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回老家(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零二章 回老家(七)

    85_85483ps:感谢逝去-独舞的打赏

    晚秋的风既寒凉又清爽,吹在身上总叫人有种难以言表的感觉。

    等待总是难耐的,雷瞳和华表正坐在别墅顶层超大的露天阳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二人时不时起身持望远镜望向西方,除了警戒戒备,更重要的就是等待归程的同伴。

    煤球无精打采的耷拉着眼皮,有气无力的蜷身趴在庭院的枯草堆上。

    在其旁侧芳芳正细心的梳理着毛发,丝毫没因煤球的“不搭理”而扫了兴致。

    贺静则很难得地在章志才的搀扶下步出了房门,此刻正坐在庭院的藤椅上,只是眼神依旧空洞呆滞,看不出任何的改变。

    越贵山就溜达在贺静的四周,这同样是章志才拜托他的任务。

    由于后者有旁事,所以就请他代为照看一下。

    看看贺静的反映还算平静,越贵山兀自掏出了一根香烟。

    20岁离家,自打进城之后,他有多少日子没有回家,饶是他自个儿也说不清楚。

    现如今在站在县城郊外,呼吸着大自然特有的味道,不由是让他泛起了思乡的情绪。

    而若论整个别墅眼下谁最忙碌,那莫过于大厨尉泱了。

    小妮子自从得知外出队伍今天赶回的消息后,立马是扎进了灶房,张罗起了晚餐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原本放亮的天空也逐渐暗淡了下来。

    北风呼啸愈发强劲,西落的残阳也几乎快要降到地平线以下。

    “妈呀!这风给真tm给劲!”感受着头顶吹来的劲风,雷瞳不由暗慨。

    其旁的华表也异常享受的展开双臂,任由风力吹打他的衣襟。

    突然,华表展开的双臂骤然一缩,旋即举起了身上的望远镜。

    他的这个动作。雷瞳看的真切,当下警觉的拾起武器,低声道:“怎么了!华表?”

    话音刚落。华表立马是举手示意他静声,满脸的肃然。也是让雷瞳紧张起来:“说话啊!到底什么情况?”

    由于没有望远设备,雷瞳只能是瞪着双眼干着急。

    在长达30秒的漫长等待之后,华表突然激动的扭过脸来:“连长!是连长他们回来了!”

    结果华表手里的望远镜,雷瞳很快便是确认了这则消息。

    当下没有二话,赶紧是取过手台,与屋内的赵林二人通报了消息。

    而在得到汇报之后,赵云海第一时间与徐仁杰那头取得了联系。

    这同样是行动队伍出发前幸存者所拟定的安全章程,目的就是为了避免出现车辆。人员被挟持的状况。

    透过只有驻地人员才懂的交流暗语,老赵知道行动小队是安全的,他们顺利的返程了。

    小队回来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每一位驻地人员的耳中,大家齐齐的聚到了庭院,焦切的等待着家人的回归。

    这一路徐仁杰车开的那叫一个痛苦,为了保证车尾物资的安全,他不得不放慢车子的速度,原本3个小时的车程硬生生给拖慢了一个小时。

    加之路面状况又极为的糟糕,你可以试想下一下,一个背着重物的乌龟在满是深坑的地表爬行给是怎样一种遭罪。

    “喂。你们看那,是雷子在跟我们挥手吧。”摇下车窗,王强一眼就瞧见了房顶正连连摆手的雷瞳。

    对此。车里的余下的人员同样瞧的真切。

    大家满心欢喜,相视而笑,因为时至此刻,他们终于有了“回家”的感觉。

    将车稳稳的开进庭院之内,等候多时的众人,立马是围了上来。

    王强第一个从车里跳了出来,刚一落地,就见一个黑影如炮弹般朝他猛扑了过来。

    “煤球!哎呀呀!我的小煤球!来来来,说。你有没有想我啊!“俯身蹲在地上,王强伸手扶在小煤球的头上。旋即一个稚嫩的声音正色的说道:‘王哥哥,你以后别出去了。你走了,煤球它会不开心的,它今天一整天都爬在外面不动弹。‘

    听着芳芳有些生气的斥责,王强心突然一揪,继而望向了正搁他怀里撒欢的煤球,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开始弥漫到他全身。

    你的一生或许会有很多朋友,但是于狗而言,它只有你一个。

    王强已经不记得是在何年何月何本地毯杂志上看到的催泪话语,那个时候的他仅仅只是觉得感动。

    然而现在,在亲身感受到了狗的忠诚之后,他似乎明白了“狗是朋友”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老赵,老林纷纷上前与众人拥抱,待得寒暄了一番后,不动身色将众人直到了一边。

    对此,只当是有啥事的徐仁杰不明所以的问道:“老赵,怎么了,有啥事?“

    而赵云海则含笑的摇了摇脑袋,继而着手指了指前方,小声道:“呐,人家小两口正浓情蜜意呢,咱搁那不是有点太那啥了吗。“

    心领神会的干笑了两声,徐仁杰当即没有二话,拉着老赵等人又是避远了几步,期间还不忘八卦的回眸两眼,只是其眼中却是满含欣慰的表情。

    “路上辛苦了!还顺利吗?“尉泱面色红润的关切道。

    “呵呵,不辛苦,一切都还顺利!“

    “好啦!你看你这脸上的尘土,还说不辛苦呢,快擦擦吧!“

    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手巾,谁曾想触碰的瞬间,唐小权竟是抓住了尉泱的玉手,慌乱之余尉泱不禁娇滴的“呀”了一声,继而快速抽回了手掌。

    这下可是把唐小权吓坏了,当下,手足无措的挠着脑袋,一张嘴巴就跟大了麻药般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整话:“呃……这个……那个……我……不好意思……我刚才……”

    “噗嗤!”见着面前男人局促的模样,尉泱终于是被逗乐了,当下不忘玩笑的挖苦道:“啊呀,真没想到我们足智多谋的唐小权同学,居然也会害羞啊,很可爱哟。”

    无地自容,唐小权此刻两边的脸颊就跟猴屁股般通红,他尴尬的抹个不停,好似不这么做,就止不住流汗似的。

    而这一切却是被逗弄煤球的王强瞧见了,后者如何会错过这样一个大好的戏谑机会呢?

    于是乎……

    “哟!哟!这是咋了?我说权子,这天又不热,你擦什么擦的这么得劲啊!艾玛,你不会是发烧了吧,来拉来,快快给哥哥我看看,有没有烧到哪儿?”

    “滚!”没有客气,唐小权一脚踹在了王强的屁股之上,后者立马上佯作吃疼的鬼叫了一声,继而严肃的躲到尉泱的身后,正儿八经请求道:

    “尉护士,经过检测,唐小权同学烧的不清,拜托你立刻对其实施救助,不然他……哎哟!有完没完,又踢老子屁股!”(未完待续)。