你没地方住,那干脆就跟俺们一起走吧,俺们在这远郊有处别墅!”这是出行以来,魏大壮说的为数不多的几句话。

    可是矮个男听完他的提议后,几乎想都不想的拒绝了:“不!俺已经在这儿习惯了。”

    “在这习惯了?你住哪儿呢?”

    “就在那边山头上!我们就住那后山里面。”抬手指了指镇后一座仅剩半侧林木的山林,矮个男快速的回道。

    但就是这句答话,叫徐仁杰听出了些许不对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